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仙剑奇侠传五》仙剑奇侠传三 穿越文 仙剑奇侠传五在线阅读

仙剑奇侠传五

《仙剑奇侠传五》

李奇朗 著

已完结 仙侠 姜云凡,黄狗 互联网

《仙剑奇侠传五》为李奇朗墨下,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片段预览:追着那黄狗进了酒窖,眼看着那黄狗双爪向酒罐抱去,姜云凡一见立刻大声喊道:“住嘴!!!”听到他的声音,那黄狗一缓,回头看着他,姜云凡赶紧叫道:“那是本大爷先看上的”说着便“哼哼”了两声以道上的口吻吼道:

361次点击 更新:2021-06-11 20:45:13

免费阅读
《仙剑奇侠传五》为李奇朗墨下,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片段预览:追着那黄狗进了酒窖,眼看着那黄狗双爪向酒罐抱去,姜云凡一见立刻大声喊道:“住嘴!!!”听到他的声音,那黄狗一缓,回头看着他,姜云凡赶紧叫道:“那是本大爷先看上的”说着便“哼哼”了两声以道上的口吻吼道: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追着那黄狗进了酒窖,眼看着那黄狗双爪向酒罐抱去,姜云凡一见立刻大声喊道:“住嘴!!!”

听到他的声音,那黄狗一缓,回头看着他,姜云凡赶紧叫道:“那是本大爷先看上的”说着便“哼哼”了两声以道上的口吻吼道:“次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狗命在,把就留下来!”那黄狗听着他啰啰嗦嗦地说了一大堆,却是没有理睬,只是直顾怀抱着那酒罐。姜云凡一见这,知道好机会来了。想着立刻起身快速地向那狗奔去。

正在他奔去的同时,忽然只见另外一个方向也有个人跑向那只黄狗。姜云凡现在一心只顾着那只黄狗,另外方向那个人怕也是,所以双方都没有看到各自。当两人一起接近那只狗时,那狗忽然反应过来了,抽着一个空子一蹦,影子立刻不见了。姜云凡哪知道那只狗这么利索,见狗忽然不见了,本想立刻停下来,哪知以现在速度根本不可能说停就能停下来的。接着只见“嘭”的一声,姜云凡立刻被撞得退了一步,而另一人却是摔倒在地,口里叫出了声道:“痛痛痛痛痛”一听却是个少女的声音。

姜云凡被这么撞了一下,全身也一阵阵的酸痛,“呼”地吐了一口气,揉了揉痛处,说道:“好痛。”说完立刻四周一看,却见那只黄狗正站在不远处,爪子上面还怀抱着酒坛。姜云凡见自己竟被一只畜生耍了,怒声对那狗吼道:“死畜生!”

那狗没有理他,转过头去,随着酒窖里的小道飞快奔走了。

那个少女见狗跑了,却是用手砸着地,大声地叫着:“给我回来!”那狗岂会这么听话,听到她这句话时,早已没影了。见狗儿跑了,两人相互看了看,对视了一眼。只见那少女满头红发,长相却甚是可爱,身上所穿的衣装,有点像苗疆的女子。这时那少女看着姜云凡,似乎是气不打一处来,气道:“呜,好不容易在这里设下了迷幻蛊阵要抓住臭大黄的,这下好了,大半天的功夫全被你毁拉!”

姜云凡一听,赶紧摆手道:“喂喂,小丫头,你少倒打一耙。要不是你突然冲出来,狗精能逃出我的手心?”

“敢在叫我一声小丫头,我.现.在.就.让.你.挂.掉!”那少女一听,却是挺起胸脯怒视着姜云凡说道。

话刚一说完,忽然听到酒窖外面外面许多人声响了起来,那少女感到有些奇怪地,说道:“咦咦?有人来了!好多人。”

姜云凡有些无语,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也只有聋子才听不到呢。笑着对那少女说道:“哈哈,傻了吧。”

“哼,那是你没本事逃掉。”那少女说完对着姜云凡讥笑道,可是等她一说完,人却立刻便不见了。

姜云凡一惊,惊奇地说道:“不见了!这是什么妖法?”

“你才妖法呢!连隐蛊都不知道,大笨贼!”姜云凡刚一说完,空气中再次传来那少女的讥笑声。

一见有隐蛊这样的好东西,姜云凡脸色立马一变,对着刚刚声音发出处笑着说道:“喂喂,小丫女侠,咱们也算是同路的,你就带我一块走吧”

可是他说完,却没了回音,姜云凡一急,再次问道:“女侠,女侠,还在吗?”说完仍是没有回音。

可正在这时,外面的声音却是越来越近了,该怎么办才好呢,姜云凡看了看四周,除了酒坛就是坛酒,根本连藏身的地方都没有,该怎么办呢,姜云凡在酒窖里走来走去,却不知该如何是好。而这时,外面门口却传来了护院的声音:“来人啊!酒窖门被打开了!有贼!!”话一说完,便见那个护院对着酒窖里大声喝道:“大胆毛贼,竟然把脑筋动到唐家来了,大家快进去搜!”

姜云凡见那群护院眼看就了进来了,心下万分着急,唐海早就看不顺眼自己了,要是被他抓住,那还得了。该怎么办呢,姜云凡心里想着,眼睛却已经把酒窖看了一遍又一遍了。忽然他看到地上有个坛子孤零零地摆在一边,竟然和别处的不同。他有些不解,走过去想要看看那个坛子,摸着那个坛子一转,忽然“哗”的一声,从旁升起来一道石门,竟然露出了一个通道。他赶紧走进了通道,接着那石门却自动落了下来。刚好等那石门落下在地,外面那些护院全都走了进来。一见酒窖被弄的乱七八糟。各自都心惊不已,只见他们说的:“这,这是怎么搞的!!完了完了,老爷非大发雷霆不可!”

姜云凡没法见到他们的表情,但是一听到他们害怕的声音,心下却是很高兴,嘿嘿一笑地自语道:“活该。”说完便看了看这个通道,只见通道四通八达的,不知怎么走才好。摇了摇头说道:“唉,现在还是得赶紧离开这里才是,要是被他们发现那就死定了。”说着便跟着通道找起路来。

酒窖里虽然没有什么机关,但是由于岔路太多,姜云凡也花了一个晚上才走出了这里。

出了酒窖,看到外面天已经大亮,姜云凡却是送了一口气。忽然只见前面一个颇大的身躯堵在了他的身前,一见那人,姜云凡便以为遇到埋伏了,赶紧做好战斗的准备。而那人却似乎并没有看见他一般,只是自语地说道:“好香,好香!咱酒肉童行走江湖多年,从没闻过这么纯正的酒香!”

姜云凡见到那人的自语声,摇了摇头想道:原来是一个酒鬼,害的自己吓了一跳。想着便绕过那个长相怪异,身体颇胖的家伙。

可是当他一过那人的身边时,那自称叫酒肉童的人却立刻说道:“小哥,等等等,等一下!”

“干嘛?”姜云凡回过身子有些警惕地看着他。

酒肉童认真地看了看他说道:“咱看你鬼鬼祟祟地从唐家出来,嘿嘿,你一定就是”

见他这么说着,姜云凡以为对方发现了自己的事情,抽出双剑,打算硬闯过去。哪知那酒肉童接下来却说道:“离家出走的唐大少爷!”说完便见他面带冷色地说道,“乖乖地把酒窖的位置说出来,你私会隔壁家小姐的事,咱就布声张出去。怎么样,很义气吧?”

姜云凡一见那人的自以为是,心下很是无语,不过却也放松了下来。为了尽快摆脱他,姜云凡想了想说道:“好,我告诉你,沿着面前这道密道走进去便能看到酒窟,你快去吧。”

那酒肉童一听,立刻点了点头说道:“哦哦!果然爽快。”说完便舍下姜云凡,飞快地向密道跑去。

看着远去的那个酒肉童,姜云凡想起下山来所遇见的几个怪人,摇了摇头自语道:“怪人天天有,这些天却是特别多啊。”

说完看了看四周,这里是青河镇外的一个草原,景色宜人,四季如春,要是没事的话走在这里倒是神清气爽。不过姜云凡现在却没有看风景的兴趣,看了看远处说道:“唉,也不知道那狗精跑哪去了,本大爷的酒还没拿回来呢。”话刚一说完,东边却立刻传来了狗叫的声音,姜云凡一听,赶紧便追了上去。

走过曲曲折折的晴碧坡,远远地便闻到了酒香味了,姜云凡吸着空气中的酒气,深吸一口气,酒气入鼻,感觉妙不可言。闻到这酒味,他却有些奇怪,这里怎么会有这么香的酒,想到这里,立刻往远处看去,却见远处一块空地上,正坐着一个样貌看似中年的人。只见那人满脸胡渣,头发银白,背上还挂着一把长剑,而手上却拿着酒葫芦正一口一口地灌着,那只偷酒的狗精也待在一边。

姜云凡一见,立刻惊道:“不好,我的酒”说完赶紧大声地对着那边大声喊道:“不许喝!”

那人却不顾他的阻止,往嘴巴灌了一口,然后看了看他,微露奇怪的样子,说道:“怎么,难道酒里有毒?”

姜云凡“哼”声说道:“江湖规矩,到手的买卖,见者有份。这醉仙酿是这狗精从我眼皮底下偷走的,自然有我一份!”

“哦,原来如此。哈哈哈哈,照你这么说,酒是黄狗兄偷的,你尽管找他商量好了。”那人一脸笑意地说道。

姜云凡见对方胡拌烂搅,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只得用江湖规矩说道:“不管怎么说,按道上的规矩,见者有份,好歹留一坛给我。”

“好说好说,等老道喝完,两个坛子都给你。”那边那个老道一副嬉皮笑脸地说道。

姜云凡见到这样的,很是无语,心下怒气上涌,怒道:“你耍我啊?”

那老道打了一个嗝儿摇了摇头说道:“要命可以,要酒,那是万万不能的”

“好!说理你不听,非*本大爷动手!”姜云凡说着拿出自己的双剑,立刻大喝一声,“看招!”整个人便向那老道扑去。

那黄狗一见,却是向他扑来。姜云凡赶紧用上老爹教他的那一招,可是那一招虽然狠,但每一次出招刺向那黄狗时,那狗儿却是机灵地躲开了,然后便从他背后偷袭着双爪抓向他的后背。姜云凡反应不及,立刻向地上一滚才勉勉强强地躲开过来。身在一旁看着的那老道这时却一脸遗憾地说道:“气势虽足,架势却是一塌糊涂,空有个壳子,可惜可惜”

姜云凡却没听出他话中的怜才之意,只是想着自己连只狗都打不过,心里就万分惆怅,站了起来对着对着那一人一狗狠狠地瞪了一眼,说道:“可恶”

他那一声可恶声一出,忽然气息一变,站了起来,立刻再次奔向那一人一狗。

那老道一见这气息,却是脸色一变后背的剑更是自动出鞘,一把便把姜云凡堵在了外面。那老道看了看姜云凡,忽然摇了摇头说道:“原来阁下是魔道中人,倒是我看走眼了。”

“什么魔道?臭妖怪,本大爷今天跟你拼了!”姜云凡真是气急了,双剑再次迎击而出。

那老道一见他的那架势,哈哈大笑地说道:“少年人,你的功夫稀疏平常,都不是黄狗兄的对手,还想抢酒?凭我多年的看人眼光,你啊,真不是个当坏人的料。”

“哼,本大爷的功夫,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再说它都成精了,我打不过有什么奇怪的。”姜云凡气势一落,便只好收起双剑说道。

那老道一听,又是哈哈大笑一声,对着那黄狗说道:“哦?黄狗兄,你什么时候成妖精了?”

姜云凡却是不管,立刻说道:“我管他是什么!敢抢本大爷的酒,我就跟你没有完!别以为你多当了几年妖怪我就怕了。刚刚的不算,再来一场。”

“哈哈哈初生之犊不畏虎。小兄弟,你挺有意思!有趣,有趣这一口,老道非干不可”说完手拿着那坛酒便往肚子里灌。

一口喝完,那老道点了点头说道:“好酒,”说着却是打了一个饱嗝,拿着那坛子一看,却是见底了。

一见那坛酒就这么见底了,姜云凡却是一惊,“啊”的一声叫了起来说道:“啊!喝完了!完了完了,这下那什么给老爹祝寿啊。”

那老道却是一笑,说道:“你刚才打得那么无聊,我不喝点酒解闷的话,实在是看不下去啊。再说反正你也输了,酒自然是我的了。”

见到这样死皮赖脸的人,姜云凡也甚是无语,指着那老道,“哼”声说道:“老酒鬼!你要是讲道义,就拿这狗赔我!”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想道:这狗看起来还不错,看门也讲究,总不能空手回去吧。

那老道再次大笑道:“哈,小兄弟,看你的年纪,怕是当大黄的跟班都不够格吧。”说到这里,再次看了看眼前这个小子,心里一动,说道:“不过”话语一转,却是对着那黄狗说道,“老伙计,就麻烦你看顾他一阵吧。”

说完这话,那黄狗却似乎有些不愿,老道一见,考虑一番,最后对着姜云凡说道:“小兄弟,你的修为尚浅,只怕大黄不肯听你的,看在同是好酒之人的份上,我就传你几招。”

“哦?不是高招的话,我可看不上。”姜云凡一听,却是一喜,不过表面上还是要做着不愿意的样子。

那老道摇着头,微微笑着说道:“招数的好坏可要看人的悟性,要是你学不好的话,那也只能说你资质不行。”说完便开始教授口诀那口诀也就几十言,很快就讲完了。说完之后,那老道便对姜云凡说道:“口诀就这么多,你现在就先试一下,记得,心澄如镜,抱元守一。”

姜云凡点了点头,试着按照老道所教的法诀试了一下,没想到一试之下,姜云凡立刻觉得好神奇的,心里也一下子平静起来。

那老道见他第一次运功就成功了,点了点头说道:“你戾气太重,日后必伤自身。此心法你持之以恒每日修炼,可保你一生受用不尽。”说完却是再次看了看眼前的小子,心里暗叹一声道:今日之事,不知道是利是弊学了他这心法之后,姜云凡心情立刻好了不少,对着那老道说道:“老酒鬼,学了你的功夫,是不是要叫你师父啊?”

那老道赶紧摇头说道:“别,不过是一坛酒的彩头罢了。”

“哦,”姜云凡见他这么说了,便也不再多说了。忽然想起在酒窖里面遇见那个凶巴巴的小姑娘,他便对那老道说道,“对了,我在酒窖里遇到一个凶巴巴的小姑娘,说要抓大黄,你认识不?”

那老道一见,甩了甩头说道:“哎呀,头痛。这丫头还是不死心啊?”说完之后再次看了看姜云凡,点了点头说道:“酒也喝完了,老道也要走了。小兄弟保重哦,我们有缘再见。”说完却是豪气顿生地大声道,“一剑青云意,一壶酒中仙,老道去也”说完,便“徐”的一声整个人已经飞了起来,那身后的剑也飘到了他的脚下,老道踩在上面,很快便飞远了。

看着忽然飞起的老道,姜云凡立刻“哇”的一声叫了起来,大声叫道:“老酒鬼!道长!!我不要这黄狗了,你教我站在剑上飞吧!”可这时那老道已经走远了。

一见那老道已经走远了,姜云凡也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了。想到自己都出来一天了,也该回去了。昨天竟然连老爹的生日都没赶上,今天回去,肯定少不了一顿臭揍了。想到这里,便往青河镇走去。

可是才没走几步路,忽然便传来一个声音道:“站住。”

一听到这个声音,姜云凡立刻一惊,便想快点跑,可是那个声音的主人却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说道:“臭小子,别想溜!咱听信了你的跑去酒窖,啥都没有,就一帮龟孙子看到咱就喊打喊杀的。”这不是那个酒肉童是谁。

酒肉童话刚一说完,立刻一个女声又响了起来,说道:“还有陷害本姑娘,害本姑娘被草谷,啊不,追草谷追了半天”

话一说完,又接着响起了一个声音:“再加上老夫的十个元宝!”

姜云凡一见这三人,不正是自己遇到的那三个被自己坑了的那三个古里古怪的人吗?没想到他们竟然到一块了。想到这三人的各种行径,姜云凡只想快点就跑。但眼前的三人却是把他围在一个圈子了。只见墨甲师说道:“你竟敢欺骗鼎鼎大名的黄石三怪,要罚要罚!”

“黄石三怪?噗原来这几个疯子是一伙的,现在看起来麻烦了。”姜云凡心里一想,眼神却是一变,立刻哈声笑着说道,“原来三位前辈就是名震天下的黄石三怪,久仰久仰!我家里还有点事就先”话没说完便正想溜了。

可是三人把他围在中间,他想跑也跑不了。只得对着三人打哈哈。那墨甲师一见他这么崇拜他们,立刻点头说道:“嗯孺子可教。小子,既然你如此崇拜我们好!老夫决定收你为徒了!”

姜云凡一听却是“啊”的一声叫了起来。而那黄石三怪却是不顾他的脸上,自顾地说着。镜花姑点了点头说道:“嘻嘻,行啊这小子长的还行,收来当徒弟也不算丢人。”

姜云凡却已经暗暗地摇了数百次头了,心道:谁要是有你种师傅可就很丢人了墨甲师见自家的三妹也同意了,立刻说道:“既然三妹这么说,那就好办了。喂,小子,难得我们心情好,还不快跪下来磕头?”

“等等,我可没答应!”

“怎么,不愿意?你不愿意,咱就揍到你愿意为止!”

姜云凡对这三个疯子很是恼火,打又打不赢,说又说不通,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忽然,他想起了刚刚飞走了老道,立刻心生一计对着三怪道:“三位前辈,不是我不想答应,只是有个大大的难题”

“长辈说话,小孩子别插嘴”镜花姑摇头说道。

墨甲师却说道:“三妹,咱们身为长辈,要心胸宽广。”说完对着姜云凡说道,“能当上我们黄石三怪的徒弟,老夫知道你心里高兴。小娃儿,你说。”

姜云凡说道:“刚刚飞走的那个道士你们也看见了吧?”

“一贫道人?当然看见了,不然我们早就出来了。”酒肉童点头说道。

见他说完镜花姑赶紧“咳咳”地急忙解释道:“我们那是怕他被咱们黄石三怪的名头给吓到了。”

姜云凡一听,立刻点头说道:“对,一贫,一贫道人。我刚刚就拜他为师了,你们来晚了一步。”

“啥?大哥,咱们的徒弟被抢走了,咋办?”酒肉童拿着那对大锤子对着墨甲师说道。

墨甲师想了想,说道:“按江湖规矩,徒弟在没得到师傅同意前,不能拜入别派门下。这个么”

“我看,咱们直接把这小子打晕扛回去,谁能知道?呵呵”

见要打晕自己,姜云凡立刻插嘴说道:“喂喂,你们黄石三怪不是武林中的大人物吗?不会这么不讲江湖规矩吧。”

被这么一说,三怪也不好用强了,墨甲师只好点头说道:“恩,说的好,我们黄石三怪向来是最看重武林规矩的。不过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们既然说要收你做徒弟,自然不能这么算了。”说完便对着另两怪说道:“二弟,三妹,咱们这就去找一贫理论,要她把小娃儿让给咱们。”

“可是咱们又打不过他”

“咳!咱们那是不好意思以多欺小要是拿出真功夫,就算蜀山七圣一起上,也不是咱们的对手。”镜花姑赶紧找理由道。

听到他们谈论什么蜀山七圣,姜云凡感觉那个老酒鬼道士看起来来头挺大的。

那边墨甲师听了两怪弟妹的话已经有所打算了,立刻对着姜云凡说道:“小娃儿,你就在这等着,你三位未来的师父去去就回!说完三人已经向远处跑去了。”见三人终于走了,姜云凡赶紧开溜。

来到青河镇里,姜云凡看了看四周,见那三个疯子没跟上来,心下终于松了一口气了。不过今天一走到这青河镇里,却感觉气氛不对,似乎都在谈论着什么榜什么的。姜云凡对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想着回山寨,便也没多注意,直接向仓木山的方向走去。

走不多远,忽然听到一个声音:“云凡!”

姜云凡回过头来一看,原来竟是山寨里的王皓,那王皓一见姜云凡,立刻跑了过来说道:“小祖宗,你这一天一夜跑哪里去了,大伙都快急死了!”

姜云凡摇了摇头说道:“别提了,遇见了三个疯子,好不容易才脱身,先不说这个了。今天看镇上有些不一样啊,这是怎么了?”

王皓一见,却是很奇怪:“你不知道?大消息唐家大小姐招亲了!!”

“啊,你说什么?”姜云凡一惊。

王皓点了点头说道:“唐家一大早就贴出榜文,不管什么人,只要能过关,就能跟唐大小姐提请!”

听到这里,姜云凡忽然又想起了昨晚在窗台外听到的话语。对着王皓说道:“你先回山寨跟老爹二叔说一声吧,我这里还有点事,待会就回来。”

“你还要干嘛?当家的气都还没消呢,小心打断你的腿!”

“这个”

“哈,我知道了,你是要去试试运气是吧,不错,这事要是能成,咱们狂风寨就发达了”

“我”

“没问题,我这就回山寨保平安,你就赶紧去试试运气吧。”王皓说完便一转眼就跑远了。

见王皓跑远了,姜云凡只得摇了摇头向那贴榜处走去。

走到榜文前,看着那块榜文,大概意思也就是说唐家小姐要亲自招夫婿,不过前提是要通的过她的三道题目。姜云凡看了一眼那榜文,心里竟有些悸动。心下一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自语说道:“想什么想的,回寨子才是正事。”便也不再关注那则招亲榜文,往仓木山走去。

而他走了之后,全青河镇的人却都在讨论唐小姐怎么想起招亲了。而有个镇民的侄儿正巧在唐府当护卫,才从他那里得知原来唐府为了杜绝那些江湖中人的再三求亲才相出招亲这么一出的。

精彩评论

在仙侠类小说中完全可以算是不错的了,很多人无脑喷只是因为作者(李奇朗)上本书太监。说实话,网络作者写的小说中太监率大于完本率实在太常见了。至于某些人喷主角(姜云凡,黄狗)的肤色,主角(姜云凡,黄狗)是华裔和非裔的混血,这还不算纯种黑人呢,那么多仙侠白人主角的小说你们看得津津有味,黑人主角就不能看?还不是骨子里认为“白贵黑贱”,或者有些人还真把自己代入成小说主角了?在虚构的小说中寻找真实感,都是脑子有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