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我以江山为聘,许你一世安稳 66.试探 过往 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NP

《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我以江山为聘,许你一世安稳 66.试探 过往 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NP

时间:2021-07-22 12:25:51来源:互联网

《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我以江山为聘,许你一世安稳 宫斗风格小说 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kuso 连载

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

类型:宫斗作者:謩卡卡状态:连载中

謩卡卡畅销热文《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由謩卡卡执笔的宫斗风格的佳作,光环人物帝君,青莺,故事扣人心弦,非常实力推荐。书中主要讲述:红妆在皇宫的日子总是这么不咸不淡的过着,从那天之后没有得到哥哥的消息,他们似乎就这样消失了一般。楼谨脩派出去了不少人,都无疾而终。没有人知道阴姬寒去了哪儿?红妆还依旧住在晚秋阁,她的身份太奇怪,既不是

《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 免费试读

红妆在皇宫的日子总是这么不咸不淡的过着,从那天之后没有得到哥哥的消息,他们似乎就这样消失了一般。楼谨脩派出去了不少人,都无疾而终。没有人知道阴姬寒去了哪儿?

红妆还依旧住在晚秋阁,她的身份太奇怪,既不是宫女,也不是妃子娘娘,因为圣女青莺的相陪,帝君的心思似乎不是谁都能猜。红妆于她们不过是一个插曲。

傍晚的时候帝君散着步来到了晚秋阁,青莺和红妆有说有笑的在煮茶。见到帝君进来青莺起身,服了服身子说道:“青莺参见陛下!”

红妆因为腿脚不方便,就没有行礼,只是轻轻说了声:“小妖参见陛下!”

“不用多礼,青莺平身吧。”

微风吹来,红妆的发丝有些凌乱,她将茶壶的盖子刚在石桌上,伸手将秀发挽到了脑后,原本被秀发掩盖的红斑露了出来,帝君回头便看到了那些红斑,眸色出现了些异样。也未说什么,青莺站在一侧默不作声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陛下,请上座!”青莺轻声说道。

帝君坐在了红妆的对面,红妆挽袖提起茶壶给帝君斟了茶,“陛下,请喝茶。”

帝君端起了茶盏,里面冒着热气,茶香袭人。帝君轻抿了一口,将茶盏放在了石桌上,对着一旁站着的青莺招了招手说道:“你也过来,坐下。”

青莺慢步走了过来,坐在了红妆的身旁。

“你们两人每一天都在折腾这些吗?”帝君看着青莺轻声说道。

“回陛下,小妖对煮茶很是有研究,偶尔拿出来修身养Xing罢了。”

“朕今日收到了南诏的来信,南诏和亲的公主在和亲途中不见了,南诏皇上在信上说公主殿下因为身有心疾才会冒然逃婚,而在逃婚不久后就病逝了,而病逝的地点就是西凌的燕城。”帝君漫不经心的说着,可他一直有意无意的看向红妆。红妆默不作声的听着,可当她听到南诏两个字的时候手还是不经意的颤抖了一下,她心虚的垂下了眼眸。她知道晚惜文病逝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为何晚沐锦现在才来信说晚惜文病逝?难道?在红妆的心里冒出了一个恐怖的想法,但愿不是那样。

帝君停顿了片刻,抬眸看向红妆,颇有意味的问道:“小妖,你怎么看?”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红妆此生注定不能够听见南诏的任何消息,从帝君开始说南诏来信开始,红妆就出现了异样,也难怪帝君会审视她,怀疑她。红妆半晌才反应过来,回道:“小妖也不识得南诏的公主,不过年纪轻轻的就病逝了,真是天妒红颜了。”

“小妖,朕也是刚知道,你和谨脩不久前刚从燕城回来。”

“陛下,小妖是随着二殿下去了一趟燕城,为的只是看漫天的大雪,茫茫人海能够遇到的都是有缘人,小妖这样瘆人,众人都唯恐避之而不及,怎么会遇见什么公主殿下呢?”

“朕还听说,在南诏有一本还阳禁咒,可以令死人还阳。”帝君的话似一座雪山崩塌一般轰然倒下,压得红妆喘不过气来。

她一动不动的坐着,背部不经意间已经僵硬了起来,手心密密麻麻的汗渍。半晌之后才笑意清浅的看着帝君说道:“小妖还未听说过什么还阳禁咒,要是真有还阳禁咒恐怕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骨肉分离,那么多伤痛了。”

帝君默不作声的端起茶盏继续品茶,可青莺的眼神却看着红妆变了又变,帝君的话就那样传入她的耳中,虽然她曾经就遇到过阿九,可是她与公主又是什么关系?难道她就是那个死去还阳的公主殿下晚惜文?青莺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打消了心底的念头。

帝君看着青莺一个人沉思着,问道:“青莺一直不说话,难道是想到什么了吗?”帝君的话里话外都俨然已经确定红妆就是晚惜文的事实。

“回陛下,青莺只是觉得还阳禁咒不可思议,这样的东西应该是要封存的,留存于世是个祸害,但凡这样的东西,应该都是一命换一命的,会搅乱了世间轮回。”青莺一边说着一边看向红妆。可红妆自始至终都是一个表情,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端着茶盏,看似没什么反常,可是熟悉的人一眼便看出了她在紧张,青莺比较好奇的就是她在紧张什么。必尽她脸上的红斑不好解释,一个无名无姓的女子,半身残疾,身怀异术。她只知道当年的阿九,仅此一面,而如今,她双腿已残。她与阴姬寒的关系颇为近,难道她真的是晚惜文,她喜欢阴姬寒?如若是这样的话一切都将说的清楚。

“青莺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那青莺能否看得出小妖的这一脸红斑是由于什么造成的?青莺,不要忘了,你还是西岐的圣女,你有维护西岐子民的一切。”帝君怔怔的看着青莺,他的眸光如同寒冰窟的利剑。

“陛下,青莺说的一切都是实话,至于小妖的这一脸红斑。”青莺说道此处停顿了片刻,有些不解的看向红妆。

红妆看了看帝君,又看了看青莺,提起茶壶将茶斟满,端过帝君的茶盏,斟满了递给了帝君。青莺看着她,帝君也看着她,莫不是红妆不说出就不罢休,红妆又何必让他们那么逼问至此。她漫不经心的端起茶盏吹散了茶盏上的热气,小抿了一口。最近渐渐的散开一抹氤氲,笑得风轻云淡,倾倒众生!

“陛下,小妖原名叫阿九,小时候因为娘亲去世得早,所以一直都是Nai娘带着我,可没过多少年Nai娘也去世了,家里的大娘就将我送了府,所以一直都是流浪的的孤儿,因为遇人不淑,被人贩子贩卖过。小妖经历过很多不堪的岁月,其实一点儿也不想提起,至于我的着双腿是因为以前遇人不淑的时候在冬日里冻坏的,因为遇到了好人,所以小妖才是现在的样子。我以前是家里二女儿,所以离家后都叫二小姐,名字小妖是二殿下取的。至于我脸色的红斑,其实大家看着都很像是尸斑,我也明白很多人都疑惑,只是我的却是不是尸斑,而是因为中毒所致,世人如何看我,我都不在乎,可我不能连朋友都没有,”红妆说得眼圈通红,话语间充满了哽咽,纤细的身子微微颤抖,其实她的借口并不高明,只是那些往事在她的心里生了根,痛得难以窒息。往事重提,她才发觉是那样那些过往是那样的不堪。她将往事藏在心底,从不提及,谁也不敢问,不会问。她以为就这样就会过去,可当她以为那些伤口都已经愈合的时候,就这样被人揭开,血淋漓的不敢让人直视。

可她至始至终都没有落泪,逼得眼圈通红,青莺的心里出现了一些不忍,可她并没有说遇到的那个人是二皇子还是阴姬寒,这就是个问题。只是青莺不会逼她,必尽阴姬寒定是在乎她的,不然她到时候也难以向阴姬寒交代。

帝君的表情变了又变,他似乎不信,似乎又是信了。最后干咳了一声,说道:“朕,不会拆散你和谨脩,只是谨脩的正妃必须是薛晨。你可明白?”

“小妖谢谢帝君的厚爱,小妖自认为是配不上二殿下的,所以从没有奢望过与二殿下喜结良缘,二殿下的正妃侧妃都与小妖无关。还请帝君成全小妖。”

“你并不想嫁给谨脩?”

“是的,陛下!”

“此话可是真心的,就算他许你一世安稳,你也绝不嫁么?”

红妆端着茶盏,看着晚秋阁外面的天空,自古都是海阔任鱼游,天空任鸟飞,微风袭来,飘来淡淡的白玉兰香,红妆缓缓的闭上眼睛,沉声回道:“此话为真心,天地可鉴,绝不嫁。”她说得铿锵有力,青莺看着她倔强的脸庞,眼眶里泛满涟漪。

直到那缕淡淡的花香飘走,她才缓缓的真开眼,呢喃的说道:“对不起。”

精彩点评

《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这本小说写了三年,从提笔到如今,洋洋洒洒455万字,算是陪伴看这本小说的读者一起成长了。总体而言,小说行文流畅,历史知识储备丰富,各种擦边球的情爱描写,调教和萝莉养成看得人颇为味道。但也有比较大的问题,作者(謩卡卡)的笔力严重不足,太想把自己熟知的历史和想法揉进书中,从而导致小说的架构散漫和行文极其拖沓,不免让读者越看越疲惫。我个人觉得謩卡卡这个作者,写中篇小说会有优势,但是他很难驾驭好长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