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红月》红月亮 同志 红月反攻

红月

《红月》

回形针 著

已完结 武侠 杨西松,柳念奴 互联网

本回给兄弟姐妹们分析回形针笔下的武侠网络小说《红月》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杨西松,柳念奴两位主人公最终会发生怎样的趣事呢,让我们一起细细品味吧!多年后的柳念奴也一定会记得,这个晚上怒作的狂风,庭院池畔的柳枝被吹得沙沙作响。那些翠绿的叶稍,是不是会吹落满地。这一晚,她始终无法入睡,但是担心没有用,该发生的总是会发生,甚至可能已经发生。第二天,当

85次点击 更新:2020-09-29 19:48:56

免费阅读
本回给兄弟姐妹们分析回形针笔下的武侠网络小说《红月》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杨西松,柳念奴两位主人公最终会发生怎样的趣事呢,让我们一起细细品味吧!多年后的柳念奴也一定会记得,这个晚上怒作的狂风,庭院池畔的柳枝被吹得沙沙作响。那些翠绿的叶稍,是不是会吹落满地。这一晚,她始终无法入睡,但是担心没有用,该发生的总是会发生,甚至可能已经发生。第二天,当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多年后的柳念奴也一定会记得,这个晚上怒作的狂风,庭院池畔的柳枝被吹得沙沙作响。

那些翠绿的叶稍,是不是会吹落满地。

这一晚,她始终无法入睡,但是担心没有用,该发生的总是会发生,甚至可能已经发生。

第二天,当杨西松和柳念奴赶到单家府邸的时候,天上飘着毛毛细雨。

地上片片血迹,也许是单武阳特地没有将它冲洗掉,所有人都沉默在那里,柳念奴仿佛看到了昨日那触目惊心的一幕,一个个活人从高到不可思议的房顶落下来,摔在这坚硬无比的大理石地面上,然后在一瞬之间断送了性命,只留下一个模糊破损的尸体。

杨西松静静地说:“你们确定,曹无双今天还会来这里大开杀戒?”

简申总是能在最不合时宜的时候说一些最不合时宜的话,他说:“他今天要大开杀戒,那就是说,昨天那还只是小试牛刀。”

单武阳深吸一口气,惨白的老脸上似乎又有了一丝血色,他用略微震颤的声音说:“这一次请杨少侠前来也是我们无奈之举,曹无双的武功,我们实在难以力敌。只是希望在他铸成大错之前,杨少侠能以同门师兄的身份好言相劝。”

杨西松点点头,心里却在想,前些时候他们几个商量如何如何卒除掉曹无双,那口气可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诸位既是前辈,这些江湖恩怨应该比我见得多了。”

简申说:“这样看来,杨兄弟是根本就没有打算相助了,这也难怪,前一阵还有人跟我说,曹无双双目失明,在杨家庄住过一段时日,他的伤正是杨兄救治好的。”

杨西松忍不住向柳念奴看了一眼,然后大声说:“不错,当日曹师弟眼睛受剧毒所害,我又略通医术,因而出手救治。诸位倘若因此要怪罪我,我也是不能抵赖。”

单武阳道:“哪里有我们怪罪这一说,是曹无双同我们几个曾有一些过节,必然是认为我们几个下毒暗算他,而且他自恃武功极高,又年轻气盛,决意要血洗兰州——说起来,其实我和他去世的父亲曹掌门还是相交多年……”

他长叹一口气,在他的一生中却是第一次像现在这样感觉到了穷途末路。

“活了这么一大把岁数,其实早应该就将生死置之度外,只是我的这些家眷弟子们,眼看着他们要受牵连,却没办法保全,真是叫我死不瞑目。”

这一番话算是他说的话当中最真的一回了,但多半也是煽情的假话。

杨西松听他这么一说,一股慷慨情怀涌上心头,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就是这么热血,而且一旦这种热血发作的时候,就会傻傻分不清真假。

他说:“自习武以来,我就谨记四个字,仁者无敌。曹无双和我虽是同门,但如果他黑白不分,滥杀无辜,江湖吾辈必然不能容忍。”

一鸣忍不住赞道:“杨兄弟果然一身正气。”

这一行人从一路走上去,一直走到屋顶,屋顶上破的那一个洞还没来得及修缮。

从屋顶往下看,绵绵细雨零零落落,似乎还真有一种凄凄惨惨戚戚的意境。

只是庭院中站得整整齐齐的那些人,却都是刀剑在手,全副武装。看上去威风凛凛,但昨天见识过曹无双的人,把持兵器的手却忍不住发抖。

柳念奴向北边看过去,那是很远很远的地方,片片树冠是墨绿的颜色,而天际是雨雾弥漫的一层朦胧。

又起了风。

昨天,进入夜幕的时候,曹无双停止了对黑衣人的追击,折回到屋顶。

对手有,一个、两个、三个……茫茫多。

曹无双不再数下去,而是把手上的剑丢到单武阳脚下,然后转身正要离开。

刚走了两步,却又回头,而名剑门的另外三个人也同时停下来,正当所有人都认为他们要发难,曹无双说话了。

“今天就到此为止,让你们睡最后一个晚上,明天我们再会。”

孟贤补充了一句:“如果你们想要连夜逃命,那也是徒劳,与我们名剑门作对的人,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也只有死路一条。”

当他们消失在夜幕之下的时候也是刮着同样的风。

就当这一行人准备从屋顶下去的时候,一阵突如其来的沉默如同死亡的寂静。

柳念奴看着他,说:“你果然还是来了。”

只身一人,没有兵器。

曹无双冲柳念奴微微一笑,说:“柳师姐,你怎么也在这里。”

柳念奴只是摇头,她说:“你看这漫天细雨,本来应该很安静的,对吗?”

曹无双没有看天,他只是看着柳念奴,然后说:“看得见果然还是比看不见要好,柳师姐,能够多看你一眼,那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

所有人都沉默的时候,曹无双却转过头,大声对其他人说道:“既然大家都认识,怎么也不打个招呼?”

杨西松果然上前和他打招呼:“曹师弟,近日可好。”

曹无双点头,说:“上次不辞而别也就是为了避开像今天这样的重逢。今天我要和另外几位武林前辈了结一些私人恩怨,希望杨师兄不要横加阻拦。”

杨西松恰好就是来横加阻拦的,他说:“俗话说得好,冤家宜解不宜结,曹师弟为何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这几位前辈也都是兰州城有头有脸的人物,敞开胸怀把话说开,什么事情都能商量,兵戎相见倒是大可不必。”

曹无双冷笑,转向其他几个人,说:“杨师兄说得有道理,不知道这几位前辈却意下如何?”

单武阳听他这么一说,悬在心头的石头总算放下来,他说:“老夫也非常同意杨少侠的意见,还是那句老话说得好,万事以和为贵。”

哪知道曹无双这样说却只是戏弄他。

“你们雇了一个叫做燕子的刺客,而她,用我家人的信物诱骗我到城外的传星古庙,对我下毒陷害。那个时候你怎么没想到万事以和为贵呢?”

看到单武阳正要张嘴申辩,曹无双又接着说:“照辈分来说你们都是武林前辈,所以我很乐意尊重你们,一切都照江湖规矩办,我所知道的江湖规矩就是:今天你让我生不如死,明天我就叫你家破人亡……”

单武阳摇头说:“曹公子你所说的什么燕子,我根本不认得,看来我们是有什么误会。”

杨西松说:“曹师弟,千万不要因为一时冲动,错杀了好汉,更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迁怒到无辜。”

他的曹师弟完全不听劝说,他告诉杨西松:“看来杨师兄不太了解我,我只知道我认定的这件事情就是事实。他们几个自认为称霸一方,想对付我的时候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现在吃不下了,知道大祸临头了却要缩头缩颈。我和他们不同,言必信,言必行,行必坚,行必果——这就是我的剑道。”

一鸣拔刀走上前,说:“什么大祸临头缩头缩颈,年轻人说话不要这么不知分寸!昨日不敌你的拳法,今天容我再战!”

一鸣昨天右肩所受的剑伤还没有痊愈,现在所使用的又是沉重的大环刀,当他靠近曹无双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要喊出来。

从说话到交锋前后只有那么一眨眼的功夫。

一鸣用使了一招“钟馗斩妖”,这一招速度稍缓,力道却无穷,加上一鸣内功非同一般,又是出招占先,通常之下不会有谁会选择正面硬拼,因为有一个成语叫做迎刃而解。

但是柳念奴一眼就看出他右臂因为受伤而运力不畅,于是给这一招留下了瑕疵,再细微的瑕疵都不能逃过曹无双的眼睛。曹无双迎刃而上,在一瞬间里决出了胜负。

当曹无双将夺在手上的大环刀抛下屋顶的时候,一鸣也随之倒下。

没有鲜血飞溅,但他死了。

曹无双因为他临死前表现出的惊人胆识而“手下留情”,只是在夺下他兵器的同时一拳震碎了他的心脉,让他的痛苦随着心跳一同完结。

杨西松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因为来得太快而竟然没来得及阻拦,只是留下他心中的懊悔和愤怒,他怒视着曹无双。

杨西松走上前,举剑在手,对曹无双说:“曹师弟,我的剑法远远比不上你,但是我也实在不愿意看到你再这样肆意杀戮。我只希望,我死在你的剑下之后,你能够放过其他人。”

杨西松拔剑。

曹无双闭上眼睛,他说:“杨师兄你为何执意如此。”

柳念奴代替他把话说出来:“因为如果你做的是一件错事,某种意义上说,杨师兄就是你的帮凶。”

“既然是这样,柳师姐你不也成了我的帮凶了?”

柳念奴脸上只有冷若冰霜的表情,她淡淡地说:“是的,这也许是我命中所注定的。”

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将曹无双震撼在原地,他的灵魂仿佛都从躯壳中挣脱。

——这也许是我命中所注定的。

曹无双现在还真犹豫了,他恨不得马上就抛开这些什么你死我活的恩怨,现在就带着柳念奴离开这里。

其实,在昨天闵杰已经告诉他,赵夫人已经安然回到了疾云峰,只是在到南岳的途中遭遇了窃贼,她佩戴的白玉发簪被偷走。天性警觉的闵杰很怀疑窃贼偷走发簪是不是会对曹无双不利,所以尽快地赶来找到曹无双。

这一切的一切,就是简单的四个字,私人恩怨。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种坚定的眼神已经告诉了所有人,他的决定。

他面向单武阳,只说了一句话:“你今天必须死!”

杨西松也决意要阻拦,他说:“既然说什么也没有用,那就请曹师弟,拔剑吧。”

“我没有带剑……不过……等等……”

他突然闪身到单武阳的跟前,又闪到杨西松的身后。

单武阳的剑已经被他夺在手上。单武阳好歹也是兰州有名的武学大师,但在曹无双的面前却似乎毫无还手之力,还被夺走了兵器,如果在刚才曹无双执意要杀他,又有谁来得及阻拦?

简申低声对他旁边的弟子说:“我要是单老板,我就找个坑钻进去。”

屋顶上虽然破了一个洞,但那毕竟不是坑。

单武阳一身冷汗,但留冷汗不是什么坏事,毕竟他还活着。

杨西松也清楚,凭借自己,很难阻挡曹无双,但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曹无双拔剑。

那是一把华贵的宝剑,剑柄镶有五彩宝石,锋芒间也是光彩非凡,这把剑果然是单武阳喜好的风格。

曹无双见他迟迟不肯出手,索性闭上眼睛,盲攻一招“出云”。

杨西松知道曹无双存心相让,所以用一招“风驰”,两人交换了身位,剑刃交错,却连衣角都没有碰到。

柳念奴知道,这样温柔的剑法,绝对只是两人故意的谦让,暴风雨前的宁静。

只是没想到暴风雨来得也太快了点。

曹无双的第二招就是“逐式”当中的招数,“八荒断绝”。

虽然在他的手上使出来显得轻描淡写,但杨西松也知道这一招是非常凶狠的剑法,虚点对方周身八大死穴,当然只攻其中的一处,照这样说的话那应该也只用防守其中的一处,但是如果防守不当虚招随时变化成正攻。

杨西松很清楚一点,对抗这样高深的剑法,在实战中如果一味防守只会让自己不断落入下风,所以他反攻一招“填海”,这也是“逐”当中的精妙剑法,剑如其名,要使出这一式必定要有精卫的决心与填海的气势。

柳念奴看到他们突然间使出这样拼命的剑法,心中一凛,结果很可能是有一方要受到重创,甚至两败俱伤。

两剑相撞,两个人的内息也随之汹涌翻腾,只是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候,曹无双手上的剑却被震断!

这一刹那的凶险,旁人竟然还没有看明白,只是柳念奴惊得差点喊出来。

在对战中兵器被震断的确是一件极为凶险的事情,杨西松的那一剑差点削掉曹无双的左臂,只是偏离了数寸,从旁掠过。

柳念奴仔细看,才发现曹无双原来一直闭着眼睛,是不是因此才对刚才的凶险能够表现得十分镇定。

曹无双将手上的半截短剑丢在脚下,那种颜色鲜艳的琉璃瓦上。

“这种兵器,果然是金玉其表,败絮其中。”

曹无双睁开眼睛,竟然徒手使一招“吹灰”。

这一招空手面对尖锐锋芒显然就是冒险,“吹灰”是指不费吹灰之力地侵攻,这样的轻视对手的攻杀却让杨西松难以招架,一剑刺空之后露出破绽,连连败退。

曹无双看准时机,攻一招“举手”,一招变夺下了杨西松的兵器,意思是说,仅是举手之劳。

杨西松的长剑脱手,被曹无双夺在手中,到这一刻,其实胜负已分,但曹无双出于习惯地乘胜追击,反手握剑,用剑柄打中杨西松的中庭穴。

杨西松瘫软下来。

这时候曹无双右手正持剑,左手将他托起,看架势似乎要从正面刺穿他的身体。

简申看过刚才的一段剑法,整个人都为止震颤,他喃喃地说:“明明还只是一个少年,为什

么……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剑法竟能高到如此境界”。

柳念奴大声说:“住手!”

曹无双听到她在背后说话,整个人仿佛从梦境中醒来,然后才缓缓放下杨西松。

“师弟,你难道真的要下杀手?”

柳念奴走上前,她手上捧着一把宝剑,这把剑是传说中的七星剑。

这一把剑的剑意如果真的就是那四个字,决断分明,那么柳念奴的决断却是……

她把七星剑交给曹无双,曹无双接过剑,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柳念奴静静地说:“看到你和杨师兄的斗剑,使我想起了几十年前的名剑门,曹师伯和王师叔为了争夺掌门而自相残杀……虽不是亲眼所见,那必然是一段悲惨的往事,本来是情同手足的师兄弟,忽然却变成了针锋相对的仇敌……好些时候,当我修炼剑法,我总是问自己,练得一手好武艺,究竟意义何在,如果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好胜的虚荣,那怎么能不是一件坏事呢?”

柳念奴说完她的话,往后一纵身,一条淡绿色的身影迅速地消失在黯淡的天穹下,没入蒙蒙的雨雾之中。

刚才的那番话却还犹在,仍然一字一句地刺痛了曹无双,柳念奴的话语,那是一把真正兵不血刃的利剑。

既然她归还了七星剑,那就是说,她已经委婉地拒绝了曹无双和她的婚约。

曹无双从小得天独厚,他从小就有着非同凡人的优越感,这一次却让他收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被人否决。

而这个人,竟然是他真心喜欢的柳念奴。

疾驰而来的冷风裹紧了曹无双的身躯,他的世界仿佛开始崩裂,却不知道如何面对或承受。

在这个时候,他却做了一件非常冲动的事情,那就是将七星剑远远地扔出去。

如果闵文看到这一幕,说不定会哭出来。

这把剑,对于他,或者是她,甚至是名剑门,那都是意义重大。

曹无双心情复杂,复杂到一向果敢的他现在浑然失措了。

再看看天色。

曹无双猛然间终于想明白了什么,然后运功到脚底,施展轻功。

他向着柳念奴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曹无双终于意识到,他对柳念奴的感情不同于寻常的男欢女爱,那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爱慕!人们常说的,爱情……

精彩评论

回形针算是武侠的老司机了,他的小说《红月》也属于典型的装逼流小说,自嗨骚包的主角(杨西松,柳念奴)和令人捧腹的垃圾话是其一贯的特点,虽然自嗨的到后面难免让读者感到腻歪,开后宫也开得令人无比尴尬,但还是推荐给喜欢武侠类小说的朋友吧,虽然我放下去就再也捡不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