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八月兰城》兰城印哪个楼 cp 八月兰城下克上

八月兰城

《八月兰城》

无叶先生 著

已完结 浪漫青春 杨伟,聂小倩 阅文集团

主人翁叫杨伟,聂小倩的新书是《八月兰城》,它是作者无叶先生原创的一本浪漫青春网络故事,书中主要讲述:叶长安兴致盎然地问我:“这是你们以前做过的卷子,怎么样,熟悉不熟悉?”搞得我占了多大便宜一样,那么久了,我哪儿还记得起来,再说了,这些题我分分钟搞定的好不好。但是做人嘛,不能太煎熬,装十三遭雷劈的道理

165次点击 更新:2021-07-18 11:21:07

免费阅读
主人翁叫杨伟,聂小倩的新书是《八月兰城》,它是作者无叶先生原创的一本浪漫青春网络故事,书中主要讲述:叶长安兴致盎然地问我:“这是你们以前做过的卷子,怎么样,熟悉不熟悉?”搞得我占了多大便宜一样,那么久了,我哪儿还记得起来,再说了,这些题我分分钟搞定的好不好。但是做人嘛,不能太煎熬,装十三遭雷劈的道理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叶长安兴致盎然地问我:“这是你们以前做过的卷子,怎么样,熟悉不熟悉?”

搞得我占了多大便宜一样,那么久了,我哪儿还记得起来,再说了,这些题我分分钟搞定的好不好。但是做人嘛,不能太煎熬,装十三遭雷劈的道理我还是懂的,只能尴尬笑笑,说:“额……呵呵,一年多了,谁还记得,再说了,肯定不难,放心好了。”

潘晓涵给我一个白眼,说:“你当然觉得不难,三百分的题两个半小时做完,我可不行!”

隔着叶长安,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男人,不能说不行!”

“滚!”

真是,一点也不懂得风趣。还是叶长安懂我,你看他笑得那么贱,真想揍他。

叶长安是学习委员,哭丧个脸发完了卷子之后坐在我旁边,凑过来,嘿嘿一笑,说:“唐默,那啥……等会儿给我看看呗。”

你是个学习委员诶,能不能有点带头作用,正直一点好不好。我还来不及回答,坐在我对面的周大强推了我一把,丢给我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这个真的不难……”

我已经找不到话来说了,一次模拟考试而已嘛,至于吗?不曾想,杨笑语突然小跑着过来,手里已经准备好了卷子等一切考试装备。

杨笑语舔着笑,颇为羞涩,说:“长安……那个……我能和你换个位置不?”

叶长安脸上笑容顿时凝固,坚决地摇头,然后突然一下子拉着我的手,义正言辞地说:“笑语,我不能助纣为虐,啊呸,不!不能见死不救,呸!那什么来着……哦对,不能看着你误入歧途,看着你这副模样,我这心里可是五谷杂陈啊!”

看着叶长安痛心疾首地卖弄成语,也算是为难他了,也就没有提醒他那个成语不是“五谷杂陈”而且“五味杂陈”。可是潘晓涵不这么想啊,直截了当地戳了戳叶长安,说:“你说错了,是五味杂陈!”

“有什么区别吗,都一样都一样,中华文化博大精深,黄口小儿莫要狡辩!”

“呔,大胆,你这腌臜货竟敢如此放肆,看我打你!”

两人打作一团,杨笑语拿着纸笔不知该怎么办,求助地望着我,我只能无奈地摊开手。遇到两个二货,我还能怎么办呢?

“喂,长安,你还跟不跟我换位子了!”

杨笑语在一旁看着他俩你一言我一语,来来往往丝毫不给她插嘴的机会。我一个人被夹在三个人中间,拜托,八月很热的好不好,我是个老人家了,万一等会考不了二百五你们负责啊!

“不换,坚决不换!”

叶长安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杨笑语无奈,只能放弃,冷哼一声回到位置上。当试卷传到我这个位置的时候,我下意识地从抽屉里找笔,忽然间想起我好像没有2B铅笔,其实这种程度的考试并不一定需要,我看了一眼时钟,还有十五分钟才考试,也不是很急,便打算去杨伟他们班找一下杨伟,看看他有没有多的。

我刚一出门,就看到杨光火急火燎地跑过来,看到我眼睛一亮,气喘吁吁地说:“老黑……快……给我……一沓草稿纸!”

“我去,开学这么几天了你没有草稿纸啊!”

“别他妈废话,快点儿,顺便给我几个笔记本,我一个都没有。”

我真想给他两锤,什么都没有你他娘的读什么书。你还想要几个,你怎么不说几十个呢。

“快点!”

从教室里丢给他一摞A4纸和两个本子,我喜欢用A74纸打草稿,杨光拿着之后贱兮兮地喜笑颜开。

“等我,我跟你一起下去。”

其实我也说不清楚为何要跟着杨光去,如果非要借笔的话,叶长安和杨笑语他们也有啊。然而就是脑袋里有一个小人催促我去十七班看一眼,我告诉自己,我就是去借笔的,没别的意思。

十七班一百零几个人,教室里热烘烘的,多重味道杂糅在一起,也不知道杨伟和杨光他们是怎么受得了的。杨伟坐在最后一桌,靠着柜子,一两百斤的肥肉搭在柜子上,我总感觉那柜子会突然就塌了。杨伟看到我,笑了声,打趣说道:“哟,稀客诶。”

“滚,快给我一只2B铅笔。”

“杨伟,你还有多的2B铅笔吗?”

另一个人几乎与我同时开口,我下意识抬头,与那个人对视。是聂小倩,我再看一眼杨伟,瞬间明白了一些东西。聂小倩还是文文静静的,穿着简单的白T恤,那些细短的头发翘起来,扎着马尾。我记得我以前不止一次说过,让她把那些短头发给剪了,她总说剪了不好看。聂小倩也看到了我,但只是一瞬间就移开了目光。从她脸上我看不出任何情绪,她只是淡淡地说:“算了,你给他吧。”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我沉默不语,看着杨伟已经拿出了准备递给她的铅笔,已经伸出去的手定格在半空,已经花光了力气再也收不回来。杨伟抬头看着我,无力地放下了手,铅笔掉在了地上,苦涩地笑着,我明明记得今天下午食堂没有炒苦瓜的。

吵吵闹闹的教室里,杨伟坐在尾巴上,他的眼里一直印着坐在前排的那个姑娘,马尾和白T恤,铅笔和胖子。明明只是隔了几张桌子,却好像隔了几个世纪。杨伟忽然抬头看我,双瞳柔软而无奈,有什么东西像是要从眼眶里落出来,我知道他是个坚强的胖子。瞳仁就像是两颗干瘪的核桃一样艰难的艰难地转动着,干涩无力的声音从他的喉咙里柔软无力地响起。

“唐默,如果你不来的话,她是不是就接受了我的笔呢?”

他极力地抬起头仰望着我,我不告诉注视他的眼睛,我怕我会忍不住点头,我怕我会忍不住冲出教室。他试图从我的脸上寻找答案,说出这句话他一定是很疲惫的吧,身子软得像一滩烂泥。

你花光了所有的力气去让她微笑,可她只是注视着窗外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有一天你突然摔倒了,她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你以为这样可以开心,所以你拼了命地伤害自己,像个小丑。

当你鲜血淋漓站在她的身后又一次摔倒了,她所等待的那个人来了,她快乐得像春风吹过的野花,欢呼雀跃。谁会注意到落魄在角落里的你?

杨伟,不合适就是不合适,你还不明白吗?即使没有我,那个人也或许是罗皓晨,或许是杨晨,但就不可能是你杨伟。

我不能这样残酷地揭露这个现实,可我也不能回答他的问题,无论是与否,杨伟的心里都已经有了答案。我忽然又问自己,为什么要下来,杨伟是否可以感受到我目的的不单纯。

杨伟又抬起头来,咧开嘴强颜欢笑,像是用一把刻刀在脸上刻出僵硬的笑容,还是嘶哑而无力的声线,像是喉咙干燥得撕裂,鲜血夹着唾液在喉咙里流淌,所以他说出的话都让人悸动。

“你明明已经有了别人,你为什么还要紧紧抓着她不放,还要给她希望?”

我不敢看他,匆匆瞥了一眼聂小倩,她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背对着我,我低着头向杨伟说了一声抱歉,逃出了十七班。

或许……

我再也不会到这里来了。

杨伟说的没错,我就是这样自私。可是杨伟你又怎么知道没有我她就会喜欢你了?你忘了你那些妹妹了吗?你忘了你每天带的几分早餐都是给谁了吗?你可以把你的心分成好几分,她占了几分之几?我可以给她全部,所以你永远也得不到她。

至少曾经给了她全部。

回到教室时间刚刚好,一个半小解决所有题目之后不怎么想检查,叶长安几人对我做题的速度感到惊讶,悄悄给我竖起了大拇指。把试卷丢给周大强之后趴在桌子上一秒一秒地数着时间,脑子里全是杨伟刚刚的一番话,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人,谈什么谁对不起谁?

“新同学,你做这么快的吗?!”

吴小鱼还是没有习惯叫我的名字,班上好像就只有她一直叫我新同学,其他人都叫我唐默。

“没有啦,我不太想做,都是乱做的。”

我实在是不怎么想说话,随便说了两句敷衍一下。

“哼,我才不信。”

吴小鱼扭了扭小鼻子,轻轻哼了一声趴在桌子上继续做题。

“嘿嘿,小鱼把你当做对手了,你可得小心啊!”

叶长安用胳膊碰了我一下,嘿嘿笑着说。

“无聊……”

我忽然在想,不知道马潇潇做的怎么样了,上次她说她是他山的,打死我也不信。首先,城兰中学虽然腐败,但在这个社会上,只有有阶级,就会有腐败,只是程度的不同而已。况且城兰中学也没有腐败到这种程度,不可能拿着招牌去迎合别人。所以马潇潇应付这些一定很轻松。

或许,她可以上清华吧……

前些日子听说复读生里面有一个考了五百八十多的学霸,说不定就是她呢,改天一定好好问问她。

我还有近一个小时可以浪费,可我又不怎么敢睡觉,刚刚任建宏才来过一次,要是被他撞见了多不好,才来几天就在考试的时候睡觉,万一觉得我太骄傲了呢,还是给她留个好印象吧。

很多年前我就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假期在家里也重新买了一个日记本,现在就在我抽屉里。反正也没事,不如随便写一些东西吧。

精彩评论

以浪漫青春为背景的小说很多,但《八月兰城》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无叶先生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在无叶先生的设定中,男主角(杨伟,聂小倩)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但实际上,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随着杨伟,聂小倩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他似乎跳出了无叶先生的限制,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扯远了,前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