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浮尘烬歌》浮尘烬歌季熙河 作者是季熙河的小说 浮尘烬歌仙侠奇缘小说

浮尘烬歌

《浮尘烬歌》

季熙河 著

连载中 仙侠奇缘 仲炎,朱雀 阅文集团

《浮尘烬歌》由网络作家季熙河所著,终于迎来了跌宕起伏的大结局,仲炎,朱雀这两位主人翁会有怎样的摩擦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内容都将在这章芬芳复杂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丫头,此去东海,万事小心。”他唤出屠苏鬼兽,收敛那份让之烬随自己一同归去的奢望,“晟州诸多事宜尚待我处理,我便先回去了。”许久不见那日思夜想的女子,此番重遇,却要分离,他知晓自己又要变为那个心思深沉

26次点击 更新:2021-07-12 13:24:40

免费阅读
《浮尘烬歌》由网络作家季熙河所著,终于迎来了跌宕起伏的大结局,仲炎,朱雀这两位主人翁会有怎样的摩擦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内容都将在这章芬芳复杂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丫头,此去东海,万事小心。”他唤出屠苏鬼兽,收敛那份让之烬随自己一同归去的奢望,“晟州诸多事宜尚待我处理,我便先回去了。”许久不见那日思夜想的女子,此番重遇,却要分离,他知晓自己又要变为那个心思深沉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丫头,此去东海,万事小心。”他唤出屠苏鬼兽,收敛那份让之烬随自己一同归去的奢望,“晟州诸多事宜尚待我处理,我便先回去了。”

许久不见那日思夜想的女子,此番重遇,却要分离,他知晓自己又要变为那个心思深沉,冷漠无情的晟州山君。他与她之间何尝不是沟壑万千,不谈身份,而是之后彼此的道途,他所作的罪恶要受天谴是迟早的事,而她终会有一条长远欢愉之路。

他爱她,很爱很爱,可是他懂得分寸与规诫,他要给她的除了爱还有自由的一生。

仲炎向他拱手,“山君一路保重,在下会好好照顾之烬。”

他轻轻地拍拍之烬的头,“小丫头,记得我给你说过的话。”

“长棣,谢谢你。”她故作坚定地笑着,心底是不舍,他那样孤单又事事包揽的人,也许才是最让人牵挂的,“回去之后,别多想,我会很好的。”

“好……你说的我都记住了。”他凝固的眉眼,笑得松脱。

之烬看着长棣乘着鬼兽陡然消失,取下那枚簪子。

她转身向他说道,“洛棠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个与我行过成婚礼的夫君。”

“他……怎么去的?”他不忍开口,但放不下想要探寻她前尘的好奇。

“他是人间的一位教习先生,因无视书院戒条,半夜闲读,打翻了灯盏,使得书院走水。”掌中的嫣然桃花,似与她出嫁时抹的胭脂一色,阿姐唱的桃夭犹在耳边,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为何爱他?”

她坐在悬崖边,望着瑰丽霞光,渐而退在暗夜之后。

“他是星君的凡人之身,因我爱星君,所以就一并爱了。”她只是一个来自无名山谷的小火妖,从来都没有学过要怎样去爱一个人,她以为只要有人对自己好,便是爱,所以她最爱星君。

可是当她的心长出来,慢慢长得很好的时候,她开始分辨爱的分量,才知道男女之爱也许另有错层。

祖云讲的那些情爱故事,她觉得自己一点边都沾不上,所以她对爱的剖析,越来越模糊,究竟什么是爱呢?

她并不懂,也好似不想懂了。

仲炎见她说起星君时,语气的颤抖,便知那个人深深地在她心里落了根,生了枝丫,结了繁华。

他不打算继续问下去,何必呢,从前与现在是两回事,此刻与她一起坐在这暮色苍苍中已是极乐之事了,至于其它的,不想也罢。他躺在地上,手枕着头,看着隽永云彩,喃喃道,“其实,我以前的名字不叫仲炎。”

之烬也随他一起躺着,侧头看他,“你原来叫什么?”

“不知道,我连自己怎么出世的,也不知道。”他自言自语,“好似我被人灌下了什么了不得的药,对以前的所有事都记不得了,我就晓得我在一个地方醒来,在水里见到自己这张帅脸,然后就东走走,西走走,到处风流。”

“去了很多地方,听了很多故事,然后不知不觉来到茨山,见到好风景,却也见到生灵涂炭。唯有以己为号召,率领众妖,历经百战,重振茨山,也成了一方妖尊。”

她还是那样看着他,不曾想过身为美男妖尊,好似逍遥多情,自得其乐的仲炎,原来连前生都没有。

庆泽的鬼界刑具使得仲炎额角破裂,定会留下狰狞疮疤,那些痴迷他美色的女子,或许也会嫌弃吧。她有些心疼,也加深了对庆泽的仇怨,杀了庆泽后,还要毁坏他的容貌,虽则这样很残忍,但报应就是相互的,所谓一报还一报。

“那你现在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呢?”

“你还记得在孤山,我临死前给你讲的那个凡间老先生吗?”

之烬当然记得那刻骨铭心的一刻,现在想来也会感到胆战心惊,“记得。”

“我游玩至凡间,在一个茅草屋外,遇到了他,他那时已垂死在即。”他言辞平静,“他说他年轻时是一个门派的门主,因贪欲,杀了很多人,直到有一日,他刀下一个女子扯住他的衣角。”

“那女子说,放下屠刀吧,你已年逾五旬,一生都要结束了。”

她不知不觉地落下眼泪,“那女子认识他?”

仲炎点头道,“他当时笑着又刺了女子一刀,没几日,他忽地发现双鬓已白,眼角风霜,蓦然回首,才发现自己老之将至。”

那年,他在一个茅草屋外见到一个倒在地上的白发老者,衣衫褴褛,脚边一个装着浆果的篮子。他问老者可需要进城请大夫,他双眼凹陷,吃力抓着仲炎的手,战战巍巍地讲了很多话。

他说,一生无恶不作,未曾救人行善,以为会有很多报应,就遣散门派,归隐山林数年,安安稳稳。慨叹所谓报应都是谬论,唬人罢了。

可是有次梦见年少时在一个富贵府邸做仆人时,因总偷着练武,便时常吃不饱。府里有位小姐,每日都会留一包饼饵在墙角,赠给我作宵食吃。

之后,她离了家,嫁了人,而我也得了贵人赏识,作了养子,贪得无厌,利欲熏心,从此以杀人为业。

他老泪横流,我的报应就是,杀了这世上唯一爱过我,也是我唯一爱过的人。

听了那老者生死刹那间的悔悟,让仲炎在后来放天灯时,许下平生夙愿:不求长生,但求无悔。

“女子是老者年少时的心慕之人,只是彼此身份悬殊,未曾在一起……可老者却失手杀了那女子。”

她泪目,“她当时应该很痛吧,不是刀落在身上的疼,而是自己死后再没人顾念他了。”

“得了荣华,忘了真心,无人相爱,他活得很失败。”

“老者养了一只受伤的朱雀,给它取了名字叫仲炎,让我帮他放生,祈愿来世,天高任鸟飞,俗念不挂心,生无恨,死无悔。”他有些哽咽,还是将故事讲完。

“女子唤作陆炎,男子名为仲夔……我既无名字,便随了那自在高飞的朱雀之名,”

“……也许他们会在阎罗殿相逢,又或许他们会用如意露让彼此下一世重新来过。”

“如意露?”仲炎不解。

“你没听说过黄泉边,有位夜叉守着一瓶可以让凡人在历经轮回时,不忘恋人的如意露?”

仲炎淡笑,“阎罗地宫之事,我不太清楚,只是这转世时有执念的凡人那么多,如意露可够用。”

之烬忽地想到,如意露是水神泱亦所制,那可都是他的掌中血呀。

精彩评论

季熙河的《浮尘烬歌》本质上还是一本小白书,各种狗血桥段随处可见。但同时,它可能是小白书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本。所以如果有一位从没接触过仙侠奇缘小说的人希望你给他推荐一部小说,这本《书名》,我觉得是不二之选。就算是老白看完这本, 说不定也能解解中原五白的剧毒。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