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杀了那个男主》杀了那个男主结 txt下载 第2章 活埋改火葬无广告

《杀了那个男主》杀了那个男主结 txt下载 第2章 活埋改火葬无广告

时间:2020-01-14 11:31:13来源:阅文集团

《杀了那个男主》杀了那个男主结 txt下载 精彩阅读 杀了那个男主BG 连载

杀了那个男主

类型:仙侠奇缘作者:穿风衣的山鬼状态:连载中

畅销作品《杀了那个男主》由穿风衣的山鬼原创的仙侠奇缘类型的网文,故事中的主人翁是郁青瑶,李怀德,主线新颖,值得品味。精彩内容:郁青瑶振作精神,翻身准备继续砸棺材板。外面有人喊道:“快拿麻绳来,把棺材捆好,抬到村外烧掉。”郁青瑶听了,气得要死。他喵喵的,这是活埋改火葬了?本姑娘还没死呢!几个大汉手持麻绳冲了进来,七手八脚真把棺

《杀了那个男主》 免费试读

郁青瑶振作精神,翻身准备继续砸棺材板。

外面有人喊道:“快拿麻绳来,把棺材捆好,抬到村外烧掉。”

郁青瑶听了,气得要死。他喵喵的,这是活埋改火葬了?本姑娘还没死呢!

几个大汉手持麻绳冲了进来,七手八脚真把棺材捆死了。

然后,他们抬起棺材就往外走。

郁青瑶很慌,用竹子枕头打着棺材板,用蚊子似的声音喊:“不要,我没死,不要烧我!”

然并卵,外面乱哄哄的,没人听见她的喊声。

她越敲,抬棺材的人越怕,跑得越快。

她从那砸出的小洞看到,外面有许多人,都神色惊慌的看着这棺材。

一群小伙拿着粪叉锄头,象过年一样,兴高采烈的跟着棺材跑,嘴里不停喊着:“烧死它!”

郁青瑶泪流满面,握草!这是真要烧死我啊!有没有天理啊?

不多时,郁青瑶看到自己出了村,到了村口外的空地上,这里以往是晒麦子的地方,现在那里堆了一堆木柴。

边上有个老头在喊:“快点,每家都要出些木柴,不许抠门!”

透过小洞,她看到许多孩子抱着木柴来了,他们把木柴往柴堆边一扔,就嘻嘻哈哈在边上看热闹。

几个壮汉,在那里很认真的叠木柴,看似要叠出一个整齐的台子来。然后把棺材抬上去烧。

柴堆旁的汉子在商量怎么叠,火才烧得旺,要堆多高多大,毕竟他们也没干过这种事,不商量怎么行?

棺材边上,则有几个青年在喊人抬大板凳来好踮脚。

族长兼村长李显荣,威严的出现了。

一个老头讨好的说:“族长,你看,大伙都来帮忙了。”

李显荣沉稳的点了点头。

一个大妈不安的问:“族长,这真能行吗?”

族长威严的咳嗽了一声,说:“僵尸这东西,一个怕日,一个怕火。现在正是午时,太阳最烈,阳气最足的时候,加上大火,包管能让这邪物化为灰灰,再不能害人!”

边上的人,立即狂拍马屁,称赞族长见多识广。

老族长笑得很矜持,脸如半开的菊花。

郁青瑶听得气苦,眼睁睁看着这些人商量怎么烧死自己,很认真很兴奋的做准备工作。自己偏啥也做不了,想不出一个自救的办法,这种滋味真是不好受。

这时,她也明白了,要烧死她的主意,就是老族长出的。

郁青瑶不由暗道:死老头,敢害我,我诅咒你不得好死哦!你才是僵尸,你全家是僵尸!

刚这么一想,她忽觉体内象有东西被抽空了。

原来就虚弱的身体,这下更是只剩下一口气了,她连拍棺材板的力气都没了。

郁青瑶心中发出绝望的悲鸣:不要啊!这种关键时候,不要掉链子啊!

然并卵,她喘气都觉得累。

正在这时,她脑海浮现一个奇异的屏幕。

郁青瑶(人族)

职业:诅咒师

诅咒点:0/10

技能:无

郁青瑶心中一喜,随即一脸的黑线。特么的,现在给我这个系统有用吗?

你敢不敢给个让我能逃生的金手指?

她在心中默念了几句系统,却没有回应。

那些庄稼汉手脚麻利的叠了个一米高一米宽一米八长的木台子。

几个青年,喊着号子,踩着板凳,将棺材抬起放到了木台上。

族长咳了一声说:“为了烧得快点,火大一点,各家都贡献一勺桐油来。”

有人就愿意,小声说:“有这么多柴,不用浪费油了。”

族长冷笑道:“要是烧得不干净,邪气作祟,家人被害死了,你们可不要哭!”

村民顿时被吓住了,不情愿的回家去拿油。

族长高声喊:“都动作快点,必须赶在午时烧掉。”

村民这才跑步回家去拿油。

郁青瑶叹了口气,支着身子,凑在那小洞口贪婪的往外看。

看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青青的草,绿绿的树。

好不容易穿越一回,还有系统,特么的,谁知第一天就要被烧死。

我连这世界是啥样的都没看清爽。

真是悲剧啊!

王一杰,飞云观的观主,白山州的太上皇。他年近古稀,看上去却如三十来岁的青年,羽衣高冠,三缕胡须在风中飘拂,骑在白马上如画中神仙。

他身边跟着个骑着白马的青衣少年,腰悬宝剑,头戴青色头巾。

少年五官秀美,通身的书卷气,却并不给人柔弱的感觉。眼神犀利又灵动,紧抿的嘴唇透着倔强和固执。

他的神情微带着愁苦。

少年正是李怀德,天性机敏,闻一知十,举一反三,王一杰说他是天生的修道种子。

李怀德恭敬的说:“师父,前面就是我家了。”

王道长含笑点头,说:“为师帮你订好亲事,你就可安心修道了。”

李怀德纠结的说:“多谢师父!”

他本心是不想退亲的,但是父母要退,师父也要他退,他是个孝顺的孩子,真心顶不住了。

他暗自琢磨,今晚抽空去一趟郁家,送些钱给青瑶妹妹,跟她约定好,让她好好等着。等他在城里成了亲就接她去。或是当丫环,或是当侍妾,总不能丢下她孤零零的不管。

王道长心里也在盘算。傻徒儿有傻福,居然定了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子为妻,这种女子天生是好炉鼎,如果会修练,那更是绝世好炉鼎。要不是他让自己算算八字合不合,好回去哄父母同意,我都不知道他有这福气。

当然,现在是我的福气了。傻徒儿也不亏,娶个府君老爷的女儿,从此吃穿不愁,他还要感谢我。

嗯,一会找个借口,就说要去施舍一下那女娃,等见了面,就收她为徒,带回自家观里养着再说。

要不是打着这个主意,王道长哪肯那么热心给徒弟做媒,介绍门好亲事,还这么热心的来这乡下主持订亲的事。

飞云观管着一州的地面,身为观主他事多着呢。

等到了村口,两人看到一大帮人围在这,中间有个木台,台上有个薄板棺材。

王道长奇了,道:“你们村在干吗?”

李怀德也很惊奇,见到人群中的族长,忙喊:“族长爷爷,你们这是在干吗?村里谁死了?”

精彩点评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仙侠奇缘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杀了那个男主》,会想起郁青瑶,李怀德,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