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清浊向恶而战》宋念顾清浊 强受 清浊向恶而战GV

清浊向恶而战

《清浊向恶而战》

武红妆 著

连载中 灵异 施元君,叶樽明 阅文集团

主要人物是施元君,叶樽明的新篇《清浊向恶而战》此文是武红妆最新写的灵异文,文笔无与伦比情节令人拍案,绝对是非常不错的优质新书,主要章节节选 “难道说从15年前,崔夫人跳楼事件就开始了?”叶樽明语气有点忧虑的说,“那这事也太蹊跷了”。“这还真不好说,”施元君接口,“程御风平白无故提这么个事,其实挺奇怪的,他把事情告诉我们,又不说明他的想法,

993次点击 更新:2020-10-21 20:05:46

免费阅读
主要人物是施元君,叶樽明的新篇《清浊向恶而战》此文是武红妆最新写的灵异文,文笔无与伦比情节令人拍案,绝对是非常不错的优质新书,主要章节节选 “难道说从15年前,崔夫人跳楼事件就开始了?”叶樽明语气有点忧虑的说,“那这事也太蹊跷了”。“这还真不好说,”施元君接口,“程御风平白无故提这么个事,其实挺奇怪的,他把事情告诉我们,又不说明他的想法,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难道说从15年前,崔夫人跳楼事件就开始了?”叶樽明语气有点忧虑的说,“那这事也太蹊跷了”。

“这还真不好说,”施元君接口,“程御风平白无故提这么个事,其实挺奇怪的,他把事情告诉我们,又不说明他的想法,没头没尾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还有其他隐情,”花和尚说,“程御风想借我们的手,做点什么?会不会这些事都他***,是程御风搞出来的?”

“不可能吧,”施元君觉得这有点无稽之谈了,“你别忘了,15年前的事和今天的事最大的区别在于,今天没有死人,那几个学生最多只是受了点惊吓,连根头发都没掉。”

“先不考虑其他可能,你们有没有检查他们的屋子,”叶樽明决定换个思路,“出事的三间房的内部。”

“时间有点仓促,”施诚君说,“学生们很快就下课了,我们当时的重点放在了还原案件,因此,对宿舍内部的检查并不是很仔细。”

“我反而感觉,”叶樽明揉了揉眉心,“对方说不定是来找什么东西的。”

“找?你是想说找,还是想说偷?”他这个说法有点奇怪,施元君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即使不是为了吓人,做出这些事,也有很多理由,比如可以是,偷东西,可以是偷窥,你甚至可以说有人在梦游,在模仿蜘蛛侠,为什么要说是“在找东西呢?”

“我觉得15年前崔夫人的事和今天的事有关系,”叶樽明也看向她,“这个问题,今天我们在车上已经讨论过了,但是程御风很明显没有据实相告,至少他没有全盘和出。会不会是崔夫人当年在宿舍楼里留了什么东西?”

“她死亡的真正原因吗?”花和尚说。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施元君盯着叶樽明的眼睛说。

叶樽明也看着她的眼睛,说,“但是我不确定是不是有关系。我派人查过青光阁的事,也亲自去看了公司内部关于青光阁的报告,当年的子弟学校虽然办的不辉煌,但也不至于倒闭。是因为发生了学校食堂中毒事件,学校高层面临巨大压力,才不得已关闭了学校。”

“中毒?”施元君问,“有人死了吗?”

“没有,”叶樽明说,“中毒的人很多,但是都没有什么危险,在医院稍微一诊治就没事了,当然也有可能确实有人死了,但消息被压下来了。”

“你觉得是青光阁的人做的?”

“那倒未必,但用点阴谋论的思路,我不排除有这个可能性。”

花和尚对于两人旁若无人的谈话,有点小意见,“喂喂,这还有人呢?”

两个人这才结束了对话,把头扭回前面,不过他们也没理其他人,而是各自陷入了沉思。

“叶樽明肯定还有什么隐瞒,”施元君想,“他掌握的资料肯定还要多,但是他话已经说到这了,再逼他也没什么意思,不如观察下情况,再做定夺。”

“青光阁的事跟施元君一直在查的事是有关系的,”叶樽明想,“搞不好,最后我和施元君都在查同一件事,那要不要现在就告诉她一点内幕呢?但是现在事情还比较扑朔,就这样告诉她,会不会让她陷入更多的麻烦呢?还是等她自己再查一查再说好了。”

两人想了一会,回过神来。

“其实还有一个巧合,”叶樽明继续对众人说,“就现在来看,这三件事都是发生在半夜。我们不清楚还有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但假设所有的事都发生在半夜,你们觉得有没有什么原因,会导致作案人只肯在半夜出没的?”

“干坏事可不都选在半夜吗?”花和尚说,“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白天太容易被人逮住了。”

叶樽明点点头,“不过这个推论太大众化,还有没有其他的?”

“有没有可能,”施诚君说,“对方有什么武器,只能在晚上使用的?白天没有什么威力?”

“还有这种武器吗?”舒守元笑哈哈的说,“难道是狼人吗?在午夜时分,化身出危险的青面獠牙……”

“你看你那油,滴答的到处都是,快别说话了。”花和尚可能跟舒守元很熟,挤兑了他两句。

“嘿,”舒守元说,“今儿这是怎么了,都他娘的欺负我,你个大光头还来劲了。”

“只能在夜晚?”施元君听完施诚君的话,突然想到了宿管陈阿姨的脸,“难道是作案人也有胎记什么类似的特征,使得他不得不晚上出没,再加上,每次都有可以遮脸的鬼面具,还有……陈阿姨不会是内鬼吧?”她想问题愁得眉毛都快从脸上飞出去了。“不行,先不能把内鬼定成某个具体的人,免得钻牛角尖。”

“会不会,呃,你们知不知道,戏曲行里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染料,”叶樽明说,“可以做个标记什么的,只有晚上能看出来的?也许当年崔夫人真的做了什么标记。”

要是这样天马行空的想的话,就没有边了,施元君想,不过她还是拿出手机,跟杜亦卿打了一个电话。已经晚上8点钟了,杜亦卿好像还在学校忙什么。

施元君和他聊了一会,就只说是亲戚家里有小孩写什么家庭作业,要了解戏曲行业,扯了一会,才假装不经意的问了一句颜料。

挂完电话,施元君对众人说,杜亦卿说有这样的东西,但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有点荧光的意思,他们有时候会在脸上画脸谱的时候使用。他说这种东西很常见,但是现在不怎么用了,因为对皮肤不太好,已经被新的颜料代替了。

“看来你说的没错,”施元君对叶樽明说,“以前的人会用这些东西,这事说不好还真跟15年前的事有关。”

施元君叹了口气,这事越查越复杂了,她只想赶快结了这些无聊的小案子,好去查那件事。但现在看来,还不定啥时候能完事呢。

精彩评论

一本有趣的书,施元君,叶樽明得到一个黑科技神挂之后跑去种田的故事,虽说是神挂但是到后面完全沦为一个打酱油的工具,难免有点可惜。我想这本小说《清浊向恶而战》到目前为止有两个亮点,一是看主角(施元君,叶樽明)如何包养调教四个情妇的故事,其顺序是律所的女实习生兼下属(法学硕士),一对毛妹双胞胎(材料学硕士和医学博士),还有个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留学生。嗯,作者(武红妆)的口味比较独特,找的四个情妇好像身高都比主角(施元君,叶樽明)要高。其二就是专业性,我曾经有朋友在英国做事务律师,多少也有点耳濡目染,本书对英国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