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在古代卖内衣》我在古代卖内衣txt 第2章 秦淮河的投水 我在古代卖内衣平胸小受文

《我在古代卖内衣》我在古代卖内衣txt 第2章 秦淮河的投水 我在古代卖内衣平胸小受文

时间:2021-07-21 21:51:08来源:阅文集团

《我在古代卖内衣》我在古代卖内衣好看吗 Mary 我在古代卖内衣古代言情小说 连载

我在古代卖内衣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七月初九状态:已完结

七月初九畅销热文《我在古代卖内衣》由七月初九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网络创作,主角阿婆,阿娘,主线波澜起伏,非常书单必备。精彩片段预览:柳香君带着那清倌人从舱中出来,一脸喜气的望向芸娘。芸娘稳一稳心神,将心思重新放在了眼前的买卖上。果然清倌人一步三摇过来,粉面含羞,道:“未知这胸衣我能不能穿,也不知需要多少银钱……”芸娘看向柳香君。柳

《我在古代卖内衣》 免费试读

柳香君带着那清倌人从舱中出来,一脸喜气的望向芸娘。

芸娘稳一稳心神,将心思重新放在了眼前的买卖上。

果然清倌人一步三摇过来,粉面含羞,道:“未知这胸衣我能不能穿,也不知需要多少银钱……”

芸娘看向柳香君。

柳香君跟她合作近一年,怎么量尺寸至少也学去了八成。

柳香君上前说了几个数据,芸娘便根据尺寸从那绸布包着的一叠胸衣里取出一件分外精致的,解释道:“姑娘正值豆蔻,皮肤娇嫩,这件是经过三十多道工序所制,内里柔韧亲肤,托扶身体;外层精致刺绣,饱含情趣;就连这纽扣都是上好的珍珠所制,最是适合姑娘的。”

她这番话是修改了无数遍才定了下来,为的就是打动人心。

清倌人果然十分意动,掩着嘴笑道:“你这小姑娘倒懂的这许多。”

转身向她身后的小丫头嘱咐几句,那小丫头去了,随之请回一位长身祁立的少年。

少年约莫十五六岁,长得光风霁月,面白如玉,十足的人中龙凤的长相。

可他嘴角时时提起,似笑非笑,神情慵懒,做出一副不羁之相,做作的样子十分难入芸娘的眼。

少年出声一笑,一手持扇,眯着眼睛将胸衣盯了半响,道:“这玩意倒是新奇,美人喜欢便好。”

转了眼珠瞧着芸娘:“丑丫头,多少银两?”

芸娘大怒,竟敢无端端便说她丑!

她心中气的要死,脸上却依然保持着微笑,只一双眼睛忽闪忽闪如璀璨星光,熟悉她的人一眼便能瞧出她内里正憋着坏水。

她伸出一只巴掌,道:“此物由三十个工匠耗费两个月才做成,五十两,少一个子儿都不成!”

她数倍的提高价钱,就想让这青年在清倌人面前没了面子。

那青年面上却无半点为难神色,兜头向着芸娘抛过去一个钱袋。

“自己拿。”那人懒洋洋道。

钱袋外面绣制的十分精致,里面是层层叠叠的银票,还有金叶子。

芸娘毫不客气的拿了片金叶子塞进袖袋里,换成银子约莫就五十两。

她一甩手将钱袋扔回去,把另一手中的小衣裳递给清倌人,道:“如若姑娘穿着好,尽管再找我。”

转身便拎着竹篮作势要走。

一旁原本坐在方凳上的苏莫白即刻便起身向周遭几人告了罪,极快的跟了上来。

芸娘低头将竹篮用绸布盖好,走过去交给一直等在舷边的石伢,交代他道:“拿好了,一滴水都不能撒进去,否则不给你工钱哦。”

石伢顺手将竹篮抱在怀中,不知她是何意思,只愣愣的点了点头。

芸娘忽的便起身飞跑,腰身一扭,整个人便从花舫上跳下,一头扎进了水中。

那投水声巨大,苏莫白躲闪未及,荡漾上来的水花将他袍子打的湿透。

石伢见状,忙小心翼翼的抱着竹篮上了木盆,拼了命的划桨,往前追了过去。

花舫上即刻便嘻嘻哈哈一片,其他几位公子过来拍拍苏莫白的肩膀,说着俏皮话:“原以为要上演一出青梅竹马相认的戏码,却不小心成了贞妇投河……”

苏慕白不理会他们的调笑,只万分无语的望着河面,那个小小的身影伴随着涟漪,渐渐的游的远了……

芸娘湿漉漉爬上了岸,回到原来的矮树下,那只小花狗还在原处吐着舌头等他们。

未几,石伢也跟着上了岸,抱着竹篮过来。

芸娘上前一把接过竹篮,急道:“快走,快回家。”话未停已经当先往前头大步走。

石伢不知方才究竟发生了何事,只得抱着小花狗,从后面追上她,两人急匆匆的去了。

从繁华处一路走过,到了一处名叫古水巷的地界。

皎洁月光下,巷子显得十分陈旧,里边的人家无人点油灯,暗沉一片,只偶尔传来喁喁私语,或是咣咣犬吠。

芸娘悄声对石伢道:“你先回去,明儿我有了碎银,再给你发工钱。”

石伢又是愣愣点头,一脚迈进巷子,又被芸娘喊住,嘱咐道:“千万别告诉别人我们上花舫的事情,记住了?”

她这话每日里都要重复一遍,石伢不耐道:“啰嗦。”话音未落脑门便被她弹的生疼,苦着脸进了院门。

凉风徐来,芸娘过了片刻,摸着身上衣裳略略干些,便也进了巷子。

巷尾有座独门独院的小院落,从外间瞧着并不比别家好上许多。

芸娘推开虚掩的院门,大喊一声:“阿娘,我回来啦!”

便从里间一个黑咕隆咚的房中出来一位年轻的妇人,一边低声叱她:“莫吵着阿婆。”虽语带斥责,声音却十分温柔,正是她的阿娘李氏。

芸娘趁李氏掩门的当口,忙忙冲进自己个儿房中,将竹篮里包着一叠胸衣的布包取出来藏在竹榻下,才去了院里。

芸娘探头瞧了瞧她阿婆的房门,门帘悬挂,从外向里看不到什么,只隐隐能听到阿婆熟睡的呼吸声。

她方才跳河甩开苏莫白,便是担心他向她阿娘告状说她和妓子做买卖,却带累的阿婆见不上嫡孙的面儿,此时心中便有些愧疚。

自她三年前因为下班路上摔了一跤而莫名其妙一命呜呼,醒来便到了这个名叫大晏的古代国家。

刚来到这里时,她这副身子还病歪歪,她的便宜阿娘要夜以继日的替人洗衣刺绣,赚了银两才有钱去请大夫抓药。

多数是这位阿婆守在她身边,为她熬药、为她擦身、替她打扇子。

随着她身子渐渐好转,她也得知,她的阿娘是这具身子的亲阿娘,这位阿婆却不是亲阿婆,原是她阿娘自小的邻居,认了做干娘。

后来阿婆独子去世、儿媳带着孙子投了娘家,阿婆便搬来与阿娘同住,自然成了芸娘的阿婆。因为她阿婆也姓李,邻人为了区分一老一小两位李氏,便将老的那个称为李阿婆。

至于芸娘阿爹是谁,她却从不知晓。

两位李氏从不提起,她掩饰自己的来历,也并不敢相问。

等她身子大好能出去了,便琢磨着怎么赚钱补贴家用——实在是这个家里两个半女人,日子过的太过艰难了些。

她将身上所有潜力与条件翻查个底朝天,深深认识到,她实在是个手不能挑、肩不能扛、没有厨艺、不懂孔孟的柔弱女子,所会的技能也不过是上一世的职业——女性内衣设计师。

到了大晏这三年来,她借着阿娘平日的绣品做掩护,偷偷私下找别人缝制了胸衣去卖,初初几无生意,也不过到了近一年来,日子才有了些起色。

精彩点评

《我在古代卖内衣》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古代言情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古代言情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我在古代卖内衣》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一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