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 小说 第十二章 线索 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大结局

《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 小说 第十二章 线索 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大结局

时间:2021-07-22 10:28:56来源:阅文集团

《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 小说 女体化 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现代言情小说 连载

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

类型:现代言情作者:茉莉状态:已完结

《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作者:茉莉,现代言情类型网络故事,主人翁:郑承俊,养父母,本佳作小说剧情回顾:美国洛杉矶“***!”郑承俊飞了十几个小时抵达美国洛杉矶,行李转机时丢失,他在酒店等二天中午了,他拨了不下十几电话,都得不到一个确切的答复,一味的道歉!道歉!让他耐心点等消息。真是见鬼的耐心!他的脾气

《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 免费试读

美国洛杉矶

“***!”

郑承俊飞了十几个小时抵达美国洛杉矶,行李转机时丢失,他在酒店等二天中午了,他拨了不下十几电话,都得不到一个确切的答复,一味的道歉!道歉!让他耐心点等消息。真是见鬼的耐心!他的脾气已经濒临冰点,随时爆发。

郑承俊气的想砸掉手中的电话,真没想到美国的航空办事效率如此之差!

他身上还穿着二天前出发时的那套衣服,皱巴巴贴在身上,还微微的发酸,他闻了一下,蹙紧眉头,他一向注重个人整洁,现在他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破航空!他不能再等了,必须马上出门去买套衣服,再去和朋友汇合,他看了眼手表,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他抓起房卡,手机就出门了。

时间定好在下午二点三十分到GA警察局门口和朋友碰面,都怪这航空公司,查行李耗了他一个早上。他入住的酒店离警察局有点距离,时间变得很紧。

还好重要的资料没有放在行李箱,他带着资料马上出了酒店拦了一辆出租车到最近的服装店买了套衣服,马不停蹄又拦了出租车直奔警察局。

好友约翰已经在警察局门口等候,见到郑承俊下车走过来,他马上迎上去一把抱住郑承俊。

“嘿!老兄,好久不见了。”

嘭!嘭!嘭……大手重重的拍在郑承俊的后背上,顿时郑承俊被拍的呼吸困难。

嗷嗷叫。郑承俊觉得自己快得内伤了。

约翰终于放开他,有点不解为何郑承俊脸色青如菜色。

“约翰你下手也太重了!”郑承俊伸手扶着自己的后背。

约翰总算明白过来,呵呵呵的傻笑。

“见着你太兴奋,一时没有注意手下的力道。”

约翰的个高193CM,他的职业是健身教练,手臂因长年锻炼肌肉相当结实,没有任何的赘肉,郑承俊181CM的身高,站在约翰的身边,硬生生的比他小了三分之一,看起来弱不禁风。

“没事吧。”约翰的手刚要搭上郑承俊的肩时,被他快速的闪掉。

“我没事,没事,你别再动手了。”郑承俊一脸害怕。

约翰笑笑,放下手,和郑承俊寒暄了几句,两人就走进警察局。

结果大失所望,花了一个多小时翻阅了警察局里失踪幼童报案信息,所有的二十六年前的幼童失踪人口的报案中并没有吻合的,警员还帮他们查看了失踪的前两年和后来两年报案,也没有找到。他们甚至还帮忙连网查了其他州,区的,也没有。

警员也只好爱莫能助了。

“非常感谢!”郑承俊与警员握手道谢。

郑承俊和老友约翰走出警察局,

“老兄,谢谢你!”郑承俊抱抱老友的肩膀表示感谢。

“好的,老兄你太给力了,谢谢!我也正想找找征信社帮忙,茫茫人海中,要找寻二十多年前的人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郑承俊感叹道,估计总裁之前也是花了不少人力和物力去找吧。

“对呀,你总裁真是给你苦差事。”

可不是!

约翰问道,“接下来你要上哪儿找?我今天休假可以陪你过去。”

他们俩走到汽车前,坐进车内。

“先到附近的格林诺孤儿院查查。”他翻出手上的资料报给约翰地址。

这个州共有五家孤儿院,他挨家去查一下。

“好勒!”脚一踩油门,车子驶向格诺孤儿院。

没想到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去到后,很不巧,院长出去了,没有人可以帮他们查当年的记录,好不容易等到院长回来,好说歹说,终于愿意帮他们找出封尘已久的资料,因年代太久远,也翻找了好一阵子才找出来。

院长摘掉老花眼镜,擦了擦眼睛,合上手中的厚重的本子,抬头布满皱褶的脸,对他们俩摇摇头。

“小伙子,没有你们要的资料。”

“院长真的查清楚了吗?”郑承俊不死心的问,“会不会有什么遗漏的?”

院长的脸色拉长,他不喜欢有人质疑他。

哼的一声,低头去收拾桌上的资料,不搭理郑承俊。

郑承俊还想说什么,被约翰一把拉住,跟他使了个眼色,让他稍安勿躁。

约翰走前去跟院长说,“院长,我们没有别的意义,您也知道我们的朋友与家人走丢有二十多个年头,我们也是替他着急,说的有什么不对的,请您见谅才是。”

院长听后再缓和了脸色。

“我明白两人是找人心切,但你们也看到了,我已经搬出那几个年份的记录,确实是没有你朋友的记录在里边。”

“好,麻烦你了。”

跟院长道别。

没关系,这才是第一家,还有余下好几家,他再一家一家的查。

郑承俊和约翰坐上车,关上车门,系上安全带,郑承俊说,“我们去下一家。”

“等等,我们一家一家地找也不是办法,美国那么多的州,那么多的孤儿院。”

“当然我也明白,这是最笨的方法,很可能跑断腿都找不到一点消息。”他又何尝不知道?问题是他也没有其他更好的法子。

“我先打电话给那个老朋友。”

约翰让郑承俊稍等片刻,拿出手机翻找出征信社的朋友电话,拨了过去。

简单的说明情况,对方不知道回他什么,只见约翰频频点头,露出欣喜的笑。

过了十多分钟,通话完毕,约翰转过头对郑承俊说,“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郑承俊疑惑的看他,“什么好消息?”

“我跟你提的征信社的朋友,真是神通广大,他手上居然有美国所有孤儿院的电话,他还认识里边的负责人,只要电话拨过去,让他们帮忙查就行了。是不是天大好消息?”约翰咧嘴大笑,还要拨了这通电话,让他们省事多了。

“晆!好样的!确实是天大的好消息!”太意外了!免去所有的周车劳顿,又能节省下一个的行程。

“我偷偷跟你说。”

约翰左顾右看车外四周的环境,神秘的凑近郑承俊的耳边,低声地说道,“这位征信社的朋友,听说他有一位黑客朋友,电脑高手,能潜入对方的系统,还怕查不到资料吗?”

“你是说?他能去偷看?哇!太牛了。”郑承俊喜出望外。

“那还等什么?快去找他吧。”郑承俊催促着。

他顿了一顿。

“或许是人贩子也都说不准,如果有个正确的方向会事半功倍。”

“当然,我也明白,因为在国内,总裁已经托很多的征信社在美国这边,都查不出任何的线索。总裁能给我的,只有年龄,还有一张相片。具体在哪儿走失的,他给了我两个地方一个是美国还有个是英国,因为当时他的年龄很小,也没有太多的记忆。”

约翰疑惑的问,“还有英国?你家总裁连国家都没有搞清楚就让你来找人?”

英国和美国相距很远好不好,又不是美国的其中一个州。

郑承俊也只能苦笑,他能怎么办?总裁指定让他负责,连工作都交出去了,如今他的任务就是找人,别的什么都不用管了。

“是的,还有英国,据总裁的记忆,是这么说的没有错。”

“老兄,你自求多福吧。”约翰心里认定这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也替郑承俊担扰。

另的线索少之又少,连最简单的人名,长相都没有,真的让人无语。

约翰单手控制着,另一只手摸着下巴想了想,说道,“你家总裁应该不是孤儿院长大的吧?如果是孤儿院长大的话,你怎么还会从孤儿院下手去查呢?他一定有养父母,对不对?”约翰突然大叫一声,把郑承俊吓了一跳,转头瞪视着他。

约翰根本没有留意,只是一味兴奋的说着,“是的,我们可以从他的养父母下手,怎么没想到?”

郑承俊回神,经约翰这么一提,也觉得对,从总裁的养父母这边追查应该会比较明朗,线索也会多点。

“好,我给总裁先打个电话问问。”

郑承俊拨通,电话响了几秒被对方接起,郑承俊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肖泽,希望他能从他的养父母那里得到更多的线索。

过了一会,郑承俊讲完电话,神情变得凝重,他挂断电话,叹了口气。

“怎么样?你家总裁怎么说?”约翰可急着想知道。

“总裁说,他的养父母并不希望他去找他的亲生父母,他也是最近五年才开始着手找他的亲生父母,为了怕伤着养父母的心,他才决定回到中国发展自己的事业。”郑承俊肩一耸,

“所以他根本不可能从他的养父母身上得到任何的线索。”

郑承俊重复述着,他和肖泽的刚刚的谈话,绕了一圈,以回到解放前,什么事情还是得从头开始。

养父母不愿意养子去找亲生父母的那种心情,约翰理解,谁会愿意把养大的儿子拱手送回给他的亲生父母的,约翰像泄了气瘫在椅背上。

郑承俊这厢,也真的觉得为难,总裁的养父母,根本不会不了什么线索。以他一个人之前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进展的,必须要依靠征信社的力量。

“约翰,去你征信社朋友那吧,车程需要多久?”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约翰的那位征信社朋友了。

“大概还半个多小时的车程。”约翰也表示赞同,他发动引擎,朝着去征信社的方向前进。

郑承俊,觉得额迹开始隐隐作痛,今天才是寻人的第一天呢,没有半点进展。

车子驶了一段距离,郑承俊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手机的来电显示,马上坐直身子接通电话,“总裁?”

“嗯,好的。”郑承俊频频点头。

“好的,知道了。”

郑承俊这回换了开心表情,一扫之前的阴霾,聊了好一会才挂上电话。

郑承俊的语气轻松了不少,“约翰,总裁跟他爸爸通过电话了。”

“哦?”约翰正洗耳恭听。

“原来总裁是从L市被他养父和养母带回的。当时身上任何东西可能辨别分身的,他似乎是在L市,饿了好些天,一个人孤零零的坐有人来人往的街角,没有人管也没有人问,人处于快昏迷状态。”

郑承俊顺顺气续道,“那时候总裁约莫三四岁,只懂讲中文,似乎他并没有进过孤儿院,猜测很有可能是某家走失的小孩。他的养父母刚好去见朋友,想了解领养小孩子的手续,因为他们的亲生儿子在半年前,一次意外死了。两人都特别伤心,半年后再决定要领养一个小孩子以填被那么伤心。正在就在街角遇见了年幼的总裁。他们把饿得昏迷的总裁抱回酒店。”

郑承俊这会停顿了比较长。

约翰催促,“怎么不继续说下去。”

“我接下来说的是,总裁的养父母,因为个人的私心,并没有去报警,只是在原地等了一个多月,等不到他的亲生父母。就把总裁带回了G市生活,并且让总裁顶替了他死去儿子的身分。”

郑承俊将刚刚与总裁的谈话转述了一遍给约翰。

约翰听完有点讶然无语。

他们俩沉默了好一会,这是一段黑历史,肖泽的养父母是犯法的,他们隐瞒了肖泽的身份,没有按正常地程序去领养肖泽。

一段什么样的过往,才会让肖泽养父母不顾一切的偷养他呢?还沿用了自己过去儿子的身份。

“那我们现在还要继续往孤儿院查吗?”约翰清清噪音,不确定的问。

郑承俊却是肯定的回答,“查,就是要排除之前也要先查清楚,确定没有遗漏的可能。然后我要到G市和L市都去查查看。”

“好咧!”

约翰猛踩油门,车子加速前进。

精彩点评

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现代言情套路,在相当多的章节中,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主角(郑承俊,养父母)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三步一嘲讽,五步一嘲讽,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茉莉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这本《亲爱的肖先生,请赐教!》还是有可看之处的。另外,我曾说过很多小说,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茉莉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