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天荒地老凤醉凰兮历久弥香》祝我爱你到天荒地老 忠犬攻 天荒地老凤醉凰兮历久弥香cj

天荒地老凤醉凰兮历久弥香

《天荒地老凤醉凰兮历久弥香》

上邪乱 著

连载中 玄幻言情 李夫人,侯爷 阅文集团

《天荒地老凤醉凰兮历久弥香》是上邪乱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佳作,故事精妙绝伦,文笔淋漓尽致,值得一阅。《天荒地老凤醉凰兮历久弥香》书中主要讲述 第二日,栖凰带着一队人马去了江都。原以为那些妃嫔夫人的会来不少,结果却让人意外。除了几个久居深宫容颜易逝的妃嫔,但凡长得年轻貌美的姑娘都没有去。栖凰听此并没有多言,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女人啊,生怕错过

253次点击 更新:2020-10-18 11:15:17

免费阅读
《天荒地老凤醉凰兮历久弥香》是上邪乱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佳作,故事精妙绝伦,文笔淋漓尽致,值得一阅。《天荒地老凤醉凰兮历久弥香》书中主要讲述 第二日,栖凰带着一队人马去了江都。原以为那些妃嫔夫人的会来不少,结果却让人意外。除了几个久居深宫容颜易逝的妃嫔,但凡长得年轻貌美的姑娘都没有去。栖凰听此并没有多言,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女人啊,生怕错过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第二日,栖凰带着一队人马去了江都。原以为那些妃嫔夫人的会来不少,结果却让人意外。除了几个久居深宫容颜易逝的妃嫔,但凡长得年轻貌美的姑娘都没有去。栖凰听此并没有多言,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女人啊,生怕错过一丁点接近皇帝的机会。只是有李夫人在皇帝的身边其他人又怎么会有雨露均沾的机会。说来也怪,李夫人入宫之前,怀孕的妃子很多,可自从这倾国倾城的李夫人入了宫,几乎霸占了皇帝大部分的时间,到其他妃嫔宫中的次数屈指可数。别说是怀孕生子就连雨露恩泽也是少之又少。

“公主,可否带上徽臣?”刘徽臣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徽臣?”栖凰站在马车上扭头看向徽臣,然后她走下马车,将徽臣拉到一边问道:“徽臣,你明知江都王府是龙潭虎穴,里面有可能妖孽横行,你又何苦回去一趟。”

“公主,上次徽臣答应过你要将他绳之以法,但是徽臣太小看他了。”徽臣或者摇摇头显示出无奈。“能作证的人和证据都毁了。就连母亲也没有逃出敌手。如果臣女在这样畏畏缩缩,一样会死无葬身之地。与其死的不明不白不如死得其所,先下手为强。”徽臣严肃地说。她的眉目满是哀伤却不得不倔强。“现在就算臣女站出来指责她的所作所为不过落得个遗笑千年罢了。”

“怎么,你母亲她?”栖凰皱眉有些悲痛。

“就在昨日,母亲独自外出,落了毒手。臣女想必定是那人背后捣鬼,否者依着母亲对细君的紧张程度,她不可能随意外出。而且侯爷将我等保护得如此之好若不是娘亲悄悄出门又怎会落得那般下场。”徽臣苦笑着说,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你既然执意要去那就随我一道吧。你瞧你这衣裳,好歹穿几件像样的。”栖凰看着感慨不已。同样是女人,瞧着那几个妃嫔虽然容颜不再了,但是那衣裳依旧是华贵无比,天衣无缝。

“公主见笑了。徽臣去后面和丫鬟们一道就好。”徽臣苦笑一笑,自顾自地转身向后面走去。

“等等。堂堂一王爷之女好歹也是一个郡主怎么能如此妄自菲薄。徽臣,记着你是郡主,就算是不得宠,那也是郡主,身份高贵不容诋毁。俗话说地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徽臣难道还不如骆驼吗?”栖凰字字珠玑,义气凛然的说道。

“公主……”徽臣哽咽着唤了一声,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其实她也不想这样自轻自贱,只是关于她的谣言几乎都是真实存在的,那些东西足以毁了她的骄傲。

栖凰扬扬手示意她无需多言,然后兀自上了马车,对身后的人说:“让回程郡主上车。”

“是。”侍卫铿锵地回答。转身对着徽臣说道:“郡主,请上马车。”毕恭毕敬,礼貌周全。

徽臣迟疑片刻还是将手递给了侍女。

奔波几日,栖凰倒是觉得这不像是避暑而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马车里面闷热异常,即便是走走停停,也不能打消栖凰的躁动。连这几日神色恹恹的,没什么精神,看得徽臣很是焦灼。

“公主,您这样怕是中了暑气。”徽臣心疼地说。

“无碍。徽臣,你瞧着还有几日抵达江都?”栖凰无精打采地问道。

“估摸着今晚就能抵达。到时候公主还能歇歇再去王府。”徽臣一边帮着摇扇子一边解释道。

“徽臣,今晚上提高警惕。”栖凰突然来了精神,她抓着徽臣的手凑近她耳朵边上瞧瞧地说。

徽臣一抬头瞧见栖凰的眸子烨烨生辉,波光荡漾,一层层的涟漪深不见底。

“公主……”徽臣皱眉,还有疑惑。

栖凰竖起手指做了一个“嘘”的动作。“有没有发现到了江都边境一直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们。起初我以为是什么人。可后来,我故意下车休息了几次。都未曾发现任何人的踪影。所以有可能是什么东西。”栖凰眼神警惕,向四周瞧了瞧。

“东西?”徽臣不明白。她不是习武之人,对于细微的动静并不能察觉。但是,因为从小在王府生存,加上后来王府来了一个王妃,特别喜欢飞禽走兽,所以她能识别很多动物的声音。想到这,徽臣小声问道:“公主所听到的声音是什么?”

栖凰伸出舌头“丝丝”的叫出声。

“蛇。”徽臣恍然大悟。“公主,王妃。”徽臣言简意赅,说了几个字。然后,徽臣表情凝重拉着栖凰的手在她的手上写字。

栖凰抬头看着徽臣凝重而严肃的表情很是惊诧。难道世上真有此物。栖凰皱着眉,回想了一番《山海经》上的记载,栖凰开始怀疑,整件事,整个大汉的危机都是某个人的阴谋。

这时候已是日暮西山,残阳如血。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看来明日应该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只是傍晚之后会不会有一场雨就另当别论了。

“停车,公主累了,需要休息。”徽臣撩开车帘对车夫说道。

不一会,徽臣扶着栖凰慢悠悠的下了车。栖凰看上去很疲惫,脸色苍白,浑身无力,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看上去就好比一个病重之人。

“公主,这边树荫下坐一坐。”徽臣扶着晕头转向的栖凰坐在阴凉的属下。徽臣挨着栖凰站起来帮着她按按太阳穴,随即低着头,看似关怀的问道:“公主觉得如何,头还晕不晕。您何必推了皇上不然侯爷随行。以侯爷的医术定然不会让你如此难受。”

“本以为江都是个好地方,结果这般闷热,比长安的干热还要让人难受。”栖凰皱着眉闭着眼看似难受至极,时不时地抚抚额头。

“公主觉得轻重如何?”徽臣低着头问。然后她低声唤道:“公主,丝丝……”

栖凰听此自然知道她的意思,随即虚眼瞅了一眼四周。果然,不堪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差点忍不住跳了起来。他隐隐约约看见她的马车底下和顶上全都是蛇。

精彩评论

上邪乱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玄幻言情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上邪乱自传意味的《天荒地老凤醉凰兮历久弥香》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