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念念不相忘》念念不相忘 南黎川免费 豪门类型小说 念念不相忘反攻

念念不相忘

《念念不相忘》

墨清歌 著

已完结 豪门 沈念,张兰心 互联网

《念念不相忘》是墨清歌撰写的一本豪门创作,内容曲折绵长,文笔成熟,可以看一下。《念念不相忘》精彩片段试读 “如果我和你妈同时掉进水里,你会先救谁?”这大概是每个女人都会问的问题。然而,沈念做梦也没想到,她和她妹妹沈雯雯同时掉进水里,她的丈夫冷子文竟然毫不犹豫地选择去救沈雯雯。冰冷的水呛入沈念的口鼻,死亡的

959次点击 更新:2020-12-17 12:13:06

免费阅读
《念念不相忘》是墨清歌撰写的一本豪门创作,内容曲折绵长,文笔成熟,可以看一下。《念念不相忘》精彩片段试读 “如果我和你妈同时掉进水里,你会先救谁?”这大概是每个女人都会问的问题。然而,沈念做梦也没想到,她和她妹妹沈雯雯同时掉进水里,她的丈夫冷子文竟然毫不犹豫地选择去救沈雯雯。冰冷的水呛入沈念的口鼻,死亡的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如果我和你妈同时掉进水里,你会先救谁?”

这大概是每个女人都会问的问题。

然而,沈念做梦也没想到,她和她妹妹沈雯雯同时掉进水里,她的丈夫冷子文竟然毫不犹豫地选择去救沈雯雯。

冰冷的水呛入沈念的口鼻,死亡的阴影逼迫着她,她拼命挣扎着,挥舞着越来越沉重的手朝丈夫冷子文求救,却只看到冷子文搂着沈雯雯游上了岸,对沈雯雯嘘寒问暖,甚至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沈念的心顿时跌入了谷底。

她的丈夫怎么会抛下她,去救她的妹妹?

想起平时丈夫冷子文对沈雯雯爱护有加的行为,想起今年沈雯雯十八岁生日时,他送她的高档跑车……

沈念突然打了个寒颤,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席卷全身。

终于有一个好心的市民,跳进河里,将狼狈不堪的沈念捞了上来。

沈念浑身湿淋淋的,冷的直打哆嗦。

沈雯雯躺在地上,身上盖着冷子文的外套,两个人的手紧紧握着,就像一对亲密难分的恋人。

沈念只觉眼前这一幕极为刺眼,冲到冷子文跟前,哆嗦着冻的青紫的嘴唇大声质问:“冷子文,你今天给我说个明白,你跟沈雯雯到底是什么关系?!”

沈雯雯虽然是沈念的妹妹,两人却没有半点血缘关系,是沈念后妈和前夫所生。但不管怎么说,沈雯雯也要叫冷子文一声姐夫,两人怎么能……

冷子文冷冷瞥了眼沈念:“沈念,你还有没有人性?你妹妹刚从水里捞起来,你非但不关心她,还有心情问这个?”

沈念心都凉了,正要说话,沈雯雯忽然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血,好痛……”

沈雯雯的身下,正渗出丝丝血迹!

沈念看到沈雯雯身下的血,脑门儿仿佛被重锤狠狠击中,顿时懵住。

“雯雯,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冷子文脸都白了,紧紧握住沈雯雯的手。

“子文……救救我们的孩子啊……”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们的孩子……他们竟然都有孩子了?!沈念眼前一暗,几乎晕厥。

“你放心,没事的,我们的孩子一定会平安无事……医生马上来了,你一定要撑住啊。”

沈念父亲去世后,她带着父亲留下所有财产嫁入冷家,妹妹沈雯雯也和她一起住在沈家。

然而,结婚三年来,两人夫妻生活寥寥无几,沈念几乎跟守活寡没什么两样。冷子文声称自己性无能,沈念为了他,处处拜访名医,原来他早就和自己的妹妹暗度陈仓,甚至还搞大了沈雯雯的肚子!

医院。

冷子文焦急地在走廊来回踱步。

护士拿着缴费清单走了过来:“病人要立刻保胎,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把费缴了。否则再拖下去病人会有生命危险。”

冷子文皱眉盯着沈念:“还愣着做什么,去把钱交了。”

“凭什么我要交钱?!孩子是你的!你们背着我干了那种下贱的勾当,还想让我给你们买单?!别做梦了!”

冷子文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她:“沈念,我真没想到你这么冷酷无情。雯雯是你妹妹,你竟然忍心看着她这么痛苦。难道钱比你妹妹的性命还重要?”

沈念气的胸口发痛:“她如果当我是她姐姐,就不会跟你做出这种下贱的勾当!更何况我跟她根本没有血缘关系,你不是她的奸夫么?!怎么,有本事搞大她肚子,没本事掏钱么?!”

冷子文脸色铁青。

婆婆张兰心几个箭步冲到沈念跟前,抡起巴掌狠狠扇到她脸上。

“你这个贱人!自己婚前不检点,到处跟野男人鬼混,没了贞洁。要不是我家子文心善,收留你这只破鞋,哪个男人肯要你?你非但不报恩,还恩将仇报想要害死我冷家的孙儿!”

沈念的脸火辣辣的,然而那破鞋两个字仿佛一串钥匙,唤醒了尘封已久的噩梦。

在一个下着雪的夜晚,她被那人强压在身下,霸道的吻侵占着她的每一寸皮肤,仿佛要将她整个吞下,无法餍足。

她害怕的发抖,那人轻声喊着她的名字,却又冷漠残忍地占有了她。

尖锐的疼痛随着往事浮上心头,沈念脸色苍白,手心里渗出丝丝细汗。

她看向冷子文。

当年,冷子文向她求婚,她告诉冷子文,她已经不是处女了。

冷子文温柔地将她搂进怀里:“傻丫头,虽然我不是你第一个男人,但我希望是你最后一个男人。”

此时,冷子文却紧抿着唇,一言不发,神情阴鹜复杂。

呵。

沈念心里掠过一丝自嘲,垂在身侧紧攥的双手无力松开。

她在期待什么呢?

“钱我不会出,搞大了小三的肚子,还想让我给你买单,做梦吧。”沈念只觉的心冷,“冷子文,我要跟你离婚。”

冷子文神色一滞,皱眉:“小念,你不要太冲动了,咱们夫妻一场,何必走到这个份儿上?离开了我,你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哪个男人还会要你?”

沈念的神色变得更加嘲讽:“哦?不离婚?那沈雯雯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你肯打掉孩子么?”

冷子文眸光一暗,没有说话。一旁的张兰心扯着嗓子大声喊道:“行啊,要让子文答应离婚也成,你给我净身出户,一分钱都不能要!”

沈念被张兰心气笑了,怼了一句:“婆婆,你还能要点脸不?”

“小贱人,竟然敢还嘴,我撕烂你这张贱嘴!”张兰心怒气汹汹地冲上来打算再抽沈念一巴掌,沈念反应很快,截住了张兰心的胳膊。冷子文见两人扭打起来,赶紧上去拉开沈念。

“小念,我妈年纪大了,你就不能让着点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犯得着动手么?”

沈念丢了个白眼,不愿在张兰心母子身上再浪费半点时间,道:“冷子文,别的我也不想说了。就算你不同意离婚也没关系,我会找律师,你就等着法院的传票吧。”

沈念看也不看张兰心母子两人,任由张兰心在她背后指着她骂骂咧咧,转身离去。

鼎盛律师事务所。

顾一笙冷沉着脸,皱眉翻阅着一叠厚厚的案宗,他是江城首席律师,每天送到他手上的案子,堆积如山。

敲门声响起,顾一笙头也未抬,淡声道:“进来。”

“请问,李律师在吗?”

女人站在门口,小心翼翼地问。

女人面容清秀,一双眼睛漆黑清亮,却隐有血丝,带着些许憔悴之色,正是沈念。

听到女人的声音,顾一笙翻阅卷宗的手忽地顿了下来。他眯眼看向沈念,等看清沈念的脸,他神情大变,脸色阴沉凛冽,猛地站起身,案宗因为他手上的动作,砰的一声摔到地上。

沈念瞪大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顾一笙,身体隐隐发颤。

他……怎么会是他?

精彩评论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念念不相忘》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墨清歌)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