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荨夫路漫漫》追夫之路漫漫 小攻 荨夫路漫漫总受

荨夫路漫漫

《荨夫路漫漫》

茸茸之草 著

已完结 古代言情 林含霜,凤眼 阅文集团

茸茸之草优质新书《荨夫路漫漫》由茸茸之草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新书,天选人物林含霜,凤眼,故事韵味无穷,非常感觉不错。精彩片段试读:此刻男子寝居真是安静,只有竹叶被风吹动飒飒的声音,陆荨音竖着耳朵朝前走着,一路上没有遇见一人,鹅卵石铺的地面,踩着有些硌脚。陆荨音却走的很快,此刻的她只一心一意的想要找到林含霜,或许是刚刚救得那些人太

731次点击 更新:2021-07-15 11:29:15

免费阅读
茸茸之草优质新书《荨夫路漫漫》由茸茸之草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新书,天选人物林含霜,凤眼,故事韵味无穷,非常感觉不错。精彩片段试读:此刻男子寝居真是安静,只有竹叶被风吹动飒飒的声音,陆荨音竖着耳朵朝前走着,一路上没有遇见一人,鹅卵石铺的地面,踩着有些硌脚。陆荨音却走的很快,此刻的她只一心一意的想要找到林含霜,或许是刚刚救得那些人太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此刻男子寝居真是安静,只有竹叶被风吹动飒飒的声音,陆荨音竖着耳朵朝前走着,一路上没有遇见一人,鹅卵石铺的地面,踩着有些硌脚。陆荨音却走的很快,此刻的她只一心一意的想要找到林含霜,或许是刚刚救得那些人太过于让她失望,也或许是她想知道林含霜是否因为她的行为受伤,各种情绪五味杂陈的,让她心里很不好受。

各色的衣服迎风飞扬,空气中弥漫着皂角的清香,不知不觉间,陆荨音已经走到了男子寝居的深处,可是依旧没有看到林含霜,她的心中一阵失望,正准备返回离去时,便听见一个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她的耳朵微微动了动,转身站定,便看见林含霜提着一桶水,站在竹屋前看着她。他身上穿着一件淡蓝色的华裾,脚上穿的是一双绣着竹叶的白靴,端得是风度翩翩,他就站在那里,裤脚扎起,衣袖挽起,却莫名给人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

“你,你怎么来了?”看到陆荨音的那一瞬间,林含霜的黝黑的凤眼闪过一丝不可置信,随即便被慌乱取代“这里不允许女孩子进来,若被抓住,那可是要全院通报批评的。”说着,他便急匆匆的将木桶放下,朝着陆荨音跑过来,拉住她的手臂,俊美的脸上是满满的焦急之色“快,跟我走,要被夫子发现就糟了。”

陆荨音看到林含霜的那一刻,心里便是陡然一松,听闻他说的话,陆荨音那满心的怒火顿时就烟消云散,她轻轻的挣脱林含霜的手,拉住他的衣袖“别急,不会有事的。”

“你是不知道,这夫子说话有多难听。”林含霜想要甩开陆荨音的手,但陆荨音的力气那么大,他怎么能甩得开?无奈之下,他只能用另一只手扯住陆荨音的袖口,急匆匆的道“在几年前古昔学院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有个女学员趁夫子不注意进了男子寝居找她的表哥,可谁知被夫子发现了,当即就把她抓了起来,然后在每月一次的学院聚会之上把女学员说的一文不值,之后那女学员不堪受辱上吊自杀,所幸被人及时发现,没有酿成大祸,但学院却将那女学员给开除了。事后还表扬了夫子,这夫子有了学院的撑腰,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女孩子稍微在左边这条道多站一会儿,都会被骂个狗血淋头,更别提你已经进来了。”说到这儿,林含霜缓了缓口气,安慰道“不过你也别太害怕,你不是有轻功吗?我一会儿去跟他说话,你趁此机会赶紧飞出去就行了。”

林含霜说完,便想要拉着陆荨音离开,但陆荨音依旧纹丝不动,他转过头来焦急而疑惑地看着她“荨音?”

陆荨音就朝着他道“没事的,进来之前我点了他的睡穴,他若不睡上个一天一夜是绝对不可能醒过来的,且我还点了他的哑穴,七天之内,他都不能说话。”

林含霜闻言,霎时瞪大了眼睛,黑眸湿漉漉的,整个人呆呆的,看上去分外可爱。

陆荨音不由得就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道“若是早知他是这种人,那我便多让他睡上个几天。”

“荨音,你又笑了…”林含霜精致的脸上有一瞬间的恍惚,凤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不知为何,陆荨音觉得胸口有些发烫,她慌忙往后退了两步,脸上也正了神色,一本正经的道“又没有谁规定我不能笑。”说着她蹙了蹙眉,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生硬了,又缓缓的道“我也不是故意想笑的,就是觉得刚刚惩罚了那个夫子很开心。”明明不是这样的,她又撒谎了,明明是看见他那副呆呆的样子,觉得很可爱她才笑的。

再次撒谎,陆荨音觉得心跳的砰砰的,放在身侧的手指也微微的动了动,她有些紧张。

此刻陆荨音白净的脸上飞上两朵红晕,像是被抹上了一层胭脂,偏偏她的神色无比正经,气质也依旧清冷,这样看上去,竟给人一种强烈的反差萌。

林含霜的凤眸顿时就染上了笑意,表面却不动声色“原来是这样。”

“嗯,就是这样。”陆荨音重重的点了点头,怕林含霜再继续这个话题,便转移了话题“对了,你怎么一个人跑到寝居来了,都不告诉我一声。”说完这句话,陆荨音差点儿没把舌头咬了,她怎么这么笨,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果然,林含霜低下头去,语气有些黯然“这不是看你忙啊,怕打扰到你…”

“怎么会呢?”陆荨音抿了抿唇,偏偏她嘴笨,又不知说什么好,想了好一会儿她才道“对不起,含霜,我刚刚的语气有些重了。”想了想,陆荨音还是觉得把事情说开的好,因为父亲曾说过,当你心怀有愧又不知如何是好时,最好把一切事情说的清清楚楚,该道歉道歉,该认错认错,这样才能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虽然未说时感觉有些难以启齿,但说了之后便没有那种感觉了,她继续道“因为在王夫子那里受了气,我的心情有些不好,这般迁怒于你,确实是我不对。”

“没事。”闻言,林含霜抬眼讶异的看了她一眼,复又垂眸,语气中带着满满的失落“是我不对,我太狭隘了,不应该拦着你救他们…”

“不,便是你拦着我,我也不应该那样说你。”陆荨音打断他的话,想到那些人在背后如此讨论她,她就恨不得给每人一个耳刮子,心里更是后悔救了那些人。

虽然父亲告诉过她,做过的事情不能后悔,但她就是克制不了自己这样想。

“没事的,你说得本来也是实话。”林含霜摇了摇头,漆黑的凤眸一片黯然,他抿了抿唇,慢慢的从陆荨音的身边走开“因为你救了我,又对我那么好,所以我把你当成了亲人,可是终究是我太天真了,你本性善良,救我本是,本是举手之劳而已…”说到最后,他竟哽咽起来“对我好,也只是可怜我而已,我…”

“对不起。”陆荨音一直跟在他的身后,听见他的这些话,听见他的声音带着哭腔,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狠狠揪住一般,难受无比,她轻轻的咬住下唇“我,我真的不是,不是故意的。”

“你说的本来就没有错啊。”林含霜转过头来,泪痕布满了他的整张脸,他的眼睛红红的,湿湿的,看上去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只是我先前对你抱有太大的期望,一旦你的态度没有达到我的预期,我就忍不住失望,是我不对,是我不该奢求太多…荨音,归根结底是我太贪心了。”

“不是…”

“听我说,因为我哥哥太过于优秀的缘故,从小他们的眼光都停留在哥哥的身上,很少关心我,大家都骂我,都骂我是个笨,说我蠢,连我哥哥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我只有在生病的时候,才能得到他们一点点的怜惜…”林含霜边说边哭,泪眼莹莹,竟给人一种楚楚可怜之感“你对我这么好,我就忍不住了,把你当成了我的亲人,是我不对,荨音,你可以打我,骂我,但是你能不能不要离开,因为除了你,从没有人对我这样好过。”

说到最后,他低下头去,泣不成声。

看着比她高一个头的林含霜这麽脆弱的模样,陆荨音的眼睛陡然就红了。

精彩评论

古代言情小说题材不断推陈出新,就算是本身应该较严肃的小说,现今也演变成了各种恶搞娘化和变身,让人脑洞打开;但如果溯本求源,这本《荨夫路漫漫》可以算是此类文的鼻祖了,荒诞不经的语言,恶搞的手法,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同时由于作者(茸茸之草)本身恶搞太过,加之肚子里笑料的不可持续和较稚嫩的文笔,看到后面难免会让人感到审美疲劳;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十年前的小说,在那个吃地瓜都能吃成大法师的坏境里,《荨夫路漫漫》的创新确实难能可贵,所以本次点评我给这本书打三颗星。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