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勿忘昔日共祸福》勿忘昔年 第十章 缺失 勿忘昔日共祸福LOLI控

《勿忘昔日共祸福》勿忘昔年 第十章 缺失 勿忘昔日共祸福LOLI控

时间:2020-02-14 07:56:02来源:阅文集团

《勿忘昔日共祸福》勿忘往昔 同人志 勿忘昔日共祸福腹黑攻 连载

勿忘昔日共祸福

类型:奇幻作者:安普汀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朋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勿忘昔日共祸福》的网络小说,是作者安普汀新出的奇幻故事,小说的剧情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加入书单,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书。“喂,是谁啊,大清早的?”“我是易佳和。”“易佳和,你怎么有我的手机号码?”“萧辉,你还记得周五——八月二十一日在你们男生宿舍里发生的事吗?”“周五?八月二十一日?这不还有好几天吗……啊,是易佳和打来

《勿忘昔日共祸福》 免费试读

“喂,是谁啊,大清早的?”

“我是易佳和。”

“易佳和,你怎么有我的手机号码?”

“萧辉,你还记得周五——八月二十一日在你们男生宿舍里发生的事吗?”

“周五?八月二十一日?这不还有好几天吗……啊,是易佳和打来的。我说易佳和啊,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码的,但是麻烦你下次别大早上打来了,王强都向我抱怨了。”

“抱歉。”

“算了算了。没其他事我挂电话了。”

打完电话,我在床上呆了五分钟试图理清前因后果。一周前的八月十六日,不,该说是我二度重返过去的第一天,我意识到自己重新回到了重返过去所经历过的星期日。和第一次重返过去不同,第二次我重回过去做了和第一次不同的选择,未来因此改变。特别是第一次重返过去因为我做了噩梦打扰了别人休息与班级里的同学结下梁子,还导致王强和班主任高嘉丽矛盾升级。过意不去的我在二度重返过去后做了不同的选择,避免了王强和高嘉丽关系的恶化。我以为这就是神明让我二度重返过去的原因:要我重新做出正确的选择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如今我第三次重新回到过去,“因为某件事导致我再度重返过去”这个猜测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这会是旅人的意思吗?他到底想我做什么?还有,萧辉八月二十一日晚上和我在电话里说的“不得了的事”究竟是什么?神明的心思我固然无法猜测,未到的事情我也无法妄加判断。然而,即使这些问题我暂时都不去思考,当前还有一个更加匪夷所思的事:

“为什么重启的时间不是八月十六日而是八月十七日?”

“佳和,起床了。今天周一,要上学啊。”房门外的妈妈在催我起床了。

八月十七日……

“哎,我二度重返过去的时候做出了和第一次重返过去不同的选择吧。未来的事不说,就说过去的事。第二次我重返过去是在八月十六日。这天,由于买了手机,下午我到外面去散步还遇见了易梦华。那么,已经过去的昨天发生的事,是我第一次重返过去时经历的事情还是第二次重返过去时经历的事情?”

吃早饭,就我所想到的问题我向我妈妈问道:“妈,昨天下午我做了什么啊?”

“你做了什么我怎么知道。”吃好早餐的妈妈正把碗拿到厨房去。

“这样啊……”看来从我妈妈那里问不出什么信息了。

“不过你昨天和我分别的时候不是说你要到处走走吗?”

“昨天,周日,八月十六日?”

“怎么了?”

“妈,昨天我真的和你这么说了吧?”

妈妈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然后又回到厨房,回复我说道:“我骗你干吗。”

太好了,如此一来,我昨天经历过的事是在二度重返过去所经历过的事。

心里想着某一件事的时候往往会把其它的事给忽略掉。因为一直思虑着八月二十一日在学校男生宿舍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把我的茶杯忘记在家里了。

“易佳和,早上领读声音大点!”

“抱歉,没有茶杯提不起精神。”我喃喃自语,不顾高嘉丽径直向教室走去。

早自修开始前十分钟,我终于等到萧辉。远远望见我的萧辉苦着脸一声不响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对不起啊,萧辉。”

“没事啦,不用在意。”萧辉看都没看我一眼,这怎么可能让人不在意呢。

早自修开始前五分钟,王强和钱建文相继走入教室。

“王强,早上真是对不起。”

“没事没事。”王强板着脸,这怎么可能是没事的样子。

我能够体会高三的晚自修有多么烦闷,若不是夜风的吹拂,估计很多同学都会打瞌睡。对于平时学习压力就很重的高三生来说,晚上的睡眠是十分重要的。因为我的冲动没有顾虑到同学们的心情,打扰了他们休息,这是很不应该的。我想,我第一次重返过去因做噩梦大声喊叫使得王强火冒三丈,大概也是这个缘故。

“这样吧,今天我请你们吃午饭,如何?”

“不劳你破费了。”钱建文和王强一样板着脸。

看来这些人是真的生气了。

没有茶杯不能喝茶,无心之举造成同学埋怨,一个早自修我都无精打采。

“易佳和,领读声音大点啊。”值班的高嘉丽经过自己的教室时冲里面领读的我喊道。

勉强提高声音,等到高嘉丽离开,我的声音又渐趋减低。

“唉……”早自修结束,我回到座位上,不由自主嗟叹。

“小小年纪叹什么气啊?”我前面的何光正转身调侃我。

我瞅瞅左边的萧辉,又瞅瞅右边的王强,不觉再次叹气:“唉,心累啊……”

“怎么像个一事无成的大叔一样。”何光正笑起来。

“你才是大叔呢,我今年才二十……”

“二十什么?”

“二十不到,唉……二十不到经历了这么奇怪之事的我,算是这世界上的第一人了吧。”

何光正笑出声来,说:“你太臭美了吧,还世界上第一人呢。”这个戴眼镜的小伙子笑起来显得更加帅气了。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服不行啊……”

“唉……”何光正学我样,然后看着目瞪口呆的我哈哈大笑起来。

“别傻了,快上课了。”他的同桌韩月提醒他。

超级无聊的语文课终于熬过去了。如果只是经历一次,无所谓,但是我却经历了三次。恐怕最最无聊的人是我吧,竟然记录下了洪红打喷嚏的准确时间。

数学课铃响前,我来到教室外的走廊上。外出没多久我就看见唐益仁从楼梯口出现向我走来。

“易佳和,快上课了,进去吧。”与我相隔一米的唐益仁叫我回教室去。

“老唐,”我叫住准备进入教室中的唐益仁,“你们是一家人啊,一定会和好如初的。”

如完成使命的特工,我潇洒地经过唐益仁首先进入教室中。但是,我的设想和现实有点出入:唐益仁并没有因为我的话恢复心情,而钱建文同学则第三次在我眼前露出答不出问题的苦恼表情。

为了实现早上的诺言,我在上午第四节课下课后没有上讲台询问唐益仁他发生了什么事,而是拉住了苦着脸的萧辉。本来我还想叫住王强和钱建文的,但是他俩一下课就从教室后门冲出,连让我赔罪的机会都不给我。

和萧辉一起坐在食堂餐桌的座位上,我从自己的糖醋排骨中挑选了三块有肉的骨头夹给萧辉。虽然萧辉这顿饭是我请客的,可萧辉却没有点糖醋排骨,这多少令我吃惊。

“抱歉啊。”早上打扰他们休息的事,我还是耿耿于怀。

“没关系啦。”萧辉低着头吃着盘中餐,论谁都能看出他的心情有多么不快。

“不要这么说啊。你们越说没事,我心里越过意不去。”

“真的没事……是我的原因啦。”

“你的原因?”

萧辉放下筷子直起身子把目光投向食堂的地面上对我说道:“你打来时只有王强一个人醒了,他也没多说什么。之后,因为我挂电话时不小心把媒体音量开到了最大,闹钟声吵到了大家,所以他们才会这么生气的。”

这么说来,王强钱建文他们是在生萧辉的气?

萧辉抬起头望望我,然后一声不吭继续吃饭。

把剩菜倒进泔水桶放好餐盘后,我以为萧辉会回寝室里收衣服,但是他却说要和我一起回教室。

“你不担心下雨?”我指指天空中的乌云。

“无所谓了。就算天下雨,我们的衣服都晒在里面,不容易被打湿。当然,如果是狂风暴雨则另当别论。不过,要是上天真的刮起狂风下起暴雨,只能说明我是连苍天都不垂怜的人吧。”怎么感觉萧辉有点抑郁?

“你怎么学起我来了呢……”

“什么?”

“没什么。”我跟在萧辉后面,试图阻止他回教室,“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去操场里逛逛吧。”

“我想回去睡午觉……”

“睡什么午觉,”我拉住萧辉的胳膊说道,“待会不有午休吗?白天睡太多,晚上会失眠的。相信我,我是过来人。”

不顾萧辉反对我硬是把他拉到操场上。操场上人很少。其中,有两对女生正绕着操场的跑道散步,一个女生坐在司令台的阶梯上和另一个女生聊天。不怕天下雨导致衣服被打湿的女生也是有的。

望向操场的草地,我想起周五在那里踢足球的陈耀飞。今天他不在操场里,大概是回寝室收衣服了吧。

我和萧辉沿着跑道学那两对女生的样走了差不多三圈后,我才让萧辉回教室去。我们到达教室的时候高嘉丽已经不在里面了。同时,教室里已经有很多的学生了。

午休醒来之时已是下午的政治课铃响之时。望着窗外天空中的乌云,回头看看朱越太阳般灿烂的笑容,我的好奇心越发旺盛。

“朱老师,你怎么这么开心啊?”王强问朱越。

朱越没有收起笑容,笑眯眯地敷衍我们:“没什么,没什么。”

地理课上,陈美芬要我站起来回答问题。相同的境遇经历了三遍,说实话我已经厌了。

“怎么了,不会做啊?”马上陈美芬就要说我怎么怎么的。

“老师,我要求援助:我想要谢长歌帮我作答。”

陈美芬“哼”冷笑一声,说:“不会就要谢长歌同学帮你,你也太没用了吧。你到学校干吗来的?”

无聊的问题。

“好吧,我错了,选A。”

“选A?接下来C、D?你以为做题是买菜啊?”陈美芬讽刺道。

“但是答案就是A啊。难道不是?”我反问。

“答案当然是A!你给我坐下。”

晚上回家迟了,我到家的时候妈妈已经把米淘好入了电饭煲。

吃完晚饭写完作业,我走入卫生间洗澡。八月二十一日的记忆袭上心头:“那天洗澡以为神明恩赐于我唱起流行歌曲,然而事实却不是我所想的那样。究竟神明的启示是什么?无论如何,我有必要在当天晚上去男生宿舍里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八月十八日,没有心情看天气,反正不用看我也知道天上肯定飘着白云。

“易佳和……”

“早上好,高老师。”我一听到高嘉丽的声音就打断她说话,向她挥挥手随后头也不转走进校门。

进入教室,班中有五位同学,这场景似曾相识——倒不如说这就是我第一次重返过去在八月十八日早上看见的场景嘛。

“早上好,叶果果,周慧,还有正在吃手抓饼的吴前进。”刚低头咬了一口手抓饼而嘴巴鼓起一个包包的吴前进抬起头来一脸茫然地看着我。

“哎,你怎么不和我打招呼啊?”楼国华问我。

“还有我。”范晓凤跟着楼国华问我。

上次这两货都没向我打招呼,这次倒问起我来了。

“早上好……”我无力地应付道。

在三十分钟内完成四十五分钟也完不成的试卷,我呆坐在座位上无聊地看起窗外的多多白云来。趁我发呆,高嘉丽忽然出现在我身边抓起我的试卷审视。

“喔,九十四分?你怎么做到的?”

我抬头望望高嘉丽,她正用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凝视我。貌似在我的记忆中,高嘉丽还从来没用这样的表情看过一位学生。在高嘉丽的思想里,优秀的学生考得高分是理所当然的,然而我在高嘉丽的眼中并不是这样的一位学生。所以,高嘉丽自然会大吃一惊。

那么,我该怎么回答高嘉丽好呢?说“高老师,这张试卷我已经做过两遍,听你讲解两遍了”这样的话,我一定会挨批。等下,倒不能说这不是一个好理由……

“高老师,这张试卷我在课外做过,有印象。”我微笑着回答高嘉丽。

高嘉丽怪怪地笑了一下,拿了我的试卷回到讲台上继续监察。

课间休息时间和之前一样被高嘉丽占据。第二节课铃响前,高嘉丽把试卷还给我。我翻了翻收到的试卷,竟然被高嘉丽批改过,还被她写了批注。这是一个警告标志,它意味着我极有可能在第二节历史课上成为高嘉丽的大靶子。

现实总是比想象的离奇。无论是初次重回过去还是二度重返过去,我在此时此刻都有被高嘉丽要求回答问题过。但是,今朝她竟然没有要我回答问题,连我在三十分钟内完成试卷得了九十四分的事情她也没提一次。

我以为高嘉丽放过我了,结果第二节历史课下课,高嘉丽把我叫到走廊上单独问我:“说实话,你怎么做的这张试卷?”

“我说过了呀。”

高嘉丽神秘一笑,说:“这张试卷上的题目是我在别的高考模拟试卷上摘录集成的。难不成,你做过我所摘录题目的各张试卷?”

天,我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可怕的陷阱。

“那个,那个,所以我才没有做到满分不是嘛。”我试图聚合我所有的脑细胞找借口将这件事蒙混过去。

高嘉丽“嗯”一声,明显是不相信我说的。“算了,如果你回回考试都能得到这个分数,老师可要对你改观了。时间差不多,快要上课了。你回去吧。”高嘉丽说完向隔壁班走去。

望着高嘉丽的背影,我禁不住在心里问她:“我在你眼里到底是怎样的人啊?”

“呃……”上完两节英语课,我瘫坐在座位上。

“易佳和,你怎么了?”萧辉问我。

“没什么,只是吃了十二次苦瓜有点恶心。”

“啊?”

我直起身子瞧一瞧萧辉,他没了昨日的忧郁感。

“和王强他们和好了?”

“对。我们班的同学都是很友好的。晚上他们就原谅我了。”萧辉回答我。

“代价呢?”

“啊?”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想要达成某件事,一般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吧?”

“没什么代价啊。”

我眯起眼睛盯了萧辉一会儿,确信他没有在骗我。看来我们班的男生或许真的很友好——怎么可能。在我的记忆中,王强没有对我做过怀有恶意的事。当然,初次重返过去的周五那天不算。然而,王强和班中很多人一样,在我抑郁成疾时没有理会我,和他的好友——忘记是不是钱建文了——三两成群,一起无视我的友好和善意。

“一起去吃饭吗?”我问萧辉。

“抱歉……”

“我知道啦,”我起身离开教室,“稍后见。”

午餐没了乐趣,因为不管我到哪边,想必陈舒和周慧都会换地方。不,还是有乐趣的。

打完饭菜,我端着餐盘四处搜索着谢长歌的身影,顺便看看陈舒和周慧在哪里。不知为何,我竟然没有在食堂里看见陈舒周慧两人。

“走开。”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

愣了一会儿,我看见谢长歌绕过我走到一张餐桌前坐下。

“乐子来了。”

我立刻坐到谢长歌对面,对他露出我友好的笑容。低下头默默吃饭的谢长歌发现我,抬起头来冷冷地对我说:“走开。”

我露出友好并且更加灿烂的笑容。

我们相视三秒,谢长歌端起餐盘换到另一个地方。我跟着他过去,然后再次对他露出友好的笑容。

谢长歌的脸变得死气沉沉。小伙子放弃了抵抗,低下头继续默默吃午饭。看着这般模样的谢长歌,内心世界的我已经笑得肚子抽筋差点要晕厥过去。

午休醒来已是下午的数学课上课铃响之际。望见讲台上的唐益仁,我这才想起昨天忘记给他做心理辅导了。但不管我有没有和他谈心,第二天的唐益仁心情会好很多,可能是周一晚上和他的媳妇和好了吧。

数学课后是自修课。

“高老师不会也过来吧?”听见隔壁班学生的声音在他们老师的威慑下戛然而止,韩月向何光正问道。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小点声吧。”

晚上,我坐在自己的床上望向窗外远处的高楼,试图在遐想中整出点线索来。“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最后我做了一个决定:明天一定得去男生宿舍看看。

八月十九日,星期三。

不知怎的,我突然很想拥抱一下眼前的小蔡,但是我做不到。一方面,我不能在当众之下以男生的身份抱一个男教师。另一方面,由于高中时代开始的抑郁使得我高中毕业后也很怕与人接触,特别是肢体上的接触。每当体育课老师要求同学相互之间做仰卧起坐,我的心里会产生一种极度排斥感。连让人按脚都排斥,就更别说拥抱了。因此,我在高中毕业后就极少去易梦华家里。重回过去,这个毛病有减轻。可每当我意识到自己要拥抱别人,极度排斥感又会萌生。我只能以积极发言协助蔡老师完成这两节地理课来表达我对小蔡的怀念之情了。

上完洪红的语文课,我被王强和钱建文邀请一起去吃午饭。吃过午饭,两人邀请我去学生宿舍。

“可以去女生宿舍吗?”

“你想得美。”王强说。

“自古以来有多少热血男儿计划闯入女生宿舍,又有多少毫发无伤回归的?”钱建文说得好夸张,但为什么我觉得很符合现实呢。

我们学校有两幢男生宿舍,两幢女生宿舍。男生宿舍每一幢都分东西楼。东西楼是主要的宿舍区,而中部的连接通道有东西各一个大卫生间设置。宜相二中的男生宿舍里是没有空调的,所以夏季来临,你会看见一个个光膀子的男生在宿舍里演绎“群魔乱舞”。男生宿舍后面是一小片禁入区,再后面是一条小道,然后是东西横向的朝阳河。两幢并排的男生宿舍前面是女生宿舍。女生宿舍的占地面积要比男生宿舍小,但是装修比男生宿舍好。更重要的是,女生宿舍有空调——阳台上的空调机就是最好的证明。

“怎么,想去那边溜达溜达?”钱建文奸笑着问我。

“一路平安。”王强忍住不笑的表情透露他心中所想。

“不,只是有些怀念。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但现在就展示在自己的眼前。”

两人沉默,带着我来到我们的班级宿舍。

我们班有二十一位男生,住宿的有十九位男生。除了一个男生寝室里有一位另外班级的学生,我们班其它的男生寝室里都是自己的同班同学。男生宿舍有四层,王强和钱建文所在的寝室为303室,很好记。同为303寝室学生的人有:韩虔、王强、钱建文、萧辉、胡鸿、史剑锋和张涛。男生宿舍的寝室普遍设立八个床位,但不是所有寝室都如此。比如,我来时经过的设立在中间通道的男生宿舍就是六人室的。

“啊,俞团长?”男生宿舍的寝室号排列是一个前面一个后面——此时俞智福正坐在303对面的304寝室中。

“不是俞团长,是俞寝室长吧。”王强说着走进303里。

好奇心驱使,我走进304寝室中。刚才我说话俞智福没有发现我,现在他才知道我的到来。

“易佳和,你怎么来这里了?”俞智福问道。

俞智福所在的304寝室中有点小脏,特别是角落里有一块黒渍,令我手痒忍不住想清洁一遍。

“是易佳和啊。”柔和的声音属于吴前进。他趴在上铺的床上探出头来向我打招呼。

此时此刻,304寝室中除了俞智福和吴前进,只有在阳台上晾衣服的袁晨。

“其他人呢?”我问。

“去305了。”吴前进爬下来坐到他下面的床铺上穿鞋。

“不到我们寝室里来坐坐吗?”是王强,他正大开寝室门向我喊道。

我应声来到303寝室。比起对面的304寝室,303寝室可要干净得多。

“谁是寝室长啊?”我不觉想起这个问题。303卫生环境如此优异,我想寝室长功不可没。

“韩虔。怎么了?”钱建文反问我。

“你们寝室倒挺干净的。”

“那是,”好像是坐在自己床铺上的王强对我说道,“我努力打扫卫生,能不干净嘛。”

“哎呦,是你打扫的吗?”钱建文调侃王强。

“怎么不是我打扫的?”

“大部分不都是萧辉干的嘛。”

王强不服气地说:“我也有帮忙的好不好。再说了,是他自己揽下大部分活儿的。”

记起高一时期的自己,我的心弦被什么触动,问王强:“萧辉呢?”

“不知道。”王强说道。

“大概是去305了吧。”钱建文说道。

怎么大家都去305寝室了?305有什么好玩的嘛?

“哎,我说,易佳和你要是想搬进来,可以到305寝室去,他们那里正缺人。”钱建文对我说。

“还是不了。”我向303寝室仅有的两人挥挥手离开。

来到305寝室,里面正簇拥着一群人。本以为303寝室的卫生环境已经够好的了,没想到305寝室的卫生环境却更加优异。

“你们在干什么啊?”我向他们打招呼。

一群人忽地转头看向我,把我吓了一跳。

“原来是易佳和啊。你这家伙在这里做什么?”手放在后面被大家围在中心的何光正松了一口气。

随着何光正的质问,其他男生不约而同地说“是啊”“干吗呢”“吓死我了”。

我走上前凑进去。盯着我的何光正没有掩饰,在我过去时大方地拿出手中的游戏机。

“恋爱游戏?”

“真人录入。你看这女孩,是不是很萌啊。”何光正满脸欢喜地操作着。

这个时代的男生会玩恋爱游戏吗?还有,何光正你私底下玩这个,韩月知道吗?

“换我来了,换我来了。”楼国华坐到何光正边上拿下他手中的游戏机。游戏机中响起熟悉的格斗游戏的声音。

“下一个我。”

望着沉迷于游戏中的男生们,我摇摇头,丢下一句“注意时间啊”回到303寝室。在303寝室王强的床铺上不言不语坐了几分钟,我提前向王强钱建文道别回到教室。

“啊,我应该到别的寝室里去看看的。”想起萧辉电话里所说的“不得了的事”,我后悔没有到别班同学的寝室里去看看。不过,当我回忆起事情是在八月二十一日晚上发生的,我就宽心趴到桌子上休息了。

醒来已是下午英语课铃响之时。暗想最近午休的睡眠质量不错,我打了个哈欠去接何光正传给我的试卷。所谓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写了两遍听了两遍的我花了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完成了叶玲的英语试卷。

“易佳和,这么快就做完了?”察觉到我无所事事的叶玲走过来查看我的试卷,用仿佛见到了外星人一样的表情向我说道,“九十八分?”

哎,难道是弄错了一题?啊,话说我是不是应该再多弄错几题?都怪自己粗心大意,一不留神就把正确答案写下来了。我应该再拖延点时间,但是,英语试卷都是选择题这能怪我吗?

“不会吧……”之前诧异的同班同学,现在叫出了声。

感觉像做了错事,我低着头不敢看叶玲,问她:“叶老师,可以把试卷还给我了吗?”

“啊,好。”叶玲还我试卷回到讲台上去,去时还扭头困惑地瞅我一眼。

试卷讲解。这次王强没有抽中他没写出来的题目,而我被叶玲提问了好几次,还是指明提问。看来叶玲是怀疑我作弊。话说回来,叶玲你的要求不是开卷考吗,我有必要作弊?

历史课,高嘉丽没有要我排十个历史事件的顺序。别说叫我排历史事件了,她连看都没怎么看我一眼。自从谈话后,总感觉高嘉丽对我好似放宽心了一样。不,高嘉丽你怎么可以这样?我需要你的关注,需要你的热情教育啊。虽然我没有被高嘉丽叫到,但是,我第二次目睹了俞团长的可悲处境。

八月二十日,星期四。请相信,本来我真的有打算在前一天晚上看老天爷下雨的。只是,时过九点天空依然没有下雨,恰好睡意来袭阻挡不了,一个晚上就过去了。

周四发生的大事,也就是李腾和赵博浩打架事件吧。高嘉丽在自修课来袭是理所当然的。萧辉这小子请我吃饭嘛,名义上是答谢,感觉上倒像是回请;正常的礼尚往来,不是特别的事。午休后的地理课,陈美芬的行为几乎如我二度重回过去一样。语文课,慢慢的、细细的……我还是自己看文言文吧。

时间一晃来到周五。由于我已经做下要自己去男生宿舍一探究竟的决心,前几天我就没有让萧辉帮我观察学校发生的重大事件,毕竟我已经有几度重返过去原因的苗头了。

翘首期盼着下课铃响,我的眼睛一刻也不离陈舒的身影。等到机会终于来临,我冲上前去大胆询问陈舒:“陈舒,一起去吃午饭吗?”

陈舒先是一脸惊愕,而后看看我身后正在整理试卷的周慧,最终推开我如此说道:“对不起,我已经约好人了。”

忘记合上嘴巴的我呆呆地望着陈舒的背影,仿佛坠入万丈深渊,不由大呼:“搞嘛呀!”

虽然不讨厌和周慧一起吃饭,但是周慧要帮老师做事,等她完成,食堂的菜都要没了。

“周慧,你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吗?”

“嗯,什么意思?”整理好试卷的周慧问我。

“那个,我,我……”等你去吃饭,食堂里就没菜了。我可以帮你留点菜等你来吃饭,只要你不介意凉的菜……

“抱歉,我有事,你先去吃饭吧。”话没说出口,周慧离开教室。

呆呆地望着周慧离开的背影,我仿佛经历万箭穿心,不由高喊:“神啊,你玩我呢!”

熟悉而又可怕的梦。尽管梦境仍然这般可怕,但是我已经有应对之法。等待,等待,等待有人能够……

“易——佳——和!”

“啊嘞?”

睁开眼,板着脸的高嘉丽正怒视我。

“太好了,高老师你恢复过来了。”

“什么跟什么?起来了,上课一分钟了!”

历史课上我被高嘉丽叫到两次,不过我的心里美滋滋的。

下课铃响后,我来到讲台上告诉高嘉丽我想参加晚自修的请求。

“今天?”

“对。”

高嘉丽微微仰头思索着什么。

听了我的话,高嘉丽低头再度思索了好一会儿才答应我:“好吧。”

我以前是上过晚自修也住过校的,后来因为各种原因不上晚自修也不住校了。同班同学里自然有对我上晚自修感到疑问的人,但是除了萧辉王强和何光正,其他人都没有直接问我为什么参加晚自修。

“好好学习,学生有责。”我隐瞒了他们事实。

那天晚上萧辉打来电话的时候我在无意间看到的时间为九点四十三分。也就是说,“不得了的事”发生时间在九点四十五分左右。我们晚自修九点十分下课。铃声一响,大家便哄吵着在五分钟内就离开了教室。假设大家要花五分钟回到学生宿舍,那么我还是得花大约半小时才能等到事情发生。

本来我的计划是装作住校生混进男生宿舍,但是后来忌惮于会被男生宿舍的管理员逮住,我进入男生宿舍十分钟便走出来。这期间我没有去三楼看望我的同班同学们,不过我倒是看到了记忆中的“群魔乱舞”。如果男生宿舍中有一百人,那么我敢保证至少有七十人都光着膀子。男生们有的在公共卫生间里洗澡,有的在自己宿舍的卫生间里洗澡,还有的竟然泼起水来,被保安叔叔大骂一顿后才收敛。

“难为他们了,即便是大叔我,也热得想就地脱除外衣去淋个水图个快活。”站在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的大道间,我仰望着赤着胳膊的青少年们。

“叮咚叮咚叮叮咚……”随着我设置在九点四十分的手机闹钟响起,我的内心不免焦躁起来。

主动打了个电话和爸爸说明我还要再过几分钟才能出来,电话那头却传来“校门都要关了,你快点给我出来”的命令。

一分钟,两分钟……突然,二楼一个寝室里正在晾衣服的学生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事转身望去。我挪步看看连接通道,那里的学生也看见了什么慢慢向东楼里走去。随波逐流,我也向东走去。接着,学生哄闹起来,宿舍里传来加油助威的声音。约半分钟后,学生宿舍突然沉寂。

仰望着学生宿舍的我陷入一种莫名的不安中,直到响起“他跑了”的声音,我才回过神。方才正在晾衣服的学生趴到阳台上望向西侧,顺着他的视线我不由自主跑向东西楼的连接通道。

“下面,他下楼了!”

一个人影从楼梯口出现跑到道路上。过了一会儿,他竟然面向我冲过来。

“喂,下面的人,快抓住他!”

我应声抬头,一个学生正在连接通道上叫唤我。没等我做出反应,冲过来的人便撞到我身上,随我一同跌倒在地。

“陈耀飞?”忍住疼痛的我看清眼前匍匐在地之人。

“他是杀人犯,别让他跑了!”

我把视线重新转移到眼前这位高中生身上,他光着身子只穿着一条短裤,惊恐之情尽显脸上。

“对不起,对不起……”陈耀飞在连声道歉。

我一时不知所措,茫然中瞥见陈耀飞的手掌、手关节和膝盖处的皮肤因跌倒而擦破——这样的陈耀飞令我不由心生怜悯之情。

我轻抚陈耀飞的肩膀,问他:“陈耀飞,告诉我,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真的是杀人犯?你杀了谁?

泪流满面的青少年捂住脸直起身子,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没了耐心的我见不得他这般模样,抓住他的手大声问他:“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逃,必须逃,但是无论逃到哪里,都逃不掉……”

“什么?”

陈耀飞拜托我的双手猛地抓住我的双肩,惊恐地说道:“黑暗,黑暗就要来了,我逃不掉啊!”

“黑暗,什么黑暗?”

说起来,奇怪,学生宿舍里的叫喊声怎么没有了?

抬头环顾四周,学生宿舍消失在黑夜之中——不,学生宿舍被黑暗吞噬了。如同一只吞噬着世界的饥饿野兽,黑暗慢慢消去我们周围的一切。

我回过头望着眼前这个光着膀子的青少年,他的双腿渐渐被黑暗所吞噬。

“易佳和,”陈耀飞流下一滴清澈的眼泪对我说道,“救救我……”

精彩点评

模仿《勿忘昔日共祸福》,但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特别是对国产电影的魔改我认为这本书是改得最好的。可能受限于作者(安普汀)第一本书经验不足,小说开头情节发展有一点想当然,但是整体确实是越写越好。可惜,作者(安普汀)没有太监,被平台强行太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