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秋雨剑侠传》秋雨剑侠传烂尾了吗 女体化 秋雨剑侠传小攻

秋雨剑侠传

《秋雨剑侠传》

1片秋叶 著

已完结 武侠 叶随云,宫晴 阅文集团

《秋雨剑侠传》由网络作家1片秋叶所著,终于迎来了曲折绵长的大结局,叶随云,宫晴这两位主要人物会有怎样的趣事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内容都将在这章精妙绝伦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叶随云一愣,疑惑她说什么堂兄是何意?但他毕竟不是傻瓜,知道其中必有因由,现如今身处险地,心里也比平日多留心在意三分,因此虽然不了解情况,但叶随云不动声色,只是憨憨一笑,转头一看,果然绿芜正在暗暗使眼色

247次点击 更新:2021-07-10 18:24:41

免费阅读
《秋雨剑侠传》由网络作家1片秋叶所著,终于迎来了曲折绵长的大结局,叶随云,宫晴这两位主要人物会有怎样的趣事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内容都将在这章精妙绝伦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叶随云一愣,疑惑她说什么堂兄是何意?但他毕竟不是傻瓜,知道其中必有因由,现如今身处险地,心里也比平日多留心在意三分,因此虽然不了解情况,但叶随云不动声色,只是憨憨一笑,转头一看,果然绿芜正在暗暗使眼色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叶随云一愣,疑惑她说什么堂兄是何意?但他毕竟不是傻瓜,知道其中必有因由,现如今身处险地,心里也比平日多留心在意三分,因此虽然不了解情况,但叶随云不动声色,只是憨憨一笑,转头一看,果然绿芜正在暗暗使眼色。

宫晴问道:“贾小哥,你可是刚刚从火师处而来?”叶随云点点头,道:“在下按后殿宫统领的指示,先送到领主那儿,然后是两位副领主,最后是总管这里,还望恕罪。”

宫晴摇头道:“不妨,按规矩原该是这个顺序。”停了停问道:“刚在火师那里你可听到他们说了什么?”

对她的询问,叶随云略觉奇怪,只是装作不懂,摇头道:“小的送去膳食便退了出来,没听到什么。”眼下情况奇特不明,叶随云可不敢随随便便引人注意。

宫晴恩了一声,似乎在想什么,良久道:“要说世上之事真是无巧不成书,绿芜今日和我说她的堂兄姐被掳来了白帝城时,我还道是开玩笑。”

叶随云到此才大致明白,贾绿芜是如何骗得宫晴帮忙的,忙躬身道:“多谢总管救我家妹,小的感激不尽。”

宫晴道:“你放心吧,欢儿在我这里定然保她无恙。”叶随云抬头看了唐西瑶一眼,对方也正在看自己,知道她化名叫贾欢儿。宫晴继续道:“既然我帮了你们的忙,反过来你也要投桃报李,帮我一个忙?”

叶随云微微诧异,道:“总管但有吩咐,小的自当遵命,不知要我做什么?”

宫晴道:“很简单,往后你送餐往来,少不得常去到火师处,多留心听留心看,他们说什么做什么都报告给我。”

叶随云心中一凛,这是要自己做卧底呀,虽不明白她和宇文二人有什么过节,但这个小细节说不定日后能派上用场,脸上一副诚惶诚恐道:“小的一定尽力。”

宫晴满意的笑了笑,道:“你们兄妹见面定有很多话说,这就去吧。”说完便要转身回屋休息,似乎说了这一阵话已经很累了。

叶随云突然又问道:“我初来乍到,敢问总管何以会给予信任呢?”心想按她在此的地位,要找眼线监视别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不由好奇问一问。

宫晴转回道:“这白帝城之内,除了哥哥和绿芜,我不知道该相信谁,正因为你是今日刚刚入城的人,才最可信。”

叶随云连声答应,行礼退了出来,唐西瑶和贾绿芜也跟了出来。叶随云开玩笑道:“你这新名字到也好听,幸好不叫贾笑,那不成假笑了吗?”唐西瑶嗔道:“不管叫什么都比贾二好听。”

绿芜如释重负说道:“幸好你机灵,先前倒忘了嘱咐你,刚刚总管说起咱们是堂兄妹,真怕你露了馅。”叶随云点头道:“难怪黄花非要我也姓贾呢?原来你们早就商量好的。”绿芜道:“总管对我虽说不错,可也不是什么都能开的了口,若非我的至亲好友怎能让她答允相助。”

叶随云赞同道:“那也说的是,看来倒也不必你这大国手出马了。”后一句是对着唐西瑶说的。

唐西瑶摇头道:“宫晴虽说现在没事,但我观察她半日,发觉她确实有心疾,以致全身气血不足,体质弱于常人,你看她肤色纤白便是为此。”绿芜接道:“对,听说总管自小就罹患心痛病,说是娘胎里带来的,看了多少大夫都没用。”

叶随云笑道:“算你家总管运气好,遇上了世上最好的医生。”看得出绿芜很是关心宫晴,她对叶随云道:“你快回去吧,免得在外太久惹人怀疑。”叶随云和二人告别,匆匆赶回后殿,如今知道唐西瑶处境无虞便放了心,接下来就是要一门心思找机会救出刘洋。

第二天中午,叶随云又是围着后殿里里外外跑了几十趟,总算忙活完了,这才有功夫坐下来休息片刻。想起昨日宫晴的话,看来这十二连环坞内部也并非是铁板一块,各有各的心思。宫晴明显对宇文兄弟有疑心,或者说是戒心,具体内中详情现在虽还不得知,但总是一条线索,定要慢慢将其中的脉络捋清,好从中做做文章,寻找救人的机会。

忽听身旁一声叹气,满是委屈和无奈,叶随云转头看去,不远坐着个豹头环眼的大汉,一脸的黑髯很是威风,只是这模样粗犷的汉子此时眼眉耷拉,嘴角下垂,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叶随云瞧他神情可怜,好奇心起,倒了一大碗酒端上,道:“这位好汉,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多喝碗酒也就过去了,来。”

那汉子愕然看叶随云一眼,接过酒碗咕咚一口干了,道:“你说得对,老子总有一天要找回场子,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叶随云道:“贾二,是新来的。”那汉子道:“难怪你不认识我,我叫裘大嘴,这儿的兄弟都叫我大嘴哥,你这人还不错,有前途。”叶随云嘻嘻一笑,道:“大嘴哥是为什么事不高兴?”

裘大嘴狠狠朝地上淬了一口道:“还不是那个狗。。。。。那个姓宫的。巡逻守卫换防晚了,关我什么事,却硬说是我的失职,当着那么多人一顿数落,叫老子以后怎么混。他。。。”裘大嘴正口沫横飞说的激动,后面贾黄花喊道:“贾二,快来。”

叶随云也听不明白,只好对裘大嘴道:“大嘴哥,下次再说,回见啦。”说完扔下一脸没说痛快的裘大嘴急不迭的跑了。

贾黄花将食盒放进篮中,道:“今儿个人手不够,你还要多送一个地方,别搞混了。”叶随云问清方位,挑起篮子,忽问道:“那个裘大嘴是什么来头。”

贾黄花看了一眼道:“他呀,是四偏将之一,外号还挺威风,叫什么‘战张飞’,自以为勇猛无敌,实则是个受气包,算起来应该是曹盖思的手下。”

叶随云又问道:“他说受一个姓宫的欺负。。。”黄花道:“就是前殿统领宫威,也不知怎么搞得,这宫大将军就是瞧他不顺眼,总是找他麻烦,无奈裘大嘴地位低,却也不敢反抗。”叶随云暗想这白帝城中竟如此多姓宫的,好奇道:“曹盖思不是很厉害吗,怎的有人欺负他手下也不管?”

黄花道:“宫威可是领主的家人,姓曹的再横也要忌惮三分,不过这两人倒是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没什么过节,也不至于为了个手下去得罪宫威,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不理算了。”叶随云心想原来是这么回事,贾黄花催促道:“别问了,快去送饭,凉了可就不好了。”

叶随云只得挑起食篮,不经意远远看到张山石坐在一张桌上朝自己这边看来,叶随云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不敢再耽搁,拔腿快去。

再次见到宫傲,这个十二连环坞的大当家还是如同上回般沉醉在画像前,时不时发出叹息声,魂萦物外。叶随云这回索性连话也不说,放下食物就走,宫傲竟似不知他来过。叶随云开始怀疑这宫傲究竟是不是传说中那个一统绿林的强人,怎的这个德性。但话说回来,他身上那股高手的气场是藏不住的,这才更是叫人想不通。

来到宇文兄弟的住处,进院子发觉只有宇文敌一人,正坐在院中闭目冥想着什么。叶随云知道今日没什么可听的,将食物放在桌上,正要退出,宇文敌忽道:“等等。”叶随云心里一紧,转过身恭恭敬敬道:“副领主有什么吩咐?”

宇文敌的眼神刀光般掠过叶随云,问道:“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叶随云不敢迟疑,平静道:“小的在家乡是替大户放牛的,平日也做些粗活笨活。”心底暗暗惴惴,难不成这家伙看出了什么。宇文敌脸色缓和下来,点头道:“少年人做事倒是把好手,往日送来的饭食,汤汤水水泼洒的到处都是,你昨日送的倒是干净利索,不错不错。回去告诉宫大肥,以后本座这里就要你专送了。”

叶随云暗松了口气,原来是说这事,他修为精湛,自然脚步凝稳,这又算什么难事,面上却装作欢喜道:“多谢副领主夸赞,小的往后一定更加用心。”宇文敌点点头道:“去吧。”

叶随云出来后长长喘了口气,还以为露了马脚,真被这老家伙吓的不轻。接下来本该去到宫晴那里,可按着贾黄花的嘱咐,离宇文兄弟住所较近的就是今日要多送的地方,刚才亟匆间只听黄花说叫什么福禄二老,这时心下嘀咕这称号倒是喜气,难道是专门操办喜事的?

怀着满腔好奇行至一处别院,还没进门就听得里面一声重重喟叹,透着悲切愁苦,是个老翁所发。接着另一个声音带着哭腔道:“要是小梦子有个三长两短醒不过来,我这把老骨头也不活了。”说完呜咽不止,听来是个上了年纪的婆婆在说话。

叶随云行至门口,没有贸然踏入,伸脖子瞧去,见到屋内一对看来像是夫妇的花甲老人正相顾凄然,愁云惨淡,不知是遇到了什么伤心的事。叶随云念头划过:“这二位虽不知为何愁苦,但和福禄二字可是相去甚远了。”他还没说话,那个始终背对着他的老者,用手一指旁边道:“你是来送饭的吧,放在桌上就行了。”

叶随云答应了一声,走进去,将食盒搁置好,正要转身告退,忽然手腕一紧,已被那老者一把抓住。他冷冷看着叶随云道:“不管你是谁,最好安安分分的,休耍花样。”

叶随云暗暗戒备,脸上佯装惊慌道:“前辈这是为何,我。。我只是送东西来的。”老者道:“你离着十几丈老夫便已知晓,肩挑两个大筐,却半点不闻扁担晃动弯折之声,虽看不出你小子修为深浅几何,但至少不该是个送食的仆厮,莫以为瞒得过所有人。”

叶随云松了口气,毕竟不是从内息上露了馅儿。同时也佩服这老人实在心细如发,竟从如斯细节看出自己身有武功。正想编个什么理由为己开脱,谁知旁边的老婆婆流泪抱怨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功夫管这些。”老者听完也是一声长叹,松开了叶随云的手腕,挥手道:“走吧,走吧。”显然是再无心情理会他。

叶随云做梦也想不到竟如此轻易脱身,虽搞不清这是什么情况,也不敢再耽搁,挑起东西就溜了出来。一路上心里忐忑不安,既不知他们为何放过自己,也不知他们会不会去告发,但不管怎样,这二老武功高强是不用怀疑了。

胡思间到了宫晴处,这回却不见了绿芜和唐西瑶,只有宫晴一人正在屋内,捧着一卷书在读,她看到叶随云,道:“你来啦,欢儿和绿芜去煎药了。”

叶随云将东西放下,道:“今日只有宇文敌一人在,什么都没说。”宫晴点头回了声:”知道了。”

叶随云这两天一肚子疑问,觉得眼下倒是个好时机,便小心道:“小的刚来白帝城,什么都不明白,可是总管对我和妹妹很好,因此无论有什么差遣,小的都愿赴汤蹈火为总管出一份薄力。”

宫晴微微一笑,道:“那就好,你有心了。”叶随云接着道:“只是心里忍不住好奇,同是这城中的主事之人,为何总管会对两位副领主心有疑虑,乃至要我时刻监视呢?”

宫晴直直凝视着叶随云,片刻道:“你这人不仅好奇心重,还真是胆大,什么都敢说。我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问我这样的问题。”说话时淡淡而笑,却非是发怒,让叶随云的紧张又放松了三分。他虽假扮下人,却并不真正打心里惧怕这些人,自然装不像,加上心里有疑问便张口问出,虽语气谦卑,却全没想到此语不该出自他口。也算错有错出,意外的是宫晴似乎此时心情很好,毫不以为忤。

笑过后,又是轻轻叹息,她言道:“我这个内务总管空有头衔,却是毫无实际。现如今白帝城上下大权皆握在宇文氏二人手中,就连哥哥也不过是个傀儡罢了。”

叶随云不料竟问出这么个答案,讶然道:“总管是说真正控制着白帝城的是宇文兄弟?”宫晴颌首算是回答。

叶随云不解道:“真是怪了,难道是我想错了。”宫晴问起来,叶随云答道:“你说领主是傀儡,可我明明感到他功力高绝,绝不像是能随意摆布的人,虽然有时看起来不多说话。”在宫晴面前,他也不好说宫傲看起来痴痴呆呆的。

宫晴道:“你说的也不错,哥哥武功盖世,也不是宇文氏想怎样便怎样的。我说他像傀儡虽不准确,倒也差不多。城中大大小小的事他是什么都不管,全都交给那二人,这不等于将统领之权拱手相让吗?”

叶随云问道:“这却是为何?”宫晴轻叹道:“还不是因为那个于睿。”

精彩评论

老司机的武侠之旅,绝大部分位面副本为原创。与其他平庸的武侠小说不同,作者(1片秋叶)对进入各个副本的节奏控制的非常好,绝不拖泥带水。不过相比其优秀的副本描写,主世界的安排个人感觉是下降了一个档次,过于想当然和龙傲天了。。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