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倾城惊了梅花落》妾本惊华腹黑王爷 第八十一章 宫变前夜(一) 倾城惊了梅花落父子文

《倾城惊了梅花落》妾本惊华腹黑王爷 第八十一章 宫变前夜(一) 倾城惊了梅花落父子文

时间:2021-07-22 12:23:26来源:阅文集团

《倾城惊了梅花落》嫡妃惊华 全文免费 倾城惊了梅花落古代言情风格小说 连载

倾城惊了梅花落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南国女帝状态:已完结

独家创作《倾城惊了梅花落》由南国女帝新出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创作,主线中的主人公是沈馨,阿满,主线丝丝入扣,极力点赞。精彩片段预览:玲思院,两人对坐无语。朱婵在一边望着枯树凌乱的庭院里枝丫上挂着的几条猫鱼出神嘴边嗑着瓜子,沈馨在桌案上执起一只毛笔蘸了点墨,随意在宣纸上写写画画着,最后歪歪扭扭写出两行诗句来:车遥遥兮马洋洋,追思君兮

《倾城惊了梅花落》 免费试读

玲思院,两人对坐无语。朱婵在一边望着枯树凌乱的庭院里枝丫上挂着的几条猫鱼出神嘴边嗑着瓜子,沈馨在桌案上执起一只毛笔蘸了点墨,随意在宣纸上写写画画着,最后歪歪扭扭写出两行诗句来:车遥遥兮马洋洋,追思君兮不可忘。

“毛笔字怎么这么难写?师父就没好好教过我练字。”她抱怨道。

也不知朱婵是何时走过来的,‘噗呲’一声笑喷出来,“车遥遥兮马洋洋,追思君兮不可忘。你这是要思念谁呢?是太子还是张卿呀?”

沈馨一听,猥琐的朝四下里看了看,伸出巴掌急忙蒙住她的口,作了个谨小慎微的动作‘嘘’!

朱婵撅起嘴:“怕什么,现在你在这宫里可是谁都得罪不起的人物呢。”她眼睛长脑袋上傲娇的往椅子上斜了过去,低头盯着掌心里剩下不多几颗瓜子继续嗑了起来。

苏可沁和若绣弦突然来敲门,阿满正好进来将她们引了进屋,也没经过她同意。沈馨看了阿满一眼,她擅自做主对着两位说道:“进来坐吧,小姐在屋里呢。”然后分别沏了两杯茶水在她们面前。

朱婵瞪着眼,阿满走近沈馨前面假惺惺施了一礼:“小姐,苏小姐和若小姐是来送礼物的。”

苏可沁一改往日态度笑着道:“今日我们俩来是跟姐姐道喜的,特备了份小礼物送给姐姐您,还请姐姐别嫌弃。”说着将一个盒子递了过去给阿满:“这是出自我们苏家胭脂坊的香粉,洗了澡后抹一点身上会使皮肤更柔滑,香气也是挺持久的,一点心意还请姐姐收下。”

若绣弦也跟着起身送出一个小盒,说道:“别的绣弦不会,在家中学得一点绣工,给姐姐绣了块帕子,姐姐请收下。”

两人今日怎的如此拘礼,沈馨眯起眼怀疑的盯着桌上阿满拿过来的那两盒子看了会,再看眼前那两人坐的端正表面上又十分客气,暗想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

但这礼物收还是不收呢?

不收显得自己见外了,想了半天还是收了吧。

“谢两位,那我就不客气收下了。”

等送走两人,沈馨打开木盒,其中一个盒子里脂粉味道香的扑鼻,但闻着闻着立即就觉得不对劲了,她立即盖上盒子。

皱眉,果然不是真心来送礼的。

“怎么,有问题?”

朱婵凑过来,沈馨将盒子递给她,经鼻子一闻并未有所问题,她于是笑着说道:“你若闻得出来啊也可去当大夫了。”

“这味道挺香的呢。”

“如果不是这么香怎么能掩盖得住九狐花和万蛇草的气味。”

“那都是些什么东东?”朱婵眨巴着眼睛看她。

“虽不能致人死但却能慢慢毒害人的神经元,导致重疾瘫痪。”

朱婵骇然跳起来:“这岂不是想害你变成残废吗?这两个害人精,就知道她们不会安好心的,怎么平白无故过来送礼,平日里嫉妒都还来不及呢,假惺惺的坏蛋,看我不去狠狠教训教训她们!”

“算了吧,咱们心里知道就好,反正今夜就要离开皇宫,明早之后与她们就再也不见面了。”

她再看另一个盒子,揭盖子的时候有点犹豫,拉起丝帕一角但见上面绣的喜鹊登梅图案确实好看,白帕子上点点红梅绽放,金丝勾勒之下的喜鹊显得非常逼真,虽算不上精致但看着不错。

正好阿满送客回来见着丝帕就抢过去看了起来,边看边说道:“这妮子绣活做的还不错嘛,看这喜鹊的眼睛挺有灵气的。”她摸着上面的丝线眼中喜悦,对着沈馨又说:“今个这两人来送礼,明天说不定就有其他人来了,在这宫里头啊要想好好过日子就得有靠山,也不知你是如何攀上西妃娘娘的?这回有了靠山还得争取着日后跟太子要个名分什么的。”

朱婵撇嘴,鄙视,学着她的样子努嘴一动一动的,看的沈馨忍不住发笑。

阿满拿着帕子不舍得放手,她转过身来对沈馨央求道:“这帕子小姐就赏给阿满吧,也算这些时日阿满对小姐的忠诚侍候。”

沈馨挤出点笑,然后点头:“拿去吧。”

“谢小姐,那我先下去了。”

等她一走,朱婵就骂道:“死不要脸,之前还冷着个脸,现在一听说你和西妃走近就来巴结,还好意思讨要东西,势力眼!”

一会见沈馨凝眉想着事情朱婵便问:“怎么了?”

“我只担心那帕子会不会有什么问题。”沈馨将眼前的盒子顺手丢到纸篓中去。

“你是说那帕子上也有毒?”

“只是猜想,但刚才我并未发现什么异常,希望没有。”

“毒死她更好,替我娘报仇。”朱婵努努的说,没把声音放出来,白了个眼愤愤然。

沈馨听到这话,心中一阵颤动,‘替娘报仇。’这话似乎刻入了骨子里,难道真的是皇后害死了她,那个宣都女子真是自己的娘吗?这些仿佛都成了迷,她好奇,她其实想问问事情究竟是怎样的,但是她该去问谁呢?

经过上次事情,她连西妃都不敢再信任了,一个连亲生儿女都可以杀死的人不会在乎别人的生命,但是这些事难道皇上视而不见?

她收拾包袱,准备离开,她是来找药的,既然龙藤已经成功将自己体内的毒解了大半,那么还剩下的余毒就等日后慢慢找机会解吧。

今夜的天空,风卷着残云将一抹夕阳的余晖遮住,有些漫不经心的思绪缥缈起来。她从凌烟山来到这里,难道只是为了找草药吗?答案:是的。因为除了这没有比命还要重要的事情,但是现在她发现这个答案不全对。

忽听有人来到小院,敲开了门:“西妃娘娘要召见锦儿姑娘。”

沈馨从栏杆处走了过去,朱婵见势不妙拦住她低声说:“你去了今晚咱们还走不走呢?”

“她不会将我留在那过夜的吧。”

“万一……”

“我再想办法溜出来。”

朱婵将两个信号弹放入她掌心:“记得有事就捏响它。”

精彩点评

南国女帝的《倾城惊了梅花落》本质上还是一本小白书,各种狗血桥段随处可见。但同时,它可能是小白书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本。所以如果有一位从没接触过古代言情小说的人希望你给他推荐一部小说,这本《书名》,我觉得是不二之选。就算是老白看完这本, 说不定也能解解中原五白的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