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白首无归期》桃花尽处起长歌免费阅 第八章 你信不信我 白首无归期帝王攻

《白首无归期》桃花尽处起长歌免费阅 第八章 你信不信我 白首无归期帝王攻

时间:2020-10-17 14:23:44来源:互联网

《白首无归期》白首无归期TXT 69 白首无归期by君子蘅 连载

白首无归期

类型:架空作者:君子蘅状态:已完结

畅销新书《白首无归期》是君子蘅新出的一本架空风格的佳作,主角阿时,巫医,主要讲的是:阿时被他一路拖拽着,浑身都痛的厉害,可她紧咬住唇,不肯发一声。不能因她让蒙崆与公主产生隔阂。蒙崆将她扔在瑶光殿前,脚步匆匆,连忙赶到公主榻前轻声问候。他说:“小舒,莫怕,孤自会还你一个公道。”公主的脸

《白首无归期》 免费试读

阿时被他一路拖拽着,浑身都痛的厉害,可她紧咬住唇,不肯发一声。

不能因她让蒙崆与公主产生隔阂。

蒙崆将她扔在瑶光殿前,脚步匆匆,连忙赶到公主榻前轻声问候。

他说:“小舒,莫怕,孤自会还你一个公道。”

公主的脸部用轻纱遮掩,从中传出浅笑来,她徐徐开口道:“妾自然信王。王虽良善,肯留她一条性命,可到底,妾才是王的枕边人。”

声音不轻不重,却恰好钻进阿时耳中,如同附骨之蛆,狠狠啃啮着她的心。

蒙崆在她跟前站定,眸中复杂难辨。

“你恶事做绝,毁了小舒容貌,如今要你还她一张脸,你可心服?”

阿时的心咯噔一下,整个人如坠冰窟,寒意窜遍周身。

男人话语沉稳轻缓,却宛若地狱罗刹,将她扔进黑暗角落里,孤凄又无助。

蒙崆眸光紧盯着她不放,眼珠一错也不错,似要将她生生看出个洞来似的。

只因公主出事之前,只去了阿时之处,所以,他可以只听信公主和宫人的话,便可论断一切。

一语便定了她的罪——恶事做绝。

两人僵持对峙了半晌,阿时方忍了颤栗,垂首问道:“她容貌毁了,你是不是很难过?”

蒙崆并不作答,脸色有些难看。

喉管阵阵干涩,阿时用舌根将嘴巴里的唾液一节一节咽下去,也没能平复起伏的胸腔。

沉了呼吸,她道:“我认罪。”只他欢喜便好。

他的脸愈发阴沉起来。

她孤高自负,她说认罪,就一定不会有丝毫偏差。

可叹他一直期盼着她能驳他两句。

也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他能再对她怀抱什么希望?

阿时躺在床上,巫医的刀具一应备下了。

刀锋泛着冷冽寒光,将她的心提得高高的,像是秋日悬在树上的枯叶,不知道下一刻的命运。

她突然害怕起来。

阿时拔腿跑出了屋子,蒙崆就在屋外。

他不由皱眉,旋即开口就要让人将她押回去。

阿时四肢并用,在宫人的钳制下挣扎着,勉力将心底的话问出口,“若我说我没有,你信不信我?”

蒙崆不答,依旧让人将她架了回去,甚至怕她不肯配合,把她绑得牢牢的。

大门关上,将他的面孔完完全全掩在外面,她出不去,他不愿进。

那道门,一关就是永生。

阿时蓦地缄口,死咬住下唇,却仍不住哆嗦着身子。

还完这张脸,我就不欠你了。

蒙崆,我再也不欠你了,欠你的东西,还起来好痛。

痛得她几欲窒息死去。

巫医将她骨骼摸清,缓缓将雪亮寒刀刺进了她的皮肤,一张无暇的面皮被剥离下来。

下颔骨被巫医趁势削去了,听他们说,这是王的意思,公主的整张脸被毁,王要她承受剥皮削骨之痛来偿还。

她到底没能听到蒙崆说一句信她。

阿时想痛哭一场,可剥皮之后肌肤敏感,受不得半分刺激,连难过也成了奢侈。

她想向他解释一切,可自己本就是个刽子手,又怎么能指责他的残忍?

她自己,远比他残忍得多。

精彩点评

这本书《白首无归期》算是同类型架空小说里,非常有特点的一本。主要情节无非是回到高中时代发表小说,但不同于其他那些架空类,作者(君子蘅)借主角(阿时,巫医)写出的东西,却是原创的,平行世界,言情,侦探,机器人,让人读起来颇有味道。同时本书的主角(阿时,巫医),也迥异于其他类型书的主角,其他主角是重生穿越后千方百计融入新的世界,而这本书主角,却仿佛旁观者一样,疏离地看着所在的世界,同时不断地在自我思考和成长,书中那一个个形象鲜明的女配角。仿佛也是他生命的过客一般。我不知道,这本书能写到什么程度,另外本书就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