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我以江山为聘,许你一世安稳 72.一切都已来不及 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SM

《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我以江山为聘,许你一世安稳 72.一切都已来不及 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SM

时间:2021-07-22 12:43:37来源:互联网

《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我以江山为聘,许你一世安稳 宫斗风格小说 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kuso 连载

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

类型:宫斗作者:謩卡卡状态:连载中

《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作者:謩卡卡,宫斗类型网络故事,主角:阴姬寒,南诏,本创作精彩内容:半月之后,红妆终于等到了阴姬寒的到来。阴姬寒刚到凤城,看到满城都贴着红妆的画像,阴姬寒并没有找楼谨脩,找到一个客栈入住了进去。孩子一直没有醒来过,要不是还能听到他浅浅的呼吸声,谁都不会以为这个孩子还活

《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 免费试读

半月之后,红妆终于等到了阴姬寒的到来。阴姬寒刚到凤城,看到满城都贴着红妆的画像,阴姬寒并没有找楼谨脩,找到一个客栈入住了进去。孩子一直没有醒来过,要不是还能听到他浅浅的呼吸声,谁都不会以为这个孩子还活着,苍白的脸庞,嘴唇有些乌青。

阴姬寒刚安顿好一切正准备出门之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谁?”阴姬寒冷声问道。

“公子,刚才来了一个公子让我把这个给你。”阴姬寒听闻是店小二的声音才开了门。阴姬寒接过小儿手中的东西,送来的是一幅画,画中有一个万丈悬崖,悬崖边上的那棵松树尤其显眼。悬崖边上有一个院子。这府画画的很美,阴姬寒细细的看着,才竟然发现松树上的那只白狐和红妆抱着的那只那么像。再细细看着下去,那棵树上刻了极其隐晦的字眼,“她在。”仅此两个字。

阴姬寒心中一滞,送画的人是谁?朋友还是敌人?可无论怎样,红妆在那儿,就由不得他,都得走这一遭。

阴姬寒出完客栈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美人儿去看头牌的银花楼,进去片刻之后出来就朝郊外的悬天崖去了。

红妆清晨醒来,看着桌上的食物,她唤了一声“美人儿。”久久没有回应,她坐着轮椅出了屋子,也没有他的身影。红妆心想着他可能出去了,便独自回了屋内吃了点东西,他很熟悉红妆的口味,这里就住着他们两个人,衣食住行都是他来安排的,红妆一边吃着一边细细的想着。想起了初次见面的样子,他想一个活宝一般,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把她从皇宫里面带出来了。

红妆呆痴痴的看着桌子上的东西发呆。红妆才眼尖的看到瓷碗下面的纸条,红妆将它拿了出来,上面写着:“你吃完了就放着,中午的时候你哥哥就会来接你了。下次不知道会在哪儿见面了,希望你一切都好。再见!”红妆看完后蹙了蹙眉,呢喃道:“他走了。”红妆一直等到中午才等到阴姬寒的到来。

红妆见到阴姬寒的身影,呆滞的看着他,失声的喊道:“哥哥。”喊完以后才发现声音早已哽咽。阴姬寒也是此刻才发现,她其实还小。

“哥哥来接你回去。”阴姬寒看着泪眼朦胧的红妆轻声说道。

红妆清了清嗓子,才开口说道:“哥哥,懿轩呢?”

“他很好,在客栈,妙之和茉羽儿在照顾他,可是出了一些事情,回去后哥哥再细细和你说。”

阴姬寒环视了一圈屋内,问道:“你怎么来的这里?”

“哥哥,一眼难尽,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阴姬寒眼里闪过疑虑。将手里的画递给了红妆,画上是他们住的这个地方。“哥哥,谁给你的画?”

“我今天刚回到凤城,就收到这幅画了。”说明这个人不但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还是可以等着他,或许这个人还知道他们所有的额情,包括做的什么。做了什么?全部知道,太可怕了。

红妆看着哥哥陷入了沉思,半晌才说道:“哥哥,最近奇怪的事情太多了,你看咱们要不要回一趟南诏。”红妆说这话说得有点心口不一,她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她心里有多不愿意提起南诏,甚至回南诏。

阴姬喊了她一眼,说道:”咱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回南诏的事情,以后再说吧。”阴姬寒看着桌上的食物,问道:“和你在这里的那个人呢?”

红妆顺着阴姬寒的眼神看了一下桌上的东西,讪讪回道:“一个不认识的人。”可红妆这样的话说出来又觉得是不对的。请问不认识的人会照顾你半月之久么?答案是不会。说了谁也不会相信。那人包括阴姬寒。

“不认识的人?那你们怎么认识的?”面对哥哥的问题,红妆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起,良久之后才说道:“就是他把我从皇宫里面带出来了。哥哥,我问过他是谁?可他没有告诉我。”

阴姬寒没再说什么,转身推过红妆的轮椅说道:“无论如何,咱们先回去吧。”

满城风雨都是红妆的画像,红妆又不能走路,就这样回去就是兔进狼窝。可红妆看到阴姬寒给她准备的拐杖,红妆就俨然明白了。

黄昏里,依旧是一袭白衣的楼谨脩静静的坐在庭院的白玉兰树下,一个人看着夕阳落下,他此刻脸色憔悴,面容沧桑。随着“咯吱咯吱”的声响,阴姬寒推开了庭院的门,楼谨脩以为是红妆回来了,猛然的转身,可是映入眼帘的却是阴姬的身影,可总算是找到与他们有关的人了不是么。

阴姬寒看到楼谨脩倒是有些许的意外,“你怎么在这儿呢?”

“师兄,你总算回来了。”楼谨脩匆忙起身,踉跄的来到红妆的面前。

阴姬寒急忙扶住他,看着他一身狼狈,眼角的淤青是那样的明显,脸色暗黄,这是多少天没有睡觉的样子了。

“你是多少天没有休息了?”

“师兄,小妖呢?她是不是和你在一起?”楼谨脩一看到阴姬寒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着急问道。

“我知道她在哪儿,可是她不会再见你了,谨脩,太子已经没了,你就会是西岐的太子,将来还是西岐的皇上,你的,你的万里江山,你的仇恨。都会是你们的距离。且不说你,先说说她,她的一切你都清楚,她终生不能有孩子,她双腿有可能一辈子都站不起来,她脸上的尸斑可能一辈子都去不了,你能保证你以后不会想要孩子,你能保证以后朝堂之上你不会受制于人,你能保证你一辈子只娶一个人,你能保证以后她是你唯一的妻子?谨脩,退一步吧,趁现在一切都还来得及,放开她吧。”从始至终,阴姬寒从来没有干涉过他们的事情,若不是到了无可奈何的地步,他不会干涉他们。

“师兄,一切都早已来不及了。我放不开!放不开,说着摇摇晃晃的朝外面走去。”

阴姬看着楼谨脩的背影,沉沉的叹了口气,缓缓说道:“谨脩,以后的路总归是要继续走的,忘了她,我们最近可能就要离开凤城了,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很多事情真的是对你是没办法解释的。很多事情我们也是不愿意,可当它来临的时候就要去接受,别无选择。将满城的画像撤了吧,因为你的画像,最近凤城出现了不少人都在找她,有的人找的是阴姬红妆,有的是找漠北阿九,谨脩,你在找小妖。可她始终只能是阴姬家的二小姐。”

楼谨脩顿住脚步听完阴姬寒的话语,问道:“你们要去哪儿?”

“现在还不知道,可能会临时有变也说不定,但是我们最终是要回南诏的,阴姬家多少人的Xing命,很多事情都得有个了断。”

“既然师兄如此说,谨脩还能说什么,很多事情需要一个了断,不能这么不明不白,所以还请师兄明日将二小姐来府见个面吧,做个了断。”他话语间的决绝狠戾,不容拒绝。

“好。”

阴姬寒一直看着他走出屋外,才缓缓的转身,进了屋子后,他从手袖里拿出了玄一给他的那封信。可却是一张空白的纸,让阴姬寒万分费解。阴姬寒看着这个庭院,曾有红妆最爱的白玉兰,后山有着青翠欲滴的竹林,阴姬寒一直以为,这里会是一个能够给与他们安定与温暖的家。

楼谨脩回府以后,又看到了曾经在皇宫遇见的神秘男子,此刻的楼谨脩戾气横生。见到他之后两人在屋内打了起来,可楼谨脩多日不眠不休的,始终是打不过他。黑衣男子始终都是笑颜如花桃花眼,倾城倾国的笑容。他收回手看着楼谨脩,静静的说道:“二殿下就是这样招待客人?”

“不请自来的似乎不算客人,难道这个阁下不知吗?”

“二皇子,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永远都不要为难她,若不是你,他们就不会东躲西藏,全城那么多的画像,你可知南诏的人看到了会怎么样,你不要忘了,阴姬寒可还是南诏追捕的人,西岐藏了南诏的犯人,难道你想要挑起纷争,我并不认为西岐现在比南诏占什么优势!”说完匆匆离去。

“你是谁?”

精彩点评

一部十分平庸的宫斗小说,作者(謩卡卡)有文艺青年的情怀,小说也有点想模仿《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的感觉,但是笔力不及,把整部小说的剧情往文青方面带的无比尴尬。在感情戏方面,男主(阴姬寒,南诏)和几个女主的感情铺垫不足,有时候发展的会让读者感到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