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勿忘昔日共祸福》勿忘昔年 第四十九章 破邪(下) 勿忘昔日共祸福小顶

《勿忘昔日共祸福》勿忘昔年 第四十九章 破邪(下) 勿忘昔日共祸福小顶

时间:2020-02-14 07:54:26来源:阅文集团

《勿忘昔日共祸福》勿忘往昔 同人志 勿忘昔日共祸福腹黑攻 连载

勿忘昔日共祸福

类型:奇幻作者:安普汀状态:连载中

此次本编辑展现给各位小说迷们安普汀原创小说《勿忘昔日共祸福》,传奇人物是易佳,杜明,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兄弟姐妹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剧情回顾 幽炎之光照亮黑暗中的邪物,那是无法称为丧尸只可称为妖魔的异类。狂风侵袭,我和改造尸匍匐于地躲开魔物的袭击。幽炎是不受外物影响的,我在魔物的扑扇下知道这一点。趁着魔物没有触碰到我们,我回首照亮,只看见了

《勿忘昔日共祸福》 免费试读

幽炎之光照亮黑暗中的邪物,那是无法称为丧尸只可称为妖魔的异类。狂风侵袭,我和改造尸匍匐于地躲开魔物的袭击。幽炎是不受外物影响的,我在魔物的扑扇下知道这一点。趁着魔物没有触碰到我们,我回首照亮,只看见了魔物的背影,而后其消失在黑暗中。咆哮声传入我的耳朵,若近距离听取魔物的高喊,我的耳膜恐怕会崩裂。所以,察觉到声音越来越近,我和改造尸起身跑到楼梯口试图寻找遮蔽之处。

“怎么,要逃跑?”黑影现身询问我们。

“混蛋,让开!”我向黑影喝道。

黑影乖乖避让,我和改造尸躲到墙壁后。巨大的躯体从我们头顶掠过往黑暗中扬长而去。

“不逃吗?”从黑影的语气中可以看出它确实对我们的行为感到疑惑。

“逃得了吗?”我全神贯注于怪物消失的地方。

“逃不逃是你们的自由,我又没有封闭楼梯口的门。”黑影盘旋。

“你给我走开!”

“可我真的很好奇啊。”黑影向我靠过来。由于改造尸向它挥出一拳,它立刻躲开。

我问黑影:“这个丧尸究竟是什么东西?还有,你是怎么把它困在四号楼楼顶的?”

“这就是蛊一样的东西啊,你把它称作丧尸蛊也是可以的。至于困住它的方法嘛,那时候我和杜明一体,我有着比病栋还要强大的力量。虽然我不能完完全全操控病栋,设个结界把这家伙困在楼顶还是没问题的。我和杜明分离后,我的力量就衰弱了。我有尝试控制它,徒然。如果你和我融为一体,到时我们就会有更加强大的力量。别说控制住这家伙,连摧毁世界也指日可待。”

黑暗中的丧尸蛊再度现身。这次它没有冲向我们,而是扑扇着翅膀看着我们。

“这家伙是在观察你们吧。我以为它的智商很低,没想到死逆病毒变异还能做到这种事。”

“如果不把它消灭掉,它一定破坏掉整个病栋。我们不能袖手旁观。”我紧盯空中的丧尸蛊。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不逃离的理由,是担心它会攻击到你的同伴吗?”黑影停顿,然后哈哈大笑说道:“易佳和同学,何苦呢?明明你根本不懂什么是……”

“啰嗦!”我话说出口的同时,丧尸蛊又向我们袭来。

“改造尸大哥,我们换边!”说着我和改造尸向后面转移。

“友情提示,这家伙可不止会飞。”

空中的丧尸蛊扑向我们,接着它张开嘴巴露出尖利的牙齿。在我想着这个丧尸蛊不会是想吃了我们的时候,它的口中竟然吐出四条触手。我和改造尸慌忙躲避。防不胜防,速度快的改造尸躲过第二波攻击,而我不小心摔了一跤被触手缠住。这黏糊糊的东西卷住我的脚把我往后拖,急中生智我抓住地上的石槛。然而丧尸蛊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没一会儿我就撑不下去了。

“改造尸……大哥……”我向边上的改造尸求助,他正躲避着三根触手腾不出空帮我。

“易佳和同学,要我帮忙就趁早。要是你被它拖到口里,大罗神仙都帮不了你,何况我这个被你视作邪恶力量的小人呢。”黑影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你……混蛋。不是说要我的身体吗,怎么还眼睁睁看我被这丑八怪吃掉!”

“爱莫能助。我无法决定与你融合,决定这个的是你。”

“瞎说,你不是还有操控丧尸和瞬移的力量吗,为什么不帮一下忙?”我的手渐渐脱离石槛。

“易佳和同学不愧是易佳和同学,紧要关头还会向敌人求援。老实和你说,虽然杜明消失我确实衰弱,但我保存着一部分力量也是毋庸置疑的事实。”黑影沉默片刻,俯下身对我说道:“我的思想即是病栋中人类的思想。大家都想要得到你的身体,让你带他们到你们的世界中。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你们人类的自私使得我无法帮你。‘既然他不与我们融合,我们就放弃他把他抹杀掉。这个没了,还会有下一个’,大家有着这样的念想。所以,我实在爱莫能助。”

不行了,撑不下去了。完蛋了,要被这个变异的丑八怪丧尸吃掉了。

“第二次友情提示。易佳和同学,你不是会发出幽蓝的火焰吗,怎么一慌就给灭了?”

在尴尬中重新燃起幽炎烧断触手,我转身背对黑影不知如何是好。改造尸仍然在奋力躲避,我立刻向他跑去远离黑影。抓捕触手,燃烧,改造尸在我的帮助下脱离险境。得知我的幽炎能够烧掉自己的触手,丧尸蛊向后退去消失在黑暗中。

“改造尸大哥,你没事吧?”

改造尸望着空中一言不发。

“易佳和同学,你好冷漠。是我救了你哎,你怎么一溜烟就跑这来了。”

“拜托,是我自己救的自己。还有,你不是说你想要抹杀我吗,怎么又来帮我?说谎可是会遭雷劈的。”我对后面的黑影说道。

“大部分念想确实想将你抹杀,但其中也有一些人不希望你死。他们认为你是希望,是能够拯救世人的善者,尽管在我看来这些念想实在是不切实际。”

“我说,你这黑不溜秋的怪物有完没完。要是你真的帮我,你就把丧尸蛊的弱点说出来。不然,小心我让我改造尸大哥灭了你。”

黑影瞬移到我面前晃来晃去摆明想激怒我:“易佳和同学,你到现在还没发现,你边上的这位光明使者是无法消灭我的吗?”

我转头问改造尸:“这是真的吗?”

改造尸盯着空中沉默。

“当然是真的啦。我和它是病栋中两个不同的存在,它制约着我,我压制着它。我和杜明一体的时候,这厮经常来捣乱,真是让我困扰啊。但是,我顶多把它困住封锁它的行动。要我消灭掉它,那时的我还是没这个能力的。同样,它要把我彻底消灭也是不可能的。”

“易……来了。”

我忙挥手让黑影闪开。黑影躲避我的幽炎退后但不离开阻挡我的视线,我便靠向改造尸。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出现在我们身前。

“呜哇,没想到这丧尸蛊竟然能够操控丧尸。”黑影的话给了我们提示。

“明明想致我们于死地却不断给我们信息,你这黑影还算是病栋中的大BOSS吗?”

我和改造尸分开,在黑影主动绕道后我冲向前方。如黑影所说,丧尸蛊带来一大堆不同种类的丧尸。其中最多的是黑影丧尸。想想,病栋外漆黑一片,黑影丧尸数量众多是正常的。不,一点也不正常,为什么黑眼丧尸会在红眼丧尸的背上?在我的眼前,红眼丧尸伏在地上像坐骑一般,而黑眼丧尸则趴在红眼丧尸的背上,发现我后以红眼丧尸作垫跃向我。

没有刹住车,我和黑眼丧尸相撞。运用幽炎燃尽黑眼丧尸,我增强幽炎打算逼退黑眼丧尸和白眼丧尸。“咔啊”叫声此起彼伏,而黑眼丧尸和白眼丧尸没有后退,不顾自己会被灼烧化为灰烬的危险一只只疯狂地冲向我。燃烧丧尸,一只两只三只,数量却丝毫未减。我一边躲避丧尸的扑咬一边转移位置,竟看见楼顶边缘皆被丧尸占尽。红眼丧尸背着黑眼丧尸和白眼丧尸从下面爬上来,然后黑眼丧尸和白眼丧尸成为敢死队冲向我和改造尸。这些家伙已经不是没有头脑的吃人怪物,而是成了消耗我体力的自灭式沙包。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们已经成为无敌的存在——连躯体毁灭魂飞魄散都不怕,还有什么东西能令它们退避三舍?

丧尸蛊咆哮,我有预感什么东西要来了。一面燃尽丧尸,一面关注着咆哮声音传来的方向,眼尖的我看见丧尸中突然飞来触手。和方才卷住我的触手不同,这次的触手似乎十分坚硬,毕竟,它一下一个把丧尸给串成了肉串。发现触手来袭,我迅速躲开。可是,仿佛感觉到我的躲避,触手向我这边挥来。我伸出手臂阻挡,却如被一根粗大的铁棒击打,整个人顺着触手就飞了出去。

“易!”改造尸大叫跳到我身后抵挡触手的冲击,“火焰……烧……”

“可是……”忍着手臂疼痛的我担心我的幽炎会波及到改造尸。

没等我做出选择,第二根触手从我们身后飞来。改造尸伸手抵挡,我则夹在两根触手之间帮改造尸推开。两边的触手很硬,从外观上来看仍然是丧尸蛊肉体的一部分,但无疑和之前卷我们的触手是不同类型的触手。

哪怕我们岌岌可危,周遭的丧尸也没有给我们推开触手的机会。红眼丧尸跳到粗大的触手上向我们爬来,我主动上前用幽炎消灭它们。顾前没法顾后,改造尸大哥因双手无法移动正在被丧尸攻击。

“火焰……”改造尸在催促我。

“我知道了,改造尸大哥你要……”话音未落,我身后出现一根触手卷住我把我甩飞。

好巧不巧,我落入丧尸堆中。数只丧尸扑到我身上,有几只切切实实地咬住我的身体。超级恼火,我爆发瞬间灭掉周围的丧尸。如我事先预料,一波消灭一波再来。想着我真该穿件背心什么的衣服,我等着丧尸扑向我爆发幽炎一次性消灭它们。接连五波,体力急剧下降。期间我尝试向改造尸所在的位置移动,但都被疯狂的丧尸阻挡去路。接着三波,我开始大口喘气。直到现在才喘气的我已经很了不起了,毕竟我每次爆发幽炎的范围足有五米,每次间隔不过三秒。不过,情况确实不妙。丧尸只增不减,再这么下去,我是没办法和空中的丧尸蛊对抗的,更不必说狡猾的黑影了。

又一波丧尸来袭,我消灭掉它们喘气看向改造尸所在处。他已经不在那里,两根粗大的触手也已经不见了。改造尸没了,还是逃生了?想着这样的问题我再度消灭一波。这波消灭完毕,我大致估计自己还能接连消灭五波丧尸。不是说五波消灭后我就挂了,我还没那么弱。但五波以后,我应该是没法爆发幽炎了。

丧尸一刻不停接连向我来袭。混蛋丧尸的数量到底有多少?病栋里不会真的有一个通往量产丧尸工厂的虫洞吧?我很想问黑影这个问题,但在消灭丧尸的途中我没有看见黑影。口口声声说要我的身体,结果在这么重要的时候却不现身帮我脱离困境。算了,即便它帮我,最后我还是不会把我的身体给它。自己的身体是自己的东西,怎么可以给别人呢。

跪倒在地,我已经无力大范围爆发幽炎。眼睛模糊起来,听觉、嗅觉迟钝起来,意识也渐渐淡去。往边上一望,丧尸可没停歇,像赶集一样朝我扑过来。没办法,大不了操劳死喽。可是,想到谢长歌和陈耀飞的安全还没有保证,我的火气就蹭蹭蹭地上来。借着这怒火,我奇迹般地爆发范围足有三米的幽炎,然后倒在地上难以动弹。

口干舌燥,喉咙仿佛着火冒烟,我觉得自己的能力好可笑。迸发幽炎不会烧到自己,但多次使用幽炎后身体火烧火燎。这不会是幽炎的副作用吧。耳边丧尸的叫声一阵一阵,我只能看见一个个模糊的影子向我扑过来。

身体轻飘飘的仿佛浮在空中,我飞起来到了一个黑乎乎的地方。凶神恶煞立于我的眼前,我感觉到尖利的獠牙和血盆大口。我不会是死了来到地狱了吧?如果我真的来到地狱,这恶鬼未免太丑了点。不对,是丧尸蛊。我被丧尸蛊卷了起来。

不想开口说话,我燃起幽炎烧掉丧尸蛊的触手。我的身体下坠,没落一米,第二根触手抓住我的身体。接连燃掉几根,我再也没法迸发幽炎。丧尸蛊卷住我的脚把我拎到它的眼前,然后它冲我咆哮一声。事实证明,丧尸蛊的声音虽然分贝极高,但还不至于破坏掉我的耳膜。不过,丧尸蛊的口气真的好重,差点把我熏死过去。

“人……”意外,丧尸蛊会说话?目前为止我没有听到过丧尸吐字的——改造尸似乎不是丧尸,黑影也明显不是丧尸一类的。在这病栋中我见过的丧尸要不叫“呃啊”,要不叫“嗷”,要不“哈哈”喘气,要不“咯咯”像蛤蟆一样发出瘆人的声音。不知道,这个丧尸蛊可以正常交流不?

“吃的……肉……”我未开口,丧尸蛊先这么说了。好吧,大概是没法正常交流了。

想我易佳和一世英名,难得获得神之技并爆发这灵魂烈焰,到头来还是沦为丧尸的盘中餐。

丧尸蛊张大嘴巴把我伸进它臭烘烘的大口中。望望丧尸蛊的身体,我思考为什么作蛊准备用的丧尸没有把它的血肉吃掉,这样我大不了就是被骨头卡住。现在,只见丧尸蛊面目全非,它的身体粗骨突出,却好像仍然具有消化器官,甚至这巨大的躯体上还多了一双蝙蝠翅膀。要命,真是要命。即便我没有被丧尸蛊尖利的獠牙刺穿,落入它的胃中也难逃一死。哎,等会,要不试试到它身体里燃烧幽炎看看,没准我就把它消灭了呢?

边上一根触手伸过来在我的眼前停止。触手变形,顶端尖锐。丧尸蛊将触手瞄准我的身体,这意思好像是,先灭再吃?

“要命。”最后的遗言我都累得说不出口。

触手刺来,我没有闭眼。脑海中想的都是“黑影这死鬼偏偏在我们找到它的时候就不缩短时间了”,我准备感受那人生最后的剧烈疼痛。

借微弱的幽炎,我看见改造尸现身抓住触手使触手偏离攻击轨道阻止我成为丧尸蛊的肉串。于是,不知从何处跳跃上来的改造尸成了丧尸蛊的首要攻击目标。几根触手从丧尸蛊的嘴里出来化作顶端尖锐的武器一齐攻击改造尸。改造尸扯断束缚住我的触手应对袭来的触手。我在空中下落以为自己会掉到楼顶,或者悲惨地掉到地面上。但是,丧尸蛊没有轻易放我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丧尸蛊绑住我,改造尸解救我。只不过每次改造尸顾及我帮我扯断触手,他就要受到丧尸蛊的几下直接攻击。玩厌这种抓捕游戏,丧尸蛊索性不再绑我而是刮起大风将我和改造尸吹飞。

在半空中飞旋,改造尸接住我。眼前一晃,我来到楼顶上。不同于几分钟前的楼顶,这里有照明灯,而且没有一只丧尸。

“我们,安全了?”我从改造尸的怀抱中出来不可思议地环顾空无丧尸的楼顶。

上方咆哮,随着狂风,丧尸蛊稳稳落在楼顶之上。借着幽炎的光芒我只觉得丧尸蛊阴森可怕,但现在借着照明灯的光芒我只觉得丧尸蛊丑陋至极。满脸脓包,獠牙大嘴,蝙蝠翅膀,细长指甲,腐烂皮肤。这家伙有鬼的面孔、狼的牙齿,有红眼丧尸的特点,有腐烂尸的外表。它不惧光芒,在我近距离使用幽炎时也没有表现出畏惧之意。似乎是在它的指挥下,丧尸会变得疯狂。

“我说,你到底是什么东西?”累得不想说话,这个问题我还是想弄明白。

“吃的……东西……”

吐出几个字,丧尸蛊收起翅膀。虽然它身上有很多像动物身体器官的部位,但当它收起翅膀后,从整体来看,它是具备人类的外形的。只是,看起来很恶心。

“人类……人类……”收起翅膀的丧尸蛊身体抽搐,像个摇头娃娃一样抖动着自己的头。

“这怪物怎么了?”我问改造尸。

改造尸不语,他已经无视我好多次了。不是我累得不想说话,我必须向改造尸抗议一番。

“人类……食物。”丧尸蛊停止动作朝向我们。不,它没有看改造尸,它是在看我。

“你,是必要的食物。我,必须吞噬你。”惊愕于丧尸蛊的清晰话语,我看见丧尸蛊如人一般站立起来。

“病毒……进化了。”改造尸说道。

我瞪着眼前的丧尸蛊,它正摇头晃脑说着“嗯”“啊”的话,好像在试音。

“你好,人类。”相当清楚的话语。

“你,你好……”现在不是打招呼的时候吧。

尽管对方没有完好的皮肤,从“正常的人类”角度来看待,它也压根不算,但是站在我和改造尸前方的这个东西,当真如人类一般。长发,五官,身体,四肢,某种程度来说,这家伙比改造尸王良还要像个人类。

“看来,已经到极限了,”丧尸蛊看看自己的身体然后说道,“进化是没有终点的,但个体的进化始终是有限的。于我来说,死逆病毒在我体内的进化已经到尽头了。”这家伙真的是几分钟前飞在空中口吐触手把我们卷起来的丑八怪?不可能,即便死逆病毒变异,在这么短时间里它就大变模样……话说这家伙是男是女?

“人类,你似乎很惊异于我的变化呢。”丧尸蛊是在说我。

“废话。”刚才的你现在的你,论谁看见都会大吃一惊。

“废话?指的是我多说了吗?”丧尸蛊歪着脑袋问我。

我懒得回答它。

“其实,你用不着惊讶。经过不同DNA交融的我,不知怎的竟能了解到人类的想法。不过原本就是人类,所以我没有惊讶。可是,身为人类的你,为何能够冒出火焰?人类是没有这等力量的。”

我不想回答它。

“沉默吗?好吧,既然你不想说,我不会逼迫你。”挺识时务的家伙。

丧尸蛊闭上它那有着红色瞳孔黑色眼白的眼睛对我如此说道:“我会亲自吞噬你,让你与我融合。所以,你不说也没关系。”

听见这句话,我急忙向丧尸蛊解释。“等会”两个字没有说出口,丧尸蛊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向我伸出尖利的手指。千钧一发之际,改造尸挺身而出击打丧尸蛊。丧尸蛊本来没有注意到改造尸的攻击,但一秒不到反应迅速的它就竖起它的细长手臂阻挡改造尸的攻击。两尸大战,回过神的我退后一步不小心坐倒在地。抬头,丧尸蛊似乎击退了改造尸,发现我的目光后又向我袭来。改造尸没有让它得手,抓住它的身体往后甩去。

丧尸蛊稳稳落地,站起来对改造尸说道:“原来如此。相比之前你使力就破坏掉我的硬化触手,现在的你却没有当时强大的力量。理由是你在这个四号楼楼顶设下结界,把我困在其中,也阻隔了丧尸来袭。”

丧尸蛊移开视线环顾四周,然后自言自语:“虽然我在相同的地方被困很长时间,不过正因如此,我体内的死逆病毒才有充足的时间不断变异促使我完成进化。可是,死逆病毒进化的终点不是我所能接受的。”

丧尸蛊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接着举起自己的细手说道:“何等丑陋的身体。拥有着这样的身体,我无法成为人类。”

“什么?”我失声,“你还想成为人类?”

“为什么不可?”丧尸蛊问我。

“这不是可不可以的问题了。你根本不可能成为人类的。”

“可以的,”丧尸蛊做好攻击姿态说道,“只要我吞噬更多的人类,融合更多人类的DNA,我就能够成为人类。”

话毕,丧尸蛊袭来。这次攻击的丧尸蛊速度更快,力量更强,轻而易举把改造尸甩开。见状,我转身打算逃开,但我的速度恐怕只是它的千分之一。改造尸再度抱住丧尸蛊。这次丧尸蛊没有重蹈覆辙而是抓住改造尸一个过肩摔将他掷到地上。知道击退改造尸他还会来阻挠自己,丧尸蛊便提起手向地上的改造尸刺去。

这种情况下,我可不会做一个隔岸观火的人,毕竟观赏费是我自己的命啊。趁丧尸蛊的注意力在地上的改造尸身上,我绕到丧尸蛊侧边推开它。不过,丧尸蛊的反应果然迅速,在我推开它的时候就抓住我然后连跳远离改造尸。

看见我被带离,改造尸不会就此罢休。如丧尸蛊所说,改造尸的速度确实没有我之前看到的那么快了,但比起人类的速度,改造尸还是挺快的。当然,丧尸蛊不是人类。它知道改造尸会追来,于是丧尸蛊竟然展开它背部的翅膀扑扇准备带我升入天空。

我才不要升天。我死命挣扎,但没有效果。奋力燃烧幽炎,虽然量小,但丧尸蛊的皮肤灼烧起来。它放开我,我便从半空中落下,正好落在改造尸的怀抱中。

“改造尸大哥,好球。”话说出口,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本以为你的那份力量已经不能使用,是我疏忽了。果然还是得先去掉你的双手双脚让你不得行动。”丑陋的面部没有一点表情的丧尸蛊说着极其恐怖的话。

推测丧尸蛊要从口中吐出触手来,我指示改造尸注意。丧尸蛊并没有从口中吐出触手,而是伸出自己的手臂。只见它的手指皆成为和触手一样的东西,在空中歪来歪去向我们飞来。

抱着我的改造尸躲开一根手指。手指刺到水泥地上,把楼顶戳出一个洞。另外两根手指如同鞭子一样向我们甩过来。我们躲过,两根异变的手指甩到水泥地上硬生生打出两条痕迹来。

“医院不会偷工减料吧。”正说着,一根手指甩到楼梯口的墙壁上打下一块水泥石砸到我脑门上,很痛。

抱着我闪避异变手指的改造尸有好几次被击中,他的肩上、腰上、大腿上都被打出血痕。

“改造尸大哥,你,你把我放下吧。这样下去,你和我都会遭殃的。”改造尸不听依然抱着我躲闪。

当我们准备到楼梯口的墙壁后面暂时躲避丧尸蛊的攻击之时,理应在我们后面的丧尸蛊突然落到我们前方。它扑扇翅膀阻挡我们,在我们准备转移时用异变的手指从我们后方袭击我们。空中的线条弯弯曲曲使改造尸无法及时躲避,他就被手指刺穿肩膀。失去平衡的一刻,改造尸还护住我侧身重重砸到地面上。接着,藤蔓一般的异变手指卷住改造尸的四肢把他提到空中。改造尸奋力挣扎,但由于他的四肢被不同方向的四条异变手指卷住向外扯去,改造尸无法摆脱。

“终结。”丧尸蛊调整卷住改造尸脖子、身体和四肢外的四根异变手指瞄准改造尸的头部、脖颈、胸膛和腹部打算一次性消灭掉改造尸。

“住手!”我冲丧尸蛊喊道。

“人类,你和它是不同生命体,为什么要阻止我消灭它?”丧尸蛊问我。

我用手指指向丧尸蛊冲它喊道:“不知道!”

丧尸蛊不语,向我伸长它的四根手指想要把我捆住。

“啊啊啊啊啊啊啊——”

改造尸咆哮,收拢四肢接连扯断束缚住自己的异变手指然后下落到我面前抱起我后退。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程度的力量,”丧尸蛊的断指立刻复原,“你不是我的同类,可你也不是人类的同类,你又为何要帮助人类?”

“守护……”改造尸回答。

“无法理解。”丧尸蛊落到地上收起翅膀对我们说道,“身为人类的你却能够燃烧幽蓝的火焰,这样的你既是我的威胁也应是它的威胁。身为异类的你却与同样是异类的我为敌,明明我们都是人类的敌人。你们没有理由帮助对方,如今携手共同反抗比你们更高等的我。无法理解。”

“你无法理解的事情还多着呢。”我嘲讽丧尸蛊。

“罢了,”丧尸蛊把异变手指恢复原状对我们说道,“终究,你们都会成为我突破进化的基石。”

丧尸蛊蹲下来,然后它的身体开始不住抖动,和它从魔物变化成人形模样的场景一样。在明亮的灯光下,我看见丧尸蛊的身上开始掉皮,而它的骨头刺穿皮肤露到体外。不久,丧尸蛊身上出现一层似乎很坚硬的表皮,而它突出的骨头则化作表皮上的尖角。张开双翅,站起来的丧尸蛊俨然一副大魔王的模样。

“这便是我真正的外态。你们若想反抗便尽情反抗,不过那只是徒劳。”

升空,丧尸蛊的长发飘起来,化作数根触手向我们飞来。十根手指已经躲闪不及,一捆头发我们还躲得过?知晓这点的改造尸把我放下起步迅速上前一跃躲开触手准备直接攻击丧尸蛊。由于改造尸的攻击,向我飞来的几根触手没有击中我。虽然身体疲惫,好歹我是个能够用神之技的人呐,怎么会这么快成为肉串?

闪到楼梯道口的墙壁后我想查看一下半空中改造尸的情况。我头还没伸出去,被丧尸蛊踩在脚下的改造尸就落到我的边上。

“躲避是没有用的。”丧尸蛊对我说道。

趁丧尸蛊转向我的空档,改造尸抓住丧尸蛊的脚拨开它。丧尸蛊失去平衡升空再次落下又把改造尸踩在脚底之下。数根触手悬浮于改造尸上方,场景似曾相识。不过这回我没来得及帮助改造尸就被丧尸蛊用头发触手卷住。它提起我把我移向它的嘴巴。正当我想着这么小的嘴巴它怎么吞下我,丧尸蛊的嘴巴突然异变大得像个麻袋足够把我丢进去。

“住……手!”

也因为丧尸蛊的嘴巴变大没法注意到下面,改造尸拨开它的脚就握拳砸在丧尸蛊的嘴巴上。丧尸蛊痛得放开我后退几步。于是,我重新回到改造尸的怀抱中。

嘴巴变回去的丧尸蛊朝我们发出咆哮声。这咆哮声分明是它作为丑陋魔物时发出的声音。

“你们两个,”丧尸蛊的声音低沉,“我要把你们全部吞噬掉!”

丧尸蛊收起翅膀摇晃身体,一瞬,它就来到我们身前提腿攻击我们。改造尸抱着我无法躲闪,尽管我没有直接受到攻击,我还是随着改造尸被踢飞出去。丧尸蛊的这一踢可不是打拳游戏的一踢,把我和改造尸直接击飞到楼顶边缘。

“改造尸大哥!”

反应灵敏的我拉住改造尸那烂手,而改造尸很不幸地被踢出楼顶边缘,在我的牵拉下才没有落到地上。

瞥眼往下探。因为丧尸蛊的一击,改造尸的身体没了一部分,吓得我不由自主幻想这一击要是落在我身上,我会当场毙命。

“撑住啊……”这句话我是对改造尸说的,同样也是对自己说的。

改造尸垂在墙边,仰头对我说:“放……手。”

一般在这种情况下往往会有一个坏人出现在我边上踩我的手促使我松开,但丧尸蛊没有这么做,它只是站在我边上俯视我们。

“易……放手……”

改造尸的体重大概和正常人差不多,本来我使尽吃奶的力气应该可以把他拉上来,只要丧尸蛊没有落井下石。问题是我的体力已经耗尽,我能够这么拉住改造尸已经非常了不起。别说把他拉上来,再几秒我恐怕会和他一起坠落。

“人类,用你自己的生命去拯救一个异物的生命,值得吗?”

我无视丧尸蛊的问题,试图爆发潜力后退。我感觉自己身上的肌肉仿佛撕裂了一样,喉咙、胸口火辣辣地疼。再次后悔没有找件衣服穿——皮肤暴露,因我的身体逐渐向前而被拖破——疼痛更加使我无法坚持下去。

“易佳和……”改造尸仰望我说道,“替我……照顾……长歌。”

改造尸抬起另一只手之时,我的胸膛快要完全移出楼顶边缘。拼尽全力眼睛眯成一条缝的我看见改造尸用抬起的手拨开我抓住他的双手。

“大哥,你做啥?你再这么做,你会坠落摔到地上粉身碎骨的!”

改造尸没有听劝,不顾我的警告拨开我的手。它的手指从我的掌心滑落。我最后感受到的是指间与指间的触碰,以及看着头上绑着黑布的改造尸在我面前落入黑暗之中的无力。

一切发生得那么快,它没了,我活着。

身体飞起,是丧尸蛊用触手卷起我。它远离楼顶边缘把我举起来移到它的眼前一声不响地看着我。

“伤心吗?”面无表情的丧尸蛊竟然问我这样的问题。

“伤心。”我想装出沮丧的样子,但大脑一片空白。

“成为我进化的基石,如此一来,你就不会感受到任何悲哀。”丧尸蛊的意思就是要吞噬我。

“我会反抗。”我对丧尸蛊说。

“那么我就按照之前说的去掉你的手足,然后把你身体的所有部位分别吞噬。”

“你不怕我进入你的身体后用幽炎从内部烧死你?”

“那么我就先夺走你的行动能力。只要保证你是活着的,有没有意识无关紧要。”

数根触手悬浮于我周围,一齐下手我会变成一个马蜂窝吧。

“丧尸蛊,你还记得灵魂的温度吗?”

触手停止进攻,丧尸蛊注视着我问道:“你指的是什么?”

“就是你抓我的时候你所感受到的烧灼。很烫吧。”

“然而现在的你是没有释放那种力量的余力了。”丧尸蛊把触手退后一点。

“你说的倒也没错啦,”我对丧尸蛊说道,“说实话,我连嘴巴都不想动了。”

触手前进,丧尸蛊对我说:“既然如此,你就在寂静中消逝吧。”

“我的幽炎燃烧的是我的灵魂,”我忽视与我近在咫尺的触手对丧尸蛊说道,“说起来,灵魂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灵魂?”

“没错。灵魂是意志,是念想,是精神,还是其它的东西?一个人只有一个灵魂吧,我也不例外。可是,有时候总感觉自己的体内存在着另一个人。如果真是如此倒还好,我便能继续迸发幽炎了。”

“妄想?”丧尸蛊问我。

我颔首回答丧尸蛊:“是妄想吧。”

“人类,有遗言吗?”

“一个问题:丧尸蛊,你有灵魂吗?”

丧尸蛊沉默片刻,在对我说了句“无关紧要”后调准触手一齐冲向我。

既为人类,心中便一定存在一头野兽。野兽囚于牢笼之中,外有枷锁束缚。开关启,钥匙转,锁开,野兽出。触发此事的开关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尽相同的。于我来说,这个开关是什么?

幽炎燃烧焚尽束缚住我的触手,我稳稳落到地上冲向丧尸蛊。笃定不会有这等行动力的丧尸蛊迅速调整触手向我袭来,但我已经先一步向丧尸蛊伸出燃烧幽炎的右手。一阵违和感,左肩便传来剧痛。定睛一看,原来是速度明显在我之上的丧尸蛊用它的右手贯穿我的肩膀。

“我早说过,你的垂死挣扎只是徒劳。”

“是吗?”我用双手抓住丧尸蛊的右臂对它说,“你可听过一句话,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停顿一秒,丧尸蛊明白我要做的事,一边向我刺来触手,一边猛力把它的右手从我的身体中抽出。

“现在你能够感受到了,名为易佳和的我这个人类灵魂的最高温度。”

如果有人站在上空,他会看见宜相人民医院四号楼的楼顶突然闪现一道强烈的蓝色火焰。他会知道,这道火焰是一个人的终末吗?

倒在地上,脑海中浮现的却是陈耀飞的狗爬式睡姿。

“人类……”

眼睛向斜上方看去,只见被幽炎吞噬的丧尸蛊跪在地上。知晓丧尸蛊没有在瞬间燃成灰烬的我内心毫无起伏。该做的我都做了,接下来看天意。我只希望,长痛不如短痛,丧尸蛊千万别再用触手尝试把我捅成马蜂窝。痛还是其次,关键是形象太差。

“这,就是终结吗?”丧尸蛊倒在地上,凑巧就在我的面前。

“喂……人类,有什么好的……干吗,做人?”口干舌裂的我说出这么一句话。如果这句话是我的遗言,我就太悲哀了。

“谁知道呢。大概是我体内有着人类DNA的缘故,也或许是我的潜意识渴望我能够拥有七情六欲。听你这么一问,我倒也困惑了。为什么我要成为人类?”

丧尸蛊看着我问道:“人类,你说,我是因为想拥有灵魂才会渴望成为人类的吗?”

不想说话。

“我,有灵魂吗?”幽炎熊熊燃烧,丧尸蛊躺在地上静静地看着我。它的眼中没有对死亡的恐惧,只有对生命的疑问。

“谁……知道呢。大概……有的吧。”进化不可逆,而能够自主思考自己是否拥有灵魂这个问题的丧尸蛊没准真的接近人类了吧。

听完我说的话,丧尸蛊闭上眼睛在幽炎之中化作灰烬。最后,它笑了,如同人类一般笑了。一直吞噬着亡者的丧尸蛊要是知道自己不用吞噬生者便能和人类一样,它会傻掉的吧。不过,丧尸蛊会笑,这也是进化的结果——所有的一切都是必然啊。

“哈哈哈哈,易佳和同学,能够消灭丧尸蛊,你真是了不起啊。”令人嫌恶的轻浮声音,“待在你边上的改造尸不见了吗?是挂了吧。当然啦,它设下的结界都破了,它还会安然无恙吗?嘿嘿。”

不知从何时起,周围一片黑暗。听黑影说话对我的耳朵来说是一种折磨。我记得我离楼顶边缘的距离不远的吧,要不滚一下试试高空坠落——前提当然是我能动才行。

“你的力量真是强大。你若用这份力量来攻击我,我一定会被你消灭掉吧,毕竟现在我的力量越来越弱了。”

很想说几句,没力气说不了。

“话说回来,易佳和同学,你决定和我融合了吗?”

关于这一点我百分百拒绝。

“易佳和同学,”黑影继续自言自语,“你说,人的心里都有一架天平,其实病栋中也有。用你听得懂的话来说明,一方是被你称作邪恶力量的我,另一方就是被你视作光明力量的那个家伙了。不过,当真如此,病栋的力量又居于什么地位?”

见我没有声音,黑影自问自答:“你们是外来力量,而病栋的力量本就在这异空间中。它居于什么地位?自然是至高无上的地位了。没错,对于病栋来说,那个家伙强大起来和我强大起来都是禁止的。在这个异空间中,唯有病栋本身的力量可以强大起来。现在,我衰弱了,那家伙生死不明,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病栋终于可以成为异空间中的霸主。易佳和同学,不要以为你们平安无事,一旦你们惹得病栋不乐,它要瞬间抹杀你们易如反掌。所以,与其受压于病栋的力量下,不如与我融合,成为这个异空间中的霸主。”

啰啰嗦嗦好烦,不能让我安安心心睡一觉吗?

“看吧,病栋的变化开始了。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了,易佳和同学。”

意识渐渐淡去。朦胧中感觉有谁抱起我。温暖的身体,平稳的心跳,熟悉的味道。

“你,还活着吗?”

精彩点评

《勿忘昔日共祸福》,我想只要对网络小说有一定了解的朋友都不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这本书当年确实是火的一塌糊涂,实体销量屡创新高,改编的游戏也大获成功。很多人说,这部小说本质上是一本披着奇幻外皮的言情文,但就算是言情文,在对人物的勾画和情节的描绘上也是可圈可点,易佳,杜明这两个主角的名字至今让人印象深刻。可惜的是,安普汀同志一直在吃这本书的老本,后续较有名的作品也不多,这里我引用一名网友的评论:“与其说是作者江郎才尽,不如说是一位作家不思进取过度透支之后的常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