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少爷是个兵》少爷几十个电话 反攻 少爷是个兵小顶

少爷是个兵

《少爷是个兵》

扛剑儒生 著

连载中 都市 霍蓝,黄福新 阅文集团

优质新书《少爷是个兵》是扛剑儒生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要角色是霍蓝,黄福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拍案叫绝,非常不错。主要讲的是:看看照片的背面。风景应该与古代园林相似,古色古香,相当有魅力。照片是用手机拍的,不清楚,但霍蓝还是一只眼睛认出了站在老人身后的女人,是昨天新鑫购物广场遇到的豹猫。而这个老人的精神还不知道什么源头,如果

583次点击 更新:2021-07-20 10:47:02

免费阅读
优质新书《少爷是个兵》是扛剑儒生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要角色是霍蓝,黄福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拍案叫绝,非常不错。主要讲的是:看看照片的背面。风景应该与古代园林相似,古色古香,相当有魅力。照片是用手机拍的,不清楚,但霍蓝还是一只眼睛认出了站在老人身后的女人,是昨天新鑫购物广场遇到的豹猫。而这个老人的精神还不知道什么源头,如果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看看照片的背面。风景应该与古代园林相似,古色古香,相当有魅力。

照片是用手机拍的,不清楚,但霍蓝还是一只眼睛认出了站在老人身后的女人,是昨天新鑫购物广场遇到的豹猫。

而这个老人的精神还不知道什么源头,如果他的猜测是正确的,昨天一系列的事情恐怕是他背后的恶作剧。

闲逛一会儿,什么都没有出来。

霍蓝觉得留在这里越来越真的太无聊了,也不知道是黄福新打过招呼还是怎么说的,总觉得这群人里面的人看到自己的视力很奇怪,让他坐在别针和箭上,浑身不舒服。

想到这里,霍蓝决定去见这个人,否则迟早还是会对黄福新不利的。虽然我是个私人秘书,但我不能每天24小时都在她身边,比如睡觉和洗澡……

说到行动上,当周围的人都沉浸在工作中时,霍蓝爬了起来,只走了两步。

“霍大哥,你要去哪里?

对面的苏雨果却时刻关注着自己,霍蓝不知道应该暗自高兴,真的还是承认运气不好。她哭了起来,身边的七八个人几乎齐头并进地抬起头来,但是看了一会儿,然后一言不发就消失了。

“好吧,我去洗手间,我去洗手间……”霍蓝一瘸一拐地笑着,慌乱地逃走了。

苏雨果看着远处的霍蓝,呆呆地对自己说:“厕所好像不在那边……”

霍蓝走出伯恩大厦的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禁感叹:“外面的世界似乎还适合我。整天面对一个小网格人是愚蠢的。”

回想刚才七八个人的眼睛,霍蓝禁不住颤抖起来,用手拦住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说:“师傅,去春花园吧。”

没想到司机大哥一脸难看的颜色,纠结了很久才回答道:“小哥哥,你……你是说春花花园?

“是的,很远吗?”

霍蓝刚才看到上面一张牌坊上写着春花园三个字,到底在什么地方还没有查到,只是很自然地认为是在南方的城市范围内。

“不,不…远不远,只想让小哥哥认出红叶吗?”司机透过后视镜上下打量着霍蓝,最后问道。

“什么挂呀,不打车,来了这么多没用的话,你到底去还是不去?”说完,霍蓝有些不耐烦。

“是的,当然。”好像不愿意错过生意,司机果断地出发了。不过,路上我再也没有和霍蓝说话。我只是不时地从后视镜里看他。

霍蓝也很开心安静,只是转身欣赏窗外的风景。

“如果我知道这么贵的话,我会再坐几辆公共汽车。自己有一整天的时间,何必费心打包强行打车。嗯,一个月的早餐钱一眨眼就消失了。”

难怪这家伙只说了很多最后把自己拉走了,就舍不得放弃这个生意。

想到这里,霍蓝好一阵鄙视这个司机大哥。

就在霍蓝要停车的时候,司机把车停在路边说:“小兄弟,沿着这条路走,你很快就会看到春花园的大门。”

“师父,你不是带着这样的东西吗?至少还有几百米,你不能直接开车过去,怕我没有足够的钱啊?李挥了挥手,把那张只有一百元的钞票扔进了口袋。

“我会诚实的,小兄弟。你认识我是件好事。我想没人会把你拉到这里来。开车前,我问你是否认识红叶,但你还是说不认识,如果我最近不是这么着急要钱的话,我不愿意冒50元的风险。”司机一边找钱一边认真地说。

“算算,那我自己走行。”说完,霍蓝平平机灵地开着车。

它已经在东郊,远离主要城市,空气很好。四周绿树成荫,鸟语花香,是疗养的好地方。

“看来这红叶心里有事。刚才司机在脸上提到了他的恐惧。我现在该走了吗?还是最好是轻轻一挥就滑进去?”面对这个问题,李挣扎着。

事实上,关键是在浏览网站的时候,关于春华苑的信息太有限了。在南都地区可以有这样一个古雅的花园,恐怕土豪将军做不到。

如果照片中的老人是司机说的红叶,那么这个人肯定不简单。

经过深思熟虑,李决定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因为他们快要死了,这应该不仅仅是一个商业竞争对手。这件危险的事情还是让自己帮黄埔鑫解决吧,否则买东西吃东西就不放心了。

沿着脚下的小路一直往前走,不太远看不到一个大门。

大门开得很大,但没有门卫,没有门铃,也没有什么门铃之类的东西,只有一个简陋的木柱标志,上面刻着三个大字——春花园。

同时,两对眼睛看着霍蓝慢慢地通过一个大屏幕进入庭院,在一个隐蔽在绿树中的偏僻阁楼里。

坐在太师椅上的是一位面色红润,穿着雅致的丝绸唐装的老人。一点点秃头一丝不苟,不像一般穿金装银的富贵,有几分钟才智的儒学却淡雅的气息。

如果你不熟悉这些人,恐怕你不会相信他已经七十多岁了。

老人身后是一个四十出头的瘦削黑人。微微眯起眼睛从霍蓝靠近门口一直盯着,不时透出一股凶猛的光,像是因为打架太多而掉了毛的虎将军,露出一股凶猛的热气。

“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老虎?他们昨天见面的似乎是他。”方天宏拿起茶几的烟斗,慢慢点燃,客厅突然腾起一缕白烟。

瘦削的黑人名叫老虎,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扬子不适合他,”他不带表情地说。

“哦?你是说他们三个对我撒谎?他们没有胆量。”方天宏用手弹奏的外行也能看到烟斗的价值一目了然,没有抽到一半,而是继续说:“你这次不会看到吗?毕竟,你还没见过他的手,只有用这种脚步轻快的行走姿势是不容易处理的,哈哈…”

“绝对不是。”似乎什么都不珍惜的话,如黄金,还是轻描淡写地回答。

“你对这个孩子有什么看法?”方天宏听到你说的话,似乎对大家产生了兴趣,有些人期待着离霍蓝更近一点。

“九分。”

“哦?他好像不太强,你继续说。

“这不是他软弱,而是他擅长的不应该是拳打。”说完,没有任何痕迹地震动,使拳头成为一个头部。

这一切自然都没逃过方天宏的眼睛,我看见他站起来,一边走到阳台上,一边说:“手痒吗?但别对他太严厉了。”

得到党天宏的许可,身上什么也没有动摇,像一股横风从他身边吹过,直接从窗台上一跃而下。

原来这一次霍蓝已经沿着小路走到了外面的阁楼。

一路上,他没有看到一个身影,正在纳闷,突然感到危险在空中,于是腰一扭,突然侧了几英尺。

“轰隆!”

没有什么从二楼跳水的影响很大,直接踩在地上的青石板砖上有一个很深的凹痕,如果这只脚踩在了霍蓝身上,恐怕也要折断几根骨头。

一招不中,无影无踪,延宕不前,整个人就像一只老虎,直接向李传志冲去,但顶上,双拳并举,向胸口无情地杀死过去!

精彩评论

当年扛剑儒生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扛剑儒生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少爷是个兵》是扛剑儒生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霍蓝,黄福新)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