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杀了那个男主》杀死那个男主 第49章 纯纯的试探忠犬攻

《杀了那个男主》杀死那个男主 第49章 纯纯的试探忠犬攻

时间:2020-01-14 11:46:19来源:阅文集团

《杀了那个男主》杀了那个男主结 txt下载 精彩阅读 杀了那个男主BG 连载

杀了那个男主

类型:仙侠奇缘作者:穿风衣的山鬼状态:连载中

《杀了那个男主》是穿风衣的山鬼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佳作,内容震古烁今,文笔横扫千军,推荐阅读。周信阳无语了。舒常月倒不在意这个,他只想知道郁青瑶是什么人,配不配得上周师弟。一位观主的弟子,在他看来只是勉强够格。他笑道:“郁姑娘,你胆子真大,一个人也敢万里迢迢来花山。”郁青瑶装出一副天真的样子说

《杀了那个男主》 免费试读

周信阳无语了。

舒常月倒不在意这个,他只想知道郁青瑶是什么人,配不配得上周师弟。一位观主的弟子,在他看来只是勉强够格。

他笑道:“郁姑娘,你胆子真大,一个人也敢万里迢迢来花山。”

郁青瑶装出一副天真的样子说:“到这没什么啊,我一路飞过来的。”

舒常月汗了,说:“你都不住店休息的吗?”

郁青瑶反问:“为什么要住店?”

舒常月无力的说:“你不住店怎么休息?”

郁青瑶说:“飞到晚上,累了就随便找个地方休息啊。山上,林子里,草地上,都可以休息啊!”

舒常月吐槽道:“你不会是第一次下山吧?”

“你怎么知道?”郁青瑶惊奇的问。

舒常月与周信阳都无语了,简直不敢相信她是怎么找到这的。

周信阳问:“你拜师后就没下过山?”

“嗯,师父不带我下山。老说等我修为高了再带我出去,我都筑基了,也没见他带我下山玩一次。”郁青瑶抱怨道。

舒常月顿时觉得,这姑娘说是挂念师父,只怕就是自己想玩,这才偷跑出来的。

“郁姑娘平时在山上玩些什么?”

“哦,看看山中景色,跟小鸟说说话,年终大比的时候看师兄们比剑。”

周信阳听出不对,说:“郁师妹,你师父对你很严吗?你不会上山后就一直闭关修练吧?”

“是啊!”郁青瑶睁着大眼睛说。

舒常月不由握草了一声。

周信阳皱眉问:“你不用做任务吗?”

郁青瑶摇头,说:“没做过啊!”

舒常月吐槽说:“她山都没下过,一直在做闭关任务。”

周信阳这下明白了,心道:我说在山道上,她怎么表现得那么缺乏生活常识,似乎什么都不懂。感情她是真的不懂。

“师父说红尘混乱,人心混浊,跟外面的人接触多了,对修练不好。”郁青瑶说。

舒常月吐槽道:“你师父这是要把你养废掉吗?我看他居心不良。”

郁青瑶其实也这么觉得,一上山闭关,还可以说是为了打好基础,第二年闭关,勉强可以说让自己逃过战争,第三年又让自己闭关,郁青瑶就觉得可疑了。这次她想参加比斗,拒绝还情有可原,她不战斗,只想出来见见世面都拒绝。她就觉得没道理了。

但是,面上她却作出一副生气的样子说:“不许说我师父坏话。”

舒周二人对视一眼,都有些无奈。这姑娘被那师父关着养,养得跟张白纸似的,偏还真当那师父是好人,这怎么破?

也不知那王观主打得什么鬼主意,徒弟哪有这样教的?

周信阳试探道:“郁师妹,你跟人比试过吗?”

郁青瑶摇头说:“没有!”

舒周二人这下确信那师父不是好人了。哪有只教徒弟修练,却不教徒弟战斗的师父?

赵国道观间战斗频繁,又时有妖鬼出没,不教徒弟战斗,岂不是让徒弟送死?

二人不禁为天真的郁师妹担忧起来。

“师父小时候陪我对练过剑法,算比试吗?”

舒周二人摇头。

“没比试过我也不怕,我会画符,有人敢惹我,我甩他一脸符咒。”郁青瑶略带着些孩子气的说。

周信阳汗了,说:“这也是个办法。”

他亲眼见郁青瑶掏出一大叠的符咒,真要一叠甩过来,他遇上都要慌。

舒常月给周信阳传音道:“这你也信?”

周信阳传音说:“她真会,她刚在御宝阁用一叠符咒买了东西。一开始她连道钱是什么都不知道。”

舒常月大汗,问:“你师父教了你画符?”

郁青瑶摇头,说:“有天师父不在,两个师兄带我去传道堂玩,那天有个执事讲的是画符。我就学会了。”

舒周二人狂汗。

他们也算见多识广了,都没听说谁只听一次课,就学会画符的。

这不叫画符天才,叫神人了。

舒常月好奇的问:“你还从传道堂学过什么?”

“没有了,我只去过一次传道堂。”郁青瑶老实的说。

舒周二人无语了。哪个弟子修到筑基期了,才去过一次传道堂啊?

“这不对吗?”郁青瑶一脸天真的问。

“当然不对!”舒常月果断的说。

“我也想多去几次,可是师父不让。”郁青瑶遗憾的说。

周信阳若有所思的问:“郁师妹,你师父以前收过女徒弟吗?”

郁青瑶摇头。

舒常月问:“你师父收过多少徒弟,现在都还活着吗?”

郁青瑶说:“连我一共十七个,都好好的啊。”

舒常月传音给周信阳说:“教过十七个徒弟,没理由不懂常识。”

周信阳点头,传音说:“以前不收女弟子,却突然收了一个,又是这样教法,必有原因。”

郁青瑶就是不明白师父对她抱着什么心思,想让这两个超级大宗门的弟子查查。她曾疑心师父是想采补什么的。但,那是她从小说里看到的。这个世界有没有采补一说,她不清楚。在秘阁中也没看到相关记录。

这种事,她又不敢跟师兄们说。只能寄希望与外人查明白。

现在装傻讲了这么多,这两人反映明显不对。她更确定师父对自己存心不良了。

她觉得差不多了,再讲就过份了。

郁青瑶微笑道:“周师兄,山上有住的地方吗?”

周信阳问:“你不去找师父吗?”

郁青瑶吐了下舌头,说:“我不敢,怕师父罚我。我只要看到他没事就好了。”

舒常月给周信阳使了个眼色,就笑着说:“这事包在我身上,我给你找住处。”

郁青瑶开心的点头,又说:“我想看看排名战,可以吗?”

“没问题,让周师弟带你去看。”

郁青瑶希期的看向周信阳,舒常月杀鸡抹脖子一样作手势,周信阳便点头答应了。

舒常月觉得,这姑娘太天真,不跟着那坏师父,说不定就让哪个坏蛋又拐跑了。

周师弟陪着她,岂不是正好跟那姑娘多增进感情?

喝完茶,舒常月在门派中的旅馆,给郁青瑶订了个小院子。郁青瑶在集市的店里买了两套这里流行的衣裙换上。这样的话,郁青瑶再蒙上面纱,王观主只要不细心看,就认不出来。

精彩点评

仙侠奇缘小说题材不断推陈出新,就算是本身应该较严肃的小说,现今也演变成了各种恶搞娘化和变身,让人脑洞打开;但如果溯本求源,这本《杀了那个男主》可以算是此类文的鼻祖了,荒诞不经的语言,恶搞的手法,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同时由于作者(穿风衣的山鬼)本身恶搞太过,加之肚子里笑料的不可持续和较稚嫩的文笔,看到后面难免会让人感到审美疲劳;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十年前的小说,在那个吃地瓜都能吃成大法师的坏境里,《杀了那个男主》的创新确实难能可贵,所以本次点评我给这本书打三颗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