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棋逢对手温先生请赐教小说 第二十五章 犹豫不决 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小攻

《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棋逢对手温先生请赐教小说 第二十五章 犹豫不决 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小攻

时间:2021-07-22 10:39:37来源:阅文集团

《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 小说 女体化 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现代言情小说 连载

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

类型:现代言情作者:茉莉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的小说,是作者茉莉最新力作的现代言情故事,小说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推荐阅读,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创作。姚语晴回到家踢掉鞋子,把包包放到柜子上,她赤着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走到沙发上坐下,打开音乐,调到轻音乐播放。一个人住有好,也有不好,比如整室的安静,有时也是让人感到很寂寞的。姚语

《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 免费试读

姚语晴回到家踢掉鞋子,把包包放到柜子上,她赤着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走到沙发上坐下,打开音乐,调到轻音乐播放。

一个人住有好,也有不好,比如整室的安静,有时也是让人感到很寂寞的。姚语晴喜欢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放音乐。

原本妈妈来电让她回家的,今晚她没有还是回到自己的公寓,没有回去,因为她想一个人静静地,好好的想想。在妈***面前,她永远都没有秘密,她妈妈实在太厉害了,旁敲碎侧听,总是有办法让她自动开口。

姚语晴拉开易拉罐,喝了一口啤酒,随着行云流水般的音乐,她的心情渐渐的放松,她抱着卡通图案的抱枕,头抵在上头。

又连喝了好几口啤酒,她不是一个嗜酒之人,只是心烦的时候,喜欢喝上几口解解闷。她也不想凡事都找朋友商良讨论。

若换成是以前,她早就拒绝林风,她不会委曲自己,也不会去强迫自己接受一个她不喜欢的人。

撇开林风做假账这事情,以客观的角度来讲,他确实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各方面的条件很好。姚语晴知道公司里除了邹敏还有很多的女孩子偷偷的爱慕着林风。

姚语晴觉得感情之事非常地微妙,没有什么道理,套路可言,喜欢一个人可以是一瞬间的事情,比如是一个眼神,突然一双深邃的双眸撞入她的脑中,棱角分明的五官,像刀刻般的,高挺的鼻梁,双唇薄厚适中,很有个性,特别的俊逸有型。还有他黄金比例的身型,结实的胸肌,强壮有力的臂膀,轻轻松松的抱起她。姚语晴被惊到,她猛地站起来,双膝盖突的一痛,她又跌坐回沙发。

她是怎么了?突然花痴的去描摹一个仅是见到两次面的陌生男子。还想像着他抱着她的情景那么唯美。

噢!事实上这两三天来,她想起了不少那个晚上的事情,他,确实是抱了她。而她不只摸了他的脸还不知羞的摸了他的胸肌。这一切姚语晴把这样脱轨的状态归类为,酒精作祟,不能以正常而论。

脸变得有点火热,姚语晴猛喝了好几口啤酒。

她强迫自己别再去想那个陌生男子。

她该认真的想想林风这边要怎么应付?

现在既不能马上拒绝林风,又不能假装表示接受,刚好卡在这节点上,弄得她进退两难。事实上,她完成摸不透林风的想法,她苦恼的想着,莫名其妙的求什么婚?以时间要计算,从姚爸爸牵线到现在,确实有半年多了,但实际上,他们单独相处的寥寥可数。

就连彼此的喜爱都没有了解清楚呢,他和她也没有感情,何来的感情升温?林风这是想略过所有直接谈婚论嫁?实在搞不懂,林风是抽哪门子的风?

他不会知道什么了吗?姚语晴突然变得紧起来,再想想林风身边布了好多眼,这些天小唐和妈咪都特别的小心,她也是,尽量的不与小唐碰面,免得让人生疑心。

调查的进度停滞不前,不知道什么原因,最近都查到什么,账做的真是滴水不露,不免让人心急,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她走到柜子旁,从包包里拿出小绒盒打开,里面一个大钻戒真是亮瞎人的眼睛,很大很土豪,她知道很大女人梦寐以求的想得到的东本,但姚语晴却没有这种感觉,在她的眼里这只不过是一个玻璃而已。

以姚语晴不专业的目测来看,这颗钻戒起码有5克拉,真的有点意外,林风可真是下了大手笔。

姚语晴把戒指从绒盒里面取出来拿近看,款式倒是挺特别的,就是这颗石头也太大了,她真心不喜欢,她没有钻石控欲望,所以这钻石再大也吸引不了她的注意。

可惜了这枚戒指跟错主人了,不过她会想办法尽快的还回给林风,看着这枚戒指姚语晴没有欣喜的感觉,只有烦恼和沉重的心情。

姚语晴并不想让事情演变成无法收拾的境地,她不想假装做他的女朋友,在一个包藏如此狼子野心人的身上下功夫,她真的心累,时刻都告诫自己不能放松警惕。

姚语晴把戒指放回绒盒,决定还是暂时先把它保管起来,时间一到,该还的还,该讨的讨。

她起来走进洗浴室,站在镜中前面,摸了摸有点泛红的双颊,她真的有点不盛酒力,喝一点点酒就很容易脸红。

姚语晴褪去一身的衣物,用花撒温热的水对着自己从头上淋下来,挤了些许洗发露,双手轻柔地按摩着头皮,泡泡流了一地,再接了带有薰衣草味道的沐浴乳,花香在温热的水温散发开来,她感觉整个人放松了些,有了点困意,她把身上泡泡都冲洗干净关掉水龙头,用毛巾包住头发,大浴巾包裹身体走出来。

刚走出浴室听见手机铃声正在响着,她走过去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名字后,轻拧眉头,将它放回桌上,不打算接听。

对方似乎不死心打了一遍又一遍,姚语晴瞪着手机,只好无奈的按下接听键。

刚喂了一声,林风焦急如焚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怎么那么久才接听电话?”林风辟头就问,语气中隐约还夹了点紧张和担心,“你知道我有多担心?”

姚语晴听见那头林风走来走去的踱步声,有点快又有点零乱。

“我刚在洗澡。”姚语晴语气平淡的回答,现在也时候不早了,林风很少会在这个点给她电话。姚语晴也不认为他还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找她,毕竟他们一个多小时前还一起吃饭,他还开车送她回来。

头发还在滴着水,她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抓着毛巾擦拭着头发。

“我等会过你那边去。”

林风的话让姚语晴讶异的愣住,也手停下擦拭的动作,不太确定自己是否听错了,遂她问,“你要过来?都那么晚了,你过来干嘛?”她的声音透出一丝紧张,她不觉得这点晚了还适合见面。

“我只是想确定你安全,没有别的意思。”林风非常担心姚语晴会不会出什么状况了,因为刚刚回到家发生了一件不太愉快的事情,他也不便透露给语晴知道。

“我已经在家里,很安全。”他不是送她到小区门口的吗?还有什么不安全的?

以他们现在的关系还没有发展到能让他过来她家吧?姚语晴暗踌,难道林风还有什么阴谋不成?

“我还是不放心,我必须过去你那一趟。”林风的语气多了一份坚决和不容拒绝。他的一颗心恨不得此刻就已经到姚语晴的身边了。

“林风,我都已经准备要休息了。”姚语晴只想他打消过来的念头,不管他今晚居于何居心?都不能让他来她家,孤男寡女处一室才最危险。

“我只是想在你家楼下呆会,不会上去打扰你的,我先挂断,晚安!”林风说完已先行挂断电话。

姚语晴来不及说上一句话,电话那头已传来嘟嘟的声音,她死瞪着手机。

吼吼!真是把她搞混了,林风今晚简直是一个神经病!

要在楼下呆着是吧!就让他呆个够好了,他就是按一整晚的门铃她也不会去开门的。

姚语晴回到房间吹干头发,决定不去理会他,关了灯躺在床上,可她翻来覆去,一点睡意都没有。

林风担心她安全,她还担心林风对她不安全呢。

床头的夜光小闹钟指针已指向十一点五十多分,离林风打电话给她有五十分钟了吧,姚语晴赤脚走下床,隔着落地玻璃窗往楼下看,林风的车子是白色的,一眼就看到,正停在她小区的路道上,林风依在车子旁站着。

他正好抬头看上来,姚语晴快速闪到窗帘边躲着,猫下身子,过了一分钟,她再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往下看,刚好看见林风手机屏幕亮起,他抓着手机盯着看,片刻后才见他接听。

林风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过了好一会,他还是没有离开的迹象,以微弱的光线看,他还在讲着电话。

那么晚了还有谁会给他电话?姚语晴疑惑的想着,脚站着有点累了,膝盖也有点受不了,她拉着窗帘作屏障,又站了起来偷偷的俯看着下边的动静,直到她感觉困意袭来,她不停的打着哈欠。

林风似乎还在通话,不管他了,眼睛都在打架了,实在困了,姚语晴返回床上躺下,两三分钟不到就梦周公去了。

林风正和电话那头通话是不是别人,正是邹敏。

邹敏讥讽的声音穿入林风的耳膜。

“是你干的吧?”林风咬牙道,他正在克制自己的情绪。邹敏在他心里都形象每天都在刷新他的历史,那么多年的相识,还赶不上这一个月来的认知。

“是又怎么样?”邹敏一向处事都是天不怕地不怕,所以她根本不怕承认对林风承认。

“是不是怕了?怕我伤害姚语晴?才急着跑过来,真是厉害了!三十多分钟的车程,你不过二十一分钟就到了!哈哈!你能守得了一时还是守得了一世?”邹敏的声音听起来过份的平静,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其实她的车子就停在姚语晴的小区门外,离林风的车子只有几十米远,她今晚跟踪他们一整晚,看见了所有的一切,包括林风的求婚。

看着林风和姚语晴在餐厅里谈笑风生,你侬我侬。林风甚至还准备了戒指打算跟姚语晴结婚,她狠不得冲上去将姚语晴推开,她凭什么得到林风的爱?她比她早认识林风,过去的五年多来,没有姚语晴的出现,她和林风的关系稳稳当当,她一出现,一切都变样了,林风不爱她了,还刻意的躲着她。

她为林风付出了那么,凭什么林风一句分手,她就得分手,她的爱就那么廉价?她就要活该被甩的那一个吗?从来都只有她说不的份,没有人能够轻而易举就想甩掉她!

“你还没闹够吗?”林风的声音压抑着愤怒,不愿和邹敏走到这种冰火相融的地步,当不了情侣,起码两人还能当朋友。显然这只不过是他林风一厢情愿的认为而已。他们注定连朋友都没有办法当的了。

今晚他送完姚语晴,驱车回到家后看见满室狼藉,没有一处完好,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起初他以为有盗贼闯进来。

他走去检查了门锁,没有坏也没有被撬过的痕迹,室内的东西也没有少,只是沙发被人翻倒,桌上的所有东西全部被扫落在地,能砸的基本全被砸了。第一感觉,他可以断定这一切是邹敏所为,她已经接近疯狂的状态,又有什么好惊讶的?只是还苦于寻不到治她的办法。他原来打算收拾几件换洗的衣物,去附近的酒店过一夜,明日再请人帮他清理。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想到了姚语晴,他不敢想像邹敏疯起来会不会去伤害姚语晴,一思及此,他的心都慌了,马上给姚语晴拨了电话,可一连打了好几通都没有人接听。他都快急坏了,非常不情愿的给邹敏打过去,可偏偏她也没有接听。

林风以为邹敏真的去找姚语晴了。

邹敏的声音把林风的思绪拉回。

“你说呢?”邹敏反问。

“我赔不了青春给你,我可以赔钱给你。”林风试着以金钱去引诱,如果能以金钱解决的事,那就不算是个事。

“你能赔我多少?八年的青春。”邹敏内心已经快到了爆发的边缘了。

“你开个价吧。”林风以为邹敏真的跟他谈钱。

“无价。”邹敏哼了一声,“我邹敏的爱,你赔得起吗?”

“我说过,除了爱,我什么都可以给你。”林风疲累的捏着鼻梁,后脑靠向椅背,谈来谈去又回到了原点。

“那我们根本没有什么好谈的。”邹敏的语气突得变得强硬。

“邹敏,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想清楚。我们已经没有爱了,勉强在一起我们两个人都痛苦。”

“我一直在爱着你,从来都没有变过,是你变心了。”邹敏恨恨的咬牙切齿。

林风知道,他并不能反驳,他没有爱过她,他不想变成一个感情骗子。

林风的沉默彻底的刺激及激怒邹敏。

邹敏命令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借口,必须和姚语晴分手!”

林风也变得很坚决,他回道,“不可能。”

“是吗?我不敢保证我等会是否要冲上姚语晴的家里,告诉她,你我的一切。”

“你休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我!”林风也被邹敏激怒了,声音上扬。

邹敏根本不在乎他的怒火。

“咱们走着瞧。”

邹敏挂断电话,撂下话。发动车子离开。

林风你就在姚语晴的楼下好好的过一夜吧!她相信姚语晴不会让林风上楼的,邹敏得意的想着。

林风看着电话好一会,静静的一个人在车内思索。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他不敢赌,所有他决定在姚语晴楼下呆了一整夜。

直到凌晨五点多才开车离开。

他想了整整一夜都没有睡,他先必须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一边防着邹敏,一边又和姚语晴谈恋爱,实在太难了。要让邹敏主动放弃是不可能的了,必要时,他是否要把邹敏送进监狱?他不是没有想过,马上就打消了,他不能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再怎么说,他在国外多亏了邹敏每个月寄来的钱,才能顺利的完成学业。

林风在脑海里有个计划渐渐成形。

精彩点评

本书《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算是今年网文届给我的一本惊喜之作,大致情节从主角(林风,姚语晴)穿越回中专毕业,一步步由四川小镇跨向城市,由国企转向私企,为我们徐徐展开了九十年代初那个特定时代的印记。作者(茉莉)笔力稳健,性格人物刻画出色,但全书节奏平淡,很多情节比较拖沓,同时又过于着墨于儿女情长,后宫撕逼,严重浪费了一个70后作者的文笔和阅历,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总而言之,这是一本优点和缺点并重的小说,你是否喜欢它,就看你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