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葬花明月录》莲心葬花录 调教 葬花明月录完整版在线阅读

葬花明月录

《葬花明月录》

渫窭 著

已完结 武侠 紫嫣,兰儿 互联网

天选人物是紫嫣,兰儿的网文《葬花明月录》此文是渫窭最新力作的武侠文,文笔无与伦比情节精彩纷呈,绝对是值得品味的畅销新书,小说剧情回顾 万里无云,华光耀地,只见天际万里无云,湛蓝一片,偶尔头顶之上几只飞鸟经过,万籁俱寂,却听得古琴弦下优柔婉转的声音,那声音如梦如幻,但又听得人们心力沉甸,不知道这世间的留恋有多少分,多少情。红尘往事牵动

636次点击 更新:2021-07-07 12:17:11

免费阅读
天选人物是紫嫣,兰儿的网文《葬花明月录》此文是渫窭最新力作的武侠文,文笔无与伦比情节精彩纷呈,绝对是值得品味的畅销新书,小说剧情回顾 万里无云,华光耀地,只见天际万里无云,湛蓝一片,偶尔头顶之上几只飞鸟经过,万籁俱寂,却听得古琴弦下优柔婉转的声音,那声音如梦如幻,但又听得人们心力沉甸,不知道这世间的留恋有多少分,多少情。红尘往事牵动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万里无云,华光耀地,只见天际万里无云,湛蓝一片,偶尔头顶之上几只飞鸟经过,万籁俱寂,却听得古琴弦下优柔婉转的声音,那声音如梦如幻,但又听得人们心力沉甸,不知道这世间的留恋有多少分,多少情。红尘往事牵动的弦,尽在这一刻如流水般潺潺流淌。

紫兰缓缓穿过林中小涧,看着一如平时弹奏古琴的紫嫣,望着他娘那倾世的容颜。明媚的歌声,撩起了紫兰深刻的回忆:那与辽溅决斗的那一夜,自己的鲜红的血液沾满了草丛中的紫兰花,他就以为自己将死之际,却有一明眸的姑娘前来相救,那眼神始终萦绕在紫兰的脑海中,好似永世不灭。

“梦瑶,你究竟在何处舞剑唱罢,我临走时竟然如此对你,我深感愧疚,听到娘的琴声,我竟然想起了你,我多么希望有朝一日我们再次相见。可是,被我伤害的你,究竟会不会原谅我呢?”紫兰对着天际,看着林中飘散的紫兰花忽然感到丝丝惆怅。

“兰儿,伤好了吗?”紫嫣琴声唱罢,弦指之间,停住了琴弦之声,看见紫兰前来,惊觉自己的失态。赶紧将自己眼中的泪水擦拭,然后一如既往地冷漠之极,对着紫兰冷艳地微笑说道。

“娘,我的伤已并无大碍,还好娘及时想救,不然紫兰就要一命呜呼了。不过,娘,那个身材威武,手持一把方天画戟的御马将军究竟是谁人?我以为我的剑法当今江南除了辽溅和娘,就没有可与我抗衡之辈了。”紫兰看着紫嫣好奇地说道。

“嗯?兰儿,辽溅你并未将之杀死吗?”紫嫣眉头一紧,只感到一阵伤痛用上心头。

“兰儿无能,辽溅剑法之高,我敌不过他,他的饮血剑的刚烈之气带着杀气我无法抵挡,那煞气真是不减娘啊!我差一点就死在他的手上了!”紫兰说道。

“什么,那你为何昨日还能停留在苏州城中,我闻之,辽溅拔剑出鞘便没有人还有余力生还,你既然抵不过他,为何他不杀你?”紫嫣感到此情形从未有过,惊诧不已,冥思:“难道辽溅也有什么让人无法猜透的秘密,或许他的背后也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紫嫣望着眼前只是受伤的紫兰,心中倍感疑惑,他在疑惑紫兰既然没有杀死辽溅,却没有死在饮血之下,真是罕见之事。

“娘,辽溅先不说,那个御马意欲用方天画戟将我杀死的武将是谁?”紫兰问道。

”那是当今侯爵府的一名护卫将军,也是最近考取武举人第一名所得,天下百姓无人不知晓此人,你一直奔波于江湖杀手之中,自然不了解此事,因为你的命不属于这个尘世,因为你,是个杀手,你也无需了解,你只要知道此人功力深厚,日后若在遇见此人,能者,必杀之!“紫嫣意义道来。

“对了,兰儿,那位白衣少年,你是如何认识的?”紫嫣忽然想到白绫之事,问道紫兰。

紫兰回忆起此事,于是向紫嫣说来为何会遇到白绫之事。

“什么?兰儿,你竟然帮助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而杀人!”紫嫣大吃一惊,感到紫兰回来之后,谈吐举止也和从前有所变化,还有昨日与那白衣少年谈吐只见,明显多了几分大度之气,不再像与辽溅决斗之前那样地无情,言语冰冷,似乎他多了一份感情,一份牵挂。紫嫣敏感地并担忧地望着紫兰,暗自思忖道:“希望不要是我想的那样。”

“娘,你怎么了?难道不该救人吗?我能杀人,亦能用剑救人,何乐而不为?”谈吐间,只见到紫兰的眼神里多了一份自信,多了一份锋芒测漏,而他自己却没有发现。

“兰儿,既然这样,娘要你去做一件事!”紫嫣说道。

“什么事?娘!”紫兰惊诧地问道。

“我要你再去一会辽溅,记住,这次,你不是要去将之杀死,你的剑术还没到达炉火纯青的地步,必定无法杀死,我是要你去观察一下辽溅的动态,好日后为你将之产出做准备。”紫嫣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大丈夫不当如此!”紫兰为之一惊,大声说道。

“兰儿,古书有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此乃行军打仗之道,孙子曾经为何驰骋天下,就因是如此。

“兰儿谨遵娘教诲!孩儿现今就去。”紫兰双手作楫拂袖扬长而去。

紫嫣望着紫兰远去的背景,一种莫命的紧张之感油然而起,她不知道现在的紫兰为何会如此动情,为什么现在的紫兰真的有点不能让她放心。紫兰山庄树林之中,微风浮动着紫嫣如柳折枝的发丝,飘动着黑袍,发出呼啦呼啦的鸣响。她的心中充满的犹豫,他不知道,紫兰如今去会辽溅究竟是福是祸。

紫兰趁着阳光空照,万里晴空,踩着沿路的树枝,花草,踏着轻功。他心想:“娘这次要我来并不是要我杀死辽溅的,我该如何与他交涉呢?是不是我该直接见他,还是以剑会之?不,我敌不过他,若是将辽溅的杀气弥漫整个地方,我必死无疑。我还是直接见面吧。”

紫兰飞奔来到辽溅的住宅,望着上次与之会战的场地,他会想起自己的鲜血喷洒在整个庭院的时候,他以为他就要一命呜呼了,只是,他却并没有死!”

茅屋之上,茅草随风荡漾,阑珊之内,几棵美丽的杨树上长满了杨花,飘洒的真哥哥院落,地上的青草不断地低头,仿佛在欢迎紫兰的道来,紫兰看着这个场景,心中感到一阵暖意涌上心头。特别是不远处桥阶之下,那一片盛开的紫兰花,是他最爱的礼物。

忽然,紫兰听得辽溅的琴声,那琴声仿佛古老的玄幻之曲涌动其中,一条条波纹化作一条条温柔的双手,抚慰着紫兰漂泊的心灵。

紫兰在门外,大声呼叫:“敢问辽溅先生何在?”

“来者何人?岂敢来我这处大声呼号?难道不知道我辽溅最讨厌被人打扰吗?”辽溅一跃而上,从后院飞奔到了茅草屋上,定睛一看,竟然是前些时日与自己对决的少年,可是今日的少年似乎不是来杀自己的,似乎是来交涉的,于是辽溅稍稍放缓了戒心,看着紫兰的一举一动。

“嗯,原来是你,小兄弟前些时日为何要与我一战,我素来不喜欢随便争斗,我只想在江湖上有立足之地,来谋取生存。”辽溅呼道。

“那日同先生决斗,是紫兰的不对,紫兰今日特来道歉。”

“哼,那日你口出狂言,非要说成为天下第一,今日为何还如此臣服,令在下真的是在难以接受啊!”辽溅答应着。

“我是想成为江南最好的杀手,所以才寻你而来,我以为我武功甚高,可将你屠之,却不料先生武功甚好,我竟然自身性命难保。”紫兰向辽溅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辽溅问道。

“我叫紫兰!”紫兰说道。

“嗯?紫兰,难道是江湖上人人称道诡异的紫兰吗?就是杀人时在脖颈剑伤处留下紫兰花的紫兰吗?”辽溅大惊,慌忙问道。

“是,正是在下。”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在这广袤的大地上,有一群人为杀戮而生,他们厮杀不论感情,不论所得所失,不计较功名利益,他们只是杀戮在杀戮,即使死敌人也可成为一时的朋友,是朋友,也会在一剑之上成为永恒的仇人,他们有时情同手足,有时却又六亲不认。这样一个可怕而又可敬的集体,他们的名字叫——杀手!

“哈。。。。。。哈。。。。。。哈。。。。。。,来,兄弟,来陪在下喝一杯浊酒,欣赏一下我的琴声。”

话音刚落,一坛女儿红向紫兰飞来,紫兰顺势接下,便大口大口地喝了下去,连声赞道:“好酒,好酒!”

“兄台果然是性情中人,毫不介意我找你决斗之事。”

“你不必多说,马上到深夜了,我们一起举酒对月唱歌谣吧!”辽溅随后,高高盘膝坐在屋顶之上,向着天空月光升起的地方,又开始弹起玄妙的古琴。

紫兰咕隆着嘴里的女儿红,听着辽溅悲怆的曲调,在这曲调之内,仿佛听到了辽溅似有相思之痛,不见之愁。仿佛就在不远处有个人在哪里等他,而他,却不能去见她。去那个地方寻找他牵挂之人。

“为什么?此人情调如此凄凉,拨弄琴弦之间,竟然毫无杀气,这琴声仿佛小桥流水人家一般安静,却犹如一道长长结,永远剪切不到!这到底是为何?”紫兰心中思考道。

夜,渐渐来了,黄昏中的夕阳渐渐暗淡了光辉,失去了生机,苍老的画面之下,扬花落英纷纷,远处,琴声传来,勾勒出了一幅令人向往的水墨画。

紫兰与辽溅等待着夜的道来,等待着那个天下第一的月光。

精彩评论

这本《葬花明月录》算不上是一本好的武侠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渫窭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