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你好!我的亲人》除了亲人没人对你好 调教 你好!我的亲人完结版

你好!我的亲人

《你好!我的亲人》

墨雅my 著

已完结 现代言情 麻木,雪道 阅文集团

墨雅my火爆热文《你好!我的亲人》由墨雅my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新篇,天选人物麻木,雪道,主线令人拍案,非常推荐阅读。小说剧情回顾:(十六)购买冬衣光秃秃的树枝在狂风怒吼中战栗,摇曳不定。人们颤着身子,缩着脑袋,捂着双手走在大街上。狂风肆无忌惮,凉飕飕的,直灌入人的衣襟,吹得人心寒。树木枯叶“哗哗”直响,狂风卷着树枝、树叶挥动,像

935次点击 更新:2020-10-11 09:52:57

免费阅读
墨雅my火爆热文《你好!我的亲人》由墨雅my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新篇,天选人物麻木,雪道,主线令人拍案,非常推荐阅读。小说剧情回顾:(十六)购买冬衣光秃秃的树枝在狂风怒吼中战栗,摇曳不定。人们颤着身子,缩着脑袋,捂着双手走在大街上。狂风肆无忌惮,凉飕飕的,直灌入人的衣襟,吹得人心寒。树木枯叶“哗哗”直响,狂风卷着树枝、树叶挥动,像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十六)购买冬衣

光秃秃的树枝在狂风怒吼中战栗,摇曳不定。人们颤着身子,缩着脑袋,捂着双手走在大街上。狂风肆无忌惮,凉飕飕的,直灌入人的衣襟,吹得人心寒。树木枯叶“哗哗”直响,狂风卷着树枝、树叶挥动,像魔鬼的爪子在乱舞。

寒冬腊月天,原本爱好走动的父亲也躲在家里不出门,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去我公公家串门聊天了。

还是前天一次在街边碰见母亲推车出来,我随口提了一下,婆婆最近腿疼不能照顾公公了。

我的父亲和母亲听说我婆婆这些天腿疼不能下床后,就很焦急,很担忧。他们知道,公公需要她照顾,这下她生病了,公公就得需要我们做子女的去照顾。

父亲知道我们都在上班,平时很忙,照顾起来不方便。父亲这些天由于天冷感冒了,他总是睡在床上,有时半躺着。床上杂乱无章地放着东西,手套,帽子,烟盒,面包等。我去他家里时,他总是闭着眼睛问我:

“你老公公这几天咋样?你婆婆的腿好些了吗?去医院检查了吗?”

“检查了,医生说是四五节腰椎不好,椎间盘突出,压迫住右腿,导致腿疼的。”

“腿疼吃药效果不好,只能锻炼,或者找个按摩师按摩几天,或者去电疗。我们这个小区南大门有一个医生专治腰腿疼的,不行让你婆婆来这里治治,看看效果咋样!”父亲闭着眼睛说出诸多治疗方案。

母亲边扫地边说:“哎!你婆婆年龄大了,根本不能长期照看你公公,她本身也有病,这下又增加腿疼病,我看你们干脆都搬回去住算了。你们都回到你婆婆家里住,相互都有个照应。”

“那早就应该搬回去住在一起,你婆婆七八十岁了,都是需要照料。你们每天三顿饭必须给他们做,忙碌点算了,眼看他们自己不能做饭,行动不便,你们都应该多干点活。”父亲似乎在教育指责我。

我赶紧对他们说:“你们别操心,我们这几天都在家里做饭,川子晚上还陪她爸住在一起,晚上扶他起来解手。我下班后回去做饭,有时候是川子早回去做饭。反正我婆婆这些天一直躺在床上,都没有进过厨房,没有让她洗过菜。”

“你就好,你们忙点算了,人老了就是需要儿女照顾,好在现在他们还不是瘫痪的人,他们基本能够送屎送尿。有些老人整天屙床尿床,让子女擦屎刮尿,那才累人了!”母亲也在开导我。

其实我根本不需要他们开导教育我,我什么都明白,我也在也认真做自己能做的,我一直都很孝顺公婆。他们都是我的亲人,他们的生老病死,作为子女的必须做好,责无旁贷。

母亲大冬天总是不听我们劝说,她仍旧每天推着车子去街道上去卖一些小百货,棉袜,鞋垫帽子,手套,围巾之类的。天气越来越冷了,有时候我见了她就催促她赶紧回家,她总说:“我不冷,我出来跑跑暖和,在家里也是钻被窝,钻钻就会感冒,就像你爹,成冬天躺在床上睡被窝,他照样感冒。”

每次劝说母亲不要在外出推车了,母亲总有说不完的理由。有一次,我和姐姐都劝说她不让她再去外面出摊了,有空闲时间把屋子收拾干净,天冷注意身体。可是她总是生气,不让我们管她,并且说:“我老了弄那么干净干啥!我看我的屋里挺干净的。”

其实母亲的屋子很凌乱,她不让我们碰她的货物,她进回来的小百货都放在卧室里,沙发上,我们劝她每次少进点货,可她口中答应少进货,每次拿回来的都是很多。她进货时也是自己骑车去两公里外的南街桥头,一般不让我们帮她进货。

内蒙一家卖羊绒衣裤的在团结路附近销售,朋友们都说那里的羊绒保暖裤很好,我就去买了三条,公公婆婆和母亲各买了一条,质量不错。父亲有一条姐姐刚给他买来的新保暖裤,我就没有给父亲再买保暖裤了,只给父亲买了一双翻毛皮羊毛靴子。

虽然风不是太大,但是气温很低,我急匆匆往回赶,返回的路上我正好碰见母亲推着小车在街头坐在,我就赶紧跑过去说:“妈!这么冷的天你咋又出来了,大冬天谁买你东西?这些小东西超市里多的是,你赶紧回去吧!”

没想到母亲却神秘而小声对我说:“你知道吗?越是天冷我越能卖出东西,我现在一天能卖出两百多块钱东西。你别小看我这小车上东西不咋样,这可都是冬天人们必需品。人们下班时路过就会来我这里顺便买个手套,口罩,袖头,棉袜子等等。”

“我的妈呀!你不能光为了挣这几个小钱而不顾身体呀!我看到大冬天你站在街头,我心疼啊!你看看现在有几个老年人在街头站在卖东西,就除了那几个卖菜的老人。”

“行了行了!你别啰嗦了,等一会儿我就回家了,你婆婆最近腿疼好了吗?你还是赶紧去帮你婆婆做家务吧!不用管我!”母亲对于我的劝说总是不爱听。

“妈!刚才我在那家内蒙羊绒店里给你们买了这羊绒保暖裤,真的很厚很暖和,还是护膝护腰的,你看看咋样?”说着我就从袋子里掏出来让母亲看。

母亲一看就大声吵我说:“我早都对你们说了,不要给我买衣服,我衣服多的很,穿不完,你别乱花钱!我不要这裤子,你拿去让你婆婆穿。”

“婆婆也有,你们两个的保暖裤一样的花型和款式。我公公的有点宽,他腿脚不好就适合宽腿裤。”

母亲说什么也不要,我就不再理她了,就说:“我先把裤子拿回你家里,我也给我爹买了一双羊毛靴子,我去让他穿穿试试大小,不合适我再去换换。你的裤子你晚上睡觉时也穿上试试,不合适明天我拿去再调换。”

没等母亲再回话我就骑上车子走了。回头对母亲说:“我爹在家吗?我现在去让他试试保暖裤的大小,你赶紧也回家吧!别再外面站了哦!”

进了母亲的屋子,就看见父亲还是躺在床上听收音机的戏,乱糟糟的屋子,地上都是鞋子,烟头,我赶紧扫了扫。他头下垫得东西很多,枕头,袄子,我直奔他床边说:“爹,你别光睡在床上!有时候出去走走活动活动,我妈在街上推车,你可以在家烧点水,打扫一下卫生。”

“我刚才都出去转了一圈,我也是刚刚才睡到床上,我的脚冻烂了,脚指头发肿发疼!跑不了多远路!”父亲在强调自己并非一味地懒在床上。

“来,我给你买了一双羊毛靴子,你赶紧试试大小,羊毛很暖和,穿上就不会冻脚了!”

“谁让你买了,靴子有三双了,别再买了,人老了衣服靴子都别乱买,乱花钱,买回来都是闲置东西穿不着。”父亲和母亲一样,对于我们给他们买衣服很排斥。

“行啊!你穿吧别再大声小调的批评我了。”我把靴子直接穿在父亲脚上,让父亲下床走走路,父亲说有点紧,因为冬天还要衬鞋垫子,必须宽松一点好。

“那我知道了,现在就去换成大一号的。不远挺近的,我一会儿就回来。”我又匆匆将靴子装入袋子里,准备出门换换。

“你又跑啥哩!你婆婆这两天腿疼病轻点了吗?不行了就去电疗,按摩。”

“这两天就在附近那个按摩店里按摩,有点缓解,但夜间还是疼痛难忍。”我连忙给父亲交代清楚。

我不想让父亲再问下去了,就赶紧拎着袋子离开了屋子。外面风大了,我赶紧去内蒙羊绒店给父亲换了大一号的靴子,又赶紧返回来。在路上正看见母亲推着小车往回走,母亲说:“你又在跑啥?赶紧回去给你婆婆做饭。”

“我去把我爹换双靴子,妈!我就不过去了,你拿回去让我爹再试试,这一双挺大的。”说着就把靴子放在母亲车上,转身就要赶往婆婆家。

母亲又在大声说:“你咋又给你爹买靴子,他有靴子穿啊!你这妞儿咋会光乱花钱,买东西老是不通知一下!”

母亲的回音在风中回荡着……

我已经顾不上再回话了,骑上车子就往婆婆家赶,让公公婆婆也试穿保暖裤的大小。

一连几天的阴冷天气,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突然,夜间零星小雪纷纷落地。第二日大雪随着寒冬黎明而变大,街道宛如是花白银子铸成的,那么耀眼白亮,那么壮美灿烂,长长的雪道留下了杂乱无章的脚印,行人的呼吸似乎也化作了一股股白烟。

父亲来到了婆婆家,他包裹得很严实,围巾,帽子,大靴子,厚长袄子。他骑着电车,将车子一扎稳,在洋洋洒洒飘逸斜落的大雪背景中,身形瘦削单薄的老父亲更像是一片在寒风中摇曳的枯叶,无可奈何,却又不得不忍受时间的安排。

他“咔咔”咳嗽了两声,把该吐出来的东西一股脑全抛向门外的垃圾桶里,然后就一摇一晃进家门喊到:“亲家母,你在干啥里!听说你腿疼厉害,我一直没有来看你。我啊!这天气一冷我就一般不出门,日***,一出来就容易感冒咳嗽。”

公公就默不作声地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他看到父亲来了,只是张口“哦”一声招呼着,示意让父亲做到椅子上。婆婆听见是父亲来了,就慢慢从床上起身:

“哎呀!我日***,不知为何这几天小腿麻木,接着就发疼,这几天越来越疼,后来去医院看看,说是椎间盘突出,腰椎压迫住小腿才疼痛的。人老了清是不中用了!”

“亲家母,你别担心老年人冬天就是这样,骨骼老化了又缺乏活动,所以容易麻木困疼。我们小区里有一个老医生,他专治腰腿疼,颈椎病,我颈椎不好就是在那里吃药按摩好的,他有专用膏药贴,很管用,很多人都在那里治疗。今天我就是来把你带到我们小区里,走现在我带你去咨询一下,也许能治好你的腿疼。”父亲一连串说了很多尽可能劝说婆婆相信那个医生医术的话。

婆婆笑着说:“亲家,前天我们去过医院了,医生给了我一些药,吃了也没有减轻,这几天我在瞎子那里按摩。还有点轻,慢慢来!”

“那更应该去这个医生那里问问了,医院里的医生治不好的,说不定这个医生能把它治好,走!亲家母,我带你现在就去,不耽误时间,来回就半个小时,要是他说不能治,你就回来继续吃你的药,继续去瞎子那里按摩也行!”父亲今天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他一心想让婆婆去那个医生那里做个新的更好的治疗。

其实婆婆不愿去,因为她知道这种腿疼病不好治,吃药根本不能治疗好,只能缓解。可是她看到我父亲的真诚和热心帮助,就不想亏了父亲的一片好意,说:“行!亲家,那咱们现在就去吧!”

父亲在寒风里骑着电动车载着婆婆来到他们小区里,医生一问得知我婆婆的腿疼病必须休养,按摩,慢慢缓解,吃药的确效果不好。这个医生说的和医院里医生说的一样,药物治疗也是差不多,并没有像父亲口里所说的有什么特别的治疗方法。

对于这个在父亲眼里医术高明的小区医生,今天面对婆婆的腿疼病也无能为力,显然父亲有点失望。

父亲就安心了,只能说:“那好吧!亲家母,这病就不能急,你先按摩一个疗程,在吃点止疼药,慢慢来。”

父亲又风尘仆仆载着婆婆返回,在路上父亲故意把婆婆带到在街头卖东西的母亲身边。母亲看见我婆婆过来了,就赶紧上前拉住她亲家母问问病情,满脸戚然,担忧。

“亲家母,你这腿病我都一直在担心,所以我今天要求你亲家公去把你带来去我们小区里医生那里看看。医生说咋治呢?”

婆婆慢慢从电车后座上下来说:“我的腿病都让你们操心了,亲家刚才把我带去问医生了,医生也没有再奇特的治疗方法,也是说吃药不行,必须按摩治疗,多注意歇歇,慢慢来!亲家母,这大冷的天,你还是少出来卖东西,感冒了可是大事!咱们现在不服老不行啊!”

“没事没事!我现在越跑越精神,反而钻在家里会生病!你看你亲家公,整天睡大觉,怕冷,可是他总在感冒吃药,你看看我,我整天不怕冷,也没有感冒!”母亲越说越得劲,声音高了几度,还强调说:

“亲家母,我现在脚底发热,浑身发热就不知道冷啊!你们都别担心我冷,人只要多运动,就不会生病的!”

“我现在伺候你亲家公,我哪儿都跑不了,这不!我腿疼不能干活了还得麻烦孩子们回来照顾我们!”婆婆显然有些自责愧疚,觉得比不过母亲身体强壮。

“你现在别想那么多,就把你们老俩身体搞好就行。孩子们照顾你们理所应当,养儿就是防老!走!不聊了!亲家母,我赶紧送你回去,否则亲家公在家里又在担心你呢!”父亲接过话茬,要求赶紧送婆婆回家。

母亲又赶紧从她的百货车上拿了两双棉袜子,手套之类的物件,送给婆婆,让她拿回给公公用。婆婆推辞了几下,母亲就强行塞进婆婆的怀里,催促着婆婆赶紧回去:

“走吧!亲家母,我也不说留你在我家吃饭了,天气不好你赶快回去,别让亲家公担心!”母亲推走了婆婆。

冰冷的街头,母亲站在街边目送着婆婆离开的身影,摆摆手会心地笑了,然后对着父亲背影大声强调说:

“啊喂!他爹记着!把亲家母送回去,你赶快回来哦!别留在那里吃饭哦!他们都是病人,做个饭不容易!”

然后母亲转过身又摇摇头,叹了一口气,似乎觉得她的两位亲家太艰难,可怜了!

冰冷萧瑟的街头,母亲仍执拗地站在那里。

“袜子鞋垫,手帽。袜子十块钱六双!”

母亲车头那个小喇叭里传出她嘹亮的广告声……

精彩评论

在现代言情类小说中完全可以算是不错的了,很多人无脑喷只是因为作者(墨雅my)上本书太监。说实话,网络作者写的小说中太监率大于完本率实在太常见了。至于某些人喷主角(麻木,雪道)的肤色,主角(麻木,雪道)是华裔和非裔的混血,这还不算纯种黑人呢,那么多现代言情白人主角的小说你们看得津津有味,黑人主角就不能看?还不是骨子里认为“白贵黑贱”,或者有些人还真把自己代入成小说主角了?在虚构的小说中寻找真实感,都是脑子有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