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在古代卖内衣》我在古代卖内衣大神小说 第16章 冤大头与二百两 我在古代卖内衣腹黑攻

《我在古代卖内衣》我在古代卖内衣大神小说 第16章 冤大头与二百两 我在古代卖内衣腹黑攻

时间:2021-07-21 22:14:00来源:阅文集团

《我在古代卖内衣》我在古代卖内衣好看吗 Mary 我在古代卖内衣古代言情小说 连载

我在古代卖内衣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七月初九状态:已完结

《我在古代卖内衣》作者:七月初九,古代言情类型新书,主人翁:阿娘,班香楼,本小说主要章节节选:在接受与美相关的新事物上,妓子绝对是引领潮流风向的。先头那位妓子起到了极好的示范效果,其他几位纷纷催着芸娘挑选出合适的尺码和喜欢的胸衣样式,学着方才芸娘的手法穿上了身。一席折腾下来,只除了一位气质温婉

《我在古代卖内衣》 免费试读

在接受与美相关的新事物上,妓子绝对是引领潮流风向的。

先头那位妓子起到了极好的示范效果,其他几位纷纷催着芸娘挑选出合适的尺码和喜欢的胸衣样式,学着方才芸娘的手法穿上了身。

一席折腾下来,只除了一位气质温婉的妓子未选到合适的胸衣。这位妓子身材十分绝妙,上围丰满,下围却很小,两座山峰挺拔而立,实乃绝佳的胸衣模特。

尽管如此,芸娘依然十分激动。

一、二、三、四,如若一次性能能卖出四件,这在此前还从未有过。

想到此,她不免向冤大头投去感激的目光,心中盘算着明日一定再多多买几斤青虾与青蟹,求她阿娘各种口味都做上一盘,以做回谢。

几位妓子手中拎着选好的胸衣,眼中神色雀跃,齐齐向在场的风流公子望过去。

冤大头转头瞧了瞧芸娘。

她便微微一笑。

他移开目光,扬声道:“黑妹,算账!”

扑哧一声,几位妓子笑的天花乱坠。

芸娘脸上扬起的微笑一瞬间卡在半途,换成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眼中迸出恼怒的火花,如同一只突然炸毛的狸猫露出利齿。

他却像没事人般,伸出手指数了数:“一、二……这两位姑娘本公子来结账。”被点到的那两位便露出雀跃的神色。

剩余三位妓子一阵失望,又立即将目光转向在场的另外一位公子。

那位公子约莫二十出头,周身是一副书生的装扮,发髻上只插着只桃木簪子,手中却握着一把玉石扇子,瞧着分外别扭。

他清了清嗓子,拿捏着措辞向她问道:“这小物所费几何?”

芸娘一心要将愤恨转化为银钱进益,想也不想便道:“一百两一件,概不少价。”

又学着书生的样子道:“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想来区区三百两银子,花费到公子的‘知己’身上,也就不叫花费了。”

她话虽对着那书生道,眼睛却瞅着冤大头,心道:姑奶奶让你再当一回“大鱼”。

那书生一听价钱,不由惊呼出声:“区区几层布,几根线,便敢大胆卖个天价,刁民啊刁民,书上言‘故物贱之征贵’,古人诚不欺我也!”

这几句酸话出口,那三位妓子便垂了肩膀,面色讪讪,一一过来将选好的胸衣交回芸娘手中。

芸娘一瞬间有些后悔,不该喊了高价把这位酸书生给吓退,可价钱要低了,就要大大便宜那冤大头。

此时冤大头正与小厮附耳喁语。

那小厮摇头道:“船上各处都找寻了个遍,一点像那人的影子都无。”

冤大头蹙了眉:“青楼里无,香坊上也无。她究竟是隐在了哪一行当?”

此时耳中听到芸娘语声清脆的报价“一百两一件”,可见自己又充当了一回“大鱼”,嘴角弯了弯,挥手让小厮下去了。

芸娘此时将那两件胸衣收进竹篮,便冷眼瞧着冤大头。

他耸了耸肩,半点惊吓皆无,财大气粗将钱袋朝她扔过去,道:“自己拿。”

她取了两百两银票在手,面上便又泛上笑意,望着那如同被抽了懒筋一般的纨绔子弟,心中赞叹一声:真是个败家子啊。

她走近那位因尺码不适而未选到胸衣的妓子面前,解释道:“姑娘的胸衣钱我已收下。明日我去找姑娘,为你现场测量尺寸,回去专程为你做一件出来,可行?”

那妓子便柔柔一笑,道:“如此便好,你来班香楼,找赵蕊儿便是。”

她一瞬间恍然,这便是班香楼大名鼎鼎的花魁赵蕊儿啊!

第二日,芸娘起了个大早。

先穿了件咸菜色粗布衣裳,觉着有些显旧,又换了件绛色底纹蓝花绣线的,又生怕抢了姐儿的风头。

她这心思刚一起,便被自己逗的一笑。

论风头,别说青楼里的妓子,便是隔壁巷子那个瘸了腿的老闺女,也比她能入眼些。

她弯腰往水盆里打量,水纹荡漾,里面便映出来一个黑乎乎的脑袋。

哎,无怪乎别人要叫她黑妹。

她隐约记得,她刚到这边时,四五岁的女童,长相约莫很能看的过眼。

有一回她跟着阿娘上街,街边有位男童看到她,便十分自来熟的要牵她的手,不给牵还不行。

牵完还要带着她回家去,不跟着去便满街上打滚。

老话说,小孩的眼睛是最纯洁最能看清事物本质的。

她觉得按这个道理,再加上她阿娘的基因,可见她长得着实不赖。

只不过长着长着,大太阳底下浪荡着,大风天里蹦跶着,事情便不受控的发展成了如今水盆中的“倩影”。

不知那位当年一根筋的男童如今再见着她,该是怎样的表情。

如果依然觉着她惊为天人一般,她在欣慰之余,可能还是要建议他多往药房里去上几趟。

她吃了早饭,挎着小挎包,先去了翠香楼柳香君的房中。

她将昨日剩下的运动式胸衣的图纸画完,又加了几幅调整型胸衣的图纸,且将其中的面料重新思索了又思索。

没有松紧带的时代,简直是缺少胸衣业务迅速成长的土壤啊!

她收了笔,将图纸重新用油纸包了,连同炭条一同塞进挎包中,打算外出去一趟布庄,寻找更适合的布料。

竹木制的阁楼其实不太隔音。

有三五个妓子们次第起了身,泼水声、走路声、人语声渐渐传出来,为这风月场增添了几分烟火气。

在这烟火气里,又夹杂着几声十分轻微的悲泣,便显得世俗气息过重了。

芸娘连着从面前三步台阶跳下,转头去瞧哭声的来处,有位十分眼熟的妓子正凭靠在栏杆上泪水长流。

她一贯见不得女人哭泣,便想着上去安慰一番。但凡不需要花银子的事情,她倒都愿意去做上一做。

她上前在那妓子面前站定,透过眼前之人红肿的眼眶恍然发觉,这位眼熟的妓子,前些天曾被柳香君诱导着在她手上选了一款胸衣,彼时替她出银子的公子便是那位她恨得牙痒痒的冤大头。

她瞧着这位清倌人的眼泪,自然便将她与那胸衣联想起来,仰头问她:“你怎么了?是那胸衣不合身?或者破了烂了?我都可以给你换新……”

这位清倌人也不过十四五岁,面上还十分稚嫩,听她这不着四六的问话,也只转了身子,面向另一边去哭泣。

她便不死心的又转到清倌人面前,忽的恍然大悟:“定是那冤……那公子欺负你了?”

精彩点评

七月初九的《我在古代卖内衣》本质上还是一本小白书,各种狗血桥段随处可见。但同时,它可能是小白书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本。所以如果有一位从没接触过古代言情小说的人希望你给他推荐一部小说,这本《书名》,我觉得是不二之选。就算是老白看完这本, 说不定也能解解中原五白的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