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春归郎未知》春归郎未知免费阅读起点女生网 虐文 春归郎未知古代言情小说

春归郎未知

《春归郎未知》

羿宁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顾孟萦,郎君 阅文集团

主要角色是顾孟萦,郎君的新篇《春归郎未知》此文是羿宁最新写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无懈可击内容精彩纷呈,绝对是推荐阅读的经典创作,小说剧情回顾 由于前一天熬到深夜,顾孟萦早晨就起不来了。所幸大家都守夜,故起得都比平时晚。辰初一过,白芷就过来把顾孟萦从温暖的被窝里挖出来,利索地帮她穿好拜年的红色襦裙,抓两个发髻,带上红色的纱花,顾孟萦一看这不是

160次点击 更新:2020-02-12 12:15:46

免费阅读
主要角色是顾孟萦,郎君的新篇《春归郎未知》此文是羿宁最新写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无懈可击内容精彩纷呈,绝对是推荐阅读的经典创作,小说剧情回顾 由于前一天熬到深夜,顾孟萦早晨就起不来了。所幸大家都守夜,故起得都比平时晚。辰初一过,白芷就过来把顾孟萦从温暖的被窝里挖出来,利索地帮她穿好拜年的红色襦裙,抓两个发髻,带上红色的纱花,顾孟萦一看这不是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由于前一天熬到深夜,顾孟萦早晨就起不来了。所幸大家都守夜,故起得都比平时晚。辰初一过,白芷就过来把顾孟萦从温暖的被窝里挖出来,利索地帮她穿好拜年的红色襦裙,抓两个发髻,带上红色的纱花,顾孟萦一看这不是前世年画里女童的打扮吗?还真是喜庆。

收拾完之后,顾孟萦喝了碗热热的杏仁茶,由白芷抱着去正院给顾孟萦父母拜年,大郎君早就去了正院等着接见附近来拜年的邻居,给来拜年的小郎君和小娘子们人发红包。

顾孟萦一到正院,嗬,好多小男孩,只有寥寥几个小姑娘吃着糖在院子里跑着玩。他们一见顾孟萦,都停下来看着她,有一时的冷场。顾孟萦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听见一个小孩小声说:“小哑巴还真好看。”顾孟萦决定给他们一个惊吓,大声叫到:“谁说我是哑巴?我才不是小哑巴呢!”话音一落,大家立马叽叽喳喳说起来,原来她不是哑巴啊,一个流着鼻涕的小男孩跑过来对顾孟萦说:“小哑巴,你真好看,长大了我要嫁给你。”尼玛,什么鬼?还穿着开裆裤竟然就想到嫁人了?顾孟萦立马反击道:“哼,你竟然还叫我小哑巴,我才不会娶你这个鼻涕虫呢!”然后一脸傲娇地走进了正屋。

正屋的大人们看到这一幕都被逗得哈哈大笑,直言顾玉儿和大郎君好福气,生了两个漂亮的女儿。顾孟萦一到正屋,先给父母磕了个头拜年,祝他们身体康健,事事顺心。然后又给屋子里的大人们作揖拜年,他们都夸她懂事可爱,直说顾家主和大郎君好福气。

送走邻居们,二郎君领着孩子们也从邻居家拜年回来了,其实拜年也是一种相看,特别是大娘子和大少郎君都到了说亲的年纪,二郎君为此操碎了一颗“慈父心”。一家人到齐简单地吃了朝食。车夫们早已准备好了车马,一吃完饭大家就出发回顾家湾。今年该五郎君留下来看家,其余人都要回乡。他将六郎拜托给妻主。一出门,顾玉儿把六郎扔给大郎君,于是大郎君、顾孟萦和六郎坐一辆车,大郎君让白芷在一旁帮忙照看。顾玉儿带着二郎君、大娘子和大郎坐了一辆最豪华的大车,大郎君的马车紧随其后,随后是三郎君和四郎君及三位少郎君的马车,只带少数几个仆人,他们带着礼品分坐了两辆车,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前往顾家湾。

那是顾家族人聚集之地,顾家目前的族长是顾玉儿的大姨,顾玉儿大姨是嫡长女,继承了顾家在顾家湾的家业,成了顾家的族长。顾孟萦的奶奶是庶出,娶了个年长十多岁的夫君,夫君带来了大量的嫁妆,分家单独立户后,他又给妻主纳了两个能干的侧夫,大家齐心协力,在龙阳县经营出一大片家业,比顾玉儿大姨继承的家产还多。为此,每年返乡祭祖都要带大量的礼品分发给族人。

顾家湾离县城约一个时辰的路程,很快就到了顾家湾。一进村就看见一大群人等在村口,顾玉儿的马车还没进村,就有人跑过去告诉族长。顾玉儿和大郎君的两辆车子一直驶进院子里,其他人的马车都停在外面宽敞的地方。顾孟萦在窗口看到一个慈祥的老奶奶站在正堂门口笑着看着他们,大郎君悄悄告诉顾孟萦说这就是大奶奶。看着他们从马车上下来,和他们笑着打招呼。顾孟萦规规矩矩地给大奶奶磕了头并祝她新年吉祥,福寿安康。大奶奶很高兴地扶起顾孟萦,说她是个好孩子,病好了,看着也机灵了。单给她拿了个小银元宝,顾孟萦开心地收下了。顾玉儿和她大姨感情挺好,一点儿也不生疏。和堂姐及堂妹关系也不错。

顾玉儿让管家将带回来的礼物搬进院子里,拿出几匹颜色不同的丝绸递给大姨和姐妹们,将绛红和靛蓝的两匹软绸布递给她大姨。又拿出两匹细软的精织棉布给她大姨说让她裁制里衣穿,既软和又吸汗,最适合当里衣了。大奶奶笑地合不拢嘴,忙夸她孝顺能干,又问她今年生意如何?坐定吃茶,一阵寒暄,族长看人到的差不多,就宣布开宗祠,带着全族人去了顾氏祠堂。

顾氏祠堂位于顾家湾的西北部,位置比较高,看着庄严肃穆。外面的场地很大,已经有人在忙碌的摆桌子和凳子了,看来一会儿祭祀完大家还要一起坐下来吃饭。

顾家湾人数不少,但由于女子为家主,女子本就稀少,所以很难形成大家巨族,这也是统治者的高明之处。女子因稀少而继承香火,所以一般家族都不会太大,男子人数虽多,但成年后都要嫁人,女子娶夫,生的女孩毕竟有限,家族不会快速繁衍发展。一般很难形成特别大的世家巨族来影响政治,家族小而分散,反而更有利于统治和管理,所以这一百多年才会一直和平发展,少见争端。顾孟萦想起看过一则大家族的故事是说唐宋朝时期有江州义门陈氏聚族而居,创造了3900余口、历15代、330余年聚族而居、同炊共食、和谐共处不分家的世界家族史奇观,是中国古代社会中人口最多、文化最盛、合居最长、团结最紧的和谐大家族,成为古代社会的家族典范而名动朝野。后宋仁宗在文彦博、包拯等重臣上疏建议下,将义门陈氏族人分迁全国72个州郡(144县),分析成大小291庄(另加43官庄共334庄)。从此,一门繁衍成万户,万户皆为新义门。这在大瞾是不可能的。一家有四五个女儿的并不太多。很多未生女儿的家庭还需要过继自己儿子的女儿,或者从姐妹的女儿中过继,这样家族就更分散了。家里女儿多的,女子娶满夫郎,父母在世的时候分不分家看父母的主张,父母过世之后,一般很快就分家了,这样可减少家庭矛盾。官府对女子的保护是方方面面的,女孩一出生就要到官府报户口并领取奖金,奖金虽然不多,但添喜庆。女子长到六七岁,可去女学读书,还可以科考从政,比较自由。除了叛国和谋反,女子一般是不会判死刑的。女子犯了重刑罪,会被判到女楼服刑,终身不得赎。根据犯罪轻重,在女楼里服役的年限也是不同的。在女楼里女子是没有自由的,还要不停地给金主生孩子。没有孩子的家庭或退伍老兵及丧偶鳏夫只要出得起拍卖价格就可以要求女楼的女子给他生孩子,孩子生出之后就会被人抱走,母子从此不相见。女楼里老了没有生育能力的女子会被送到红楼里接客,每天要接多少客人,都是要完成任务的,一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没有独处的时候,和平民女子的娇宠生活相比真是地狱了。

言归正传,顾家族长带着大家开祠堂,顾孟萦数了一下顾家湾顾家有多少女子,一数发现还真有不少人,竟然有三十多位成年女子,还有不少未成年的女孩,看来顾家家族着实不小,这些成年女子每人至少娶夫郎3位,再生七八十来个孩子。每家人都不少。祭祖是女人的事,男人只能站在外面候着。

每个女孩子被自己的母亲领着学习祭祖的事宜,为自己以后成为一家之主做准备。先由族长说一篇之乎者也长长的祭词,顾孟萦听着大概是叙说先祖们光荣的历史,请先祖们来享用后人的祭祀,又请祖先们保佑后人兴旺发达。然后焚香烧纸,磕头祭拜。一通下来,顾孟萦有些头晕脑胀,没睡好,脑瓜疼,在外面只能忍着。好在没有忍耐多久,祭祀就完成了。她又跟着母亲出到院子里,然后大家相互寒暄,彼此问候新年好。相互打探谁家小娘子该说亲了,谁家亲戚有合适的小郎君,基本上没顾孟萦什么事。没有人给顾孟萦介绍该怎么称呼这些族人,她干脆就当木头,放空脑子,笑话里说一个女人等于500只鸭子,这院子里好几万只鸭子,叽叽哇哇,顾孟萦偶尔听一耳朵,觉得太吵。不离她母亲左右,她知道母亲虽不喜欢她,但也不至于害她,毕竟她也是她的孩子。然后不知是谁说到顾丽萱的年龄不小了,该成亲了,总不能等到官配吧!官配可没有什么好郎君,嫁不出去的郎君和娶不到夫郎的女郎才轮到官配,都是有各种问题的。以顾丽萱的出身和长相肯定不会娶不到夫郎,但看娶什么样家世的夫郎罢了。顾孟萦在母亲身边听她说道“萱儿样样都好,她已经过了童生试,将来还要考取功名。一家有女百家求,这正夫的出身,对将来孩子的影响可不小,要仔细挑,我们还得再选选。”

“你家萱娘年龄不小了,又是庶女,就是要仔细挑选,也得加紧了。”一个高高壮壮的女子说道。

“庶女又怎么了,她是长女,将来一样可以继承家业。”顾玉儿道。

“那怎么可能?你家大郎君第一个就不会同意,你们又不是没有嫡女。这嫡庶尊卑可不能乱,一乱家就乱了。”一个矮胖的长者道。

立马有人附和说“大姨说得有道理,不是看不起庶女,而是人一出生就定了身份,律法一早就定好了。嫡长女继承绝大部分家业,如有嫡次女可继承三成家业,庶女可酌情分得部分家产,各家看情况不同而定。没有嫡女的,庶女才可能继承家业。”

“我正和我家大郎君商量让萱娘记到大郎君名下成为嫡女,也能更好的说亲。”顾玉儿又道。

“玉儿,你是酒喝多了烧坏脑子了吧,你家大郎君有自己的嫡女,根本不可能让萱娘记到自己名下,再说萱娘一旦记到大郎君名下,就是名正言顺的嫡长女,嫡长女将来要继承家业,那萱娘继承了家业,他自己的萦娘怎么办?我看萦娘病已经好了,开了春也该上女学了。听大姨一句劝,这种事千万别做,是乱家之源,伤夫妻情分。”矮胖长者又道。

顾孟萦看到顾丽萱愤恨地扫了她一眼,那眼神就像钢刀刮过冰面,然后转瞬即逝,娇笑地对长者道“大奶奶您别误会我娘,她就是出于对我的爱护,想着让我凭着嫡女的身份能找几个好一点的夫郎,将来妹妹娶夫继承家业,我的日子能好过一些罢了。都是出于对女儿拳拳爱护的慈母心。”

顾孟萦心道,对你是爱护,但也不能损害别人的利益,而且如果她记在爹爹名下,又不继承家业,那就是想骗婚。顾孟萦可不认为她仅仅是想记在爹爹名下好说亲。这一旦上了族谱,再到官府备案,律法上就承认她是名正言顺的顾家嫡长女,未来的继承人。

顾孟萦看到这几个夫人相互看一眼,心中一片了然,心照不宣地避开了这个话题。

“玉儿妹妹好福气,生了两个女儿,多少人家等着盼着个女儿,城西顾家和咱们同宗,玉清妹妹自幼体弱,生了四个儿子之后再没开怀,儿子长大嫁人后,各自妻主家里又都只有一个女儿,根本没有多的女儿可以过继回娘家。正和族里商量想找个合适的女孩过继,玉儿妹妹有没有兴趣?可惜我只生了一个女儿,如果我有两个,一定考虑过继一个,毕竟玉清妹妹家底不输你们家!”一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道。

顾孟萦盯着顾玉儿的眼睛看,看她颇为心动,表面上却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道:“我家大郎君肯定舍不得将孩子过继出去,再说我家萦儿刚好,我也舍不得呢!”

“你家大郎君不同意,问问你家二郎君同不同意啊?”一人插嘴道。

“那更不可能啦,我家萱娘都到说亲的年龄了,过两年我就可以抱孙女享福了,要是你你舍得啊,再说我家萱娘读书又聪明,以后还要考取功名,我还等着当老封君呢。”说完,顾玉儿施施然走开了。

顾孟萦突然对她这个母亲有点无语了,觉得她可能这辈子是要一条道走到黑了,对二郎君及他们孩子的偏爱是难改了。可怜爹爹帮他打理家业,照顾孩子,却仍不受待见,连他的孩子也不被喜爱。

顾孟萦慢吞吞地跟在顾玉儿和顾丽萱身后,听见几个妇人低声嘀咕道:“她也就是会投胎,摊上了精明能干的父母,娶了个好郎君,一切都有人替她打理好了,又幸运地生了两个女儿,还真是好命。她家大郎君那么好,那么能干的一个人前些年被磋磨成什么样?遇人不淑啊!”

“就是就是,她也是糊涂,宠侍灭夫,可怜了她们家萦娘,多好一孩子,病了好几年。”

“不过好像萦娘大好了,看着又聪明又漂亮,大郎君这些年的苦日子总算能熬出头了,以后能享萦娘的福。”

“我看她是动了过继的心思,你说她会把哪个女儿过继出去?”

“……”顾孟萦越走越远,她想赶紧回到大郎君身边,她觉得身边充满危险,只有在大郎君身边才感到安心。

她在人群中搜索大郎君的身影,才发现大郎君一直慈爱地望着她呢。她迈开小腿向大郎君跑去,大郎君把她抱起来,拥在怀里。顾孟萦觉得好安心,真心爱自己的爹爹。以后的日子要好好陪伴爹爹,孝顺爹爹。他受了太多委屈,吃了太多苦头。

一祭祀完,大家就开始准备哺食了,因为人多一起聚餐,需要大量人手,湾里每家每户都派了人帮忙。族长大女儿的大郎君总负责,人来人往,一片人声嘈杂忙碌的景象。

哺食很早就开始了,因为吃完哺食,回乡的人还要返城,所以要早点开始早点结束。于是男人和女人分开坐,女人在上首摆了五桌,三桌坐大人,两桌坐孩子。顾孟萦母亲和族长奶奶一桌,顾丽萱和年龄大的女孩子一桌,顾孟萦还小,就只能和她差不多大小的孩子一桌。可能做酒席的菜比较丰盛,花样多,乡下孩子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到这么丰盛的饭食,故菜一上来,呼啦,大家都抢起来,刚上完一盘,立马就见底了。顾孟萦有些心疼她们,很少动筷子,坐她旁边的是她族长二女儿的大女儿,比她大几个月,也就是她的堂姐,说道:“萦妹妹,你要快点儿抢,要不然都吃不到。一会儿上菜了,我给你抢点。”

顾孟萦点头称谢说道:“谢谢姐姐,我早晨吃多了,这会儿还饱着呢。”

“噢,那我不管你啦,大席的菜好好吃啊。”

顾孟萦就不和她们抢食了,让她们多吃些。她很庆幸她出生的家庭挺富裕,衣食无忧,要不然是不是也要和她们一样对着吃食有着深深的渴望,毕竟饿肚子的感觉并不好受。

饭后,大家酒足饭饱一脸幸福地散去,顾孟萦随着大郎君去族长***院子,大爷爷(族长的大郎君)留爹爹说话,顾孟萦也跟着,大爷爷看了看大郎君,又看了顾孟萦一眼,大郎君笑道:“大姨父但说无妨,萦儿已懂事,该让她早些了解世情,也好快点成长。”大爷爷点头道:“晌午你家妻主过来找她大姨说,请她帮忙劝你同意将萱娘记到你名下,她大姨给拒了,说她嫡庶不分,乱了纲常。你妻主又听说城西顾家正在找过继的女孩,她又动了心思,想把萦娘过继出去。她大姨道哪有过继嫡女的,虽然你家萱娘是长女,但毕竟是庶女。若萱娘是嫡长女,萦娘是嫡次女,才可能过继萦娘。你家妻主舍不得过继萱娘,毕竟萱娘长了萦娘十岁,已经成人,可以娶夫生子,学业也好。萦娘还要十年才能长成,以后学业还不知道怎样,她又怎么会留萦娘。估计回去她会有动作,你要有心理准备。”大郎君满目怒火,紧紧地捏着拳头对大爷爷道:“谢谢大姨父的提醒,我自有计量。”语罢对着大爷爷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抱拳致谢。顾孟萦简直想要骂人,想要问顾玉儿她是不是亲生的,难道是充话费送的吗?要不是有大郎君作证,她都以为她是捡回来的。

回城的路上,顾孟萦窝在大郎君怀里,悄悄对他说:“爹爹,我不会离开你,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大郎君点点头紧紧抱着她沉默不语。

精彩评论

这本《春归郎未知》算不上是一本好的古代言情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羿宁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