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萌宠毒后:王爷,本宫只劫色》七宝 最新章节 萌宠毒后:王爷,本宫只劫色XXOO

萌宠毒后:王爷,本宫只劫色

《萌宠毒后:王爷,本宫只劫色》

啊哦哦 著

连载中 架空 谢檀,慕容 互联网

《萌宠毒后:王爷,本宫只劫色》是啊哦哦原创的一本架空网文,情节精妙绝伦,文笔行云流水,极力点赞。谢纯只是转过头来,撇着嘴淡淡的笑了笑,并不正眼看谢长安。在他们的眼里,她也不是什么好人,奚落了也就奚落了,慕容长啸在场又怎么样?他虽然身份贵重,贵为五皇子,可到底也对谢家女儿家之间的事情插不上话。谢家

524次点击 更新:2020-01-31 20:01:20

免费阅读
《萌宠毒后:王爷,本宫只劫色》是啊哦哦原创的一本架空网文,情节精妙绝伦,文笔行云流水,极力点赞。谢纯只是转过头来,撇着嘴淡淡的笑了笑,并不正眼看谢长安。在他们的眼里,她也不是什么好人,奚落了也就奚落了,慕容长啸在场又怎么样?他虽然身份贵重,贵为五皇子,可到底也对谢家女儿家之间的事情插不上话。谢家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谢纯只是转过头来,撇着嘴淡淡的笑了笑,并不正眼看谢长安。

在他们的眼里,她也不是什么好人,奚落了也就奚落了,慕容长啸在场又怎么样?他虽然身份贵重,贵为五皇子,可到底也对谢家女儿家之间的事情插不上话。

谢家大老爷也明显有些不自在,毕竟这样的家业也只是一家人团团聚聚的,来了个外人算怎么回事?便转头问慕容长啸说道:“陛下呢?”

“近日父皇处理公务有些忙了,所以今日便早早歇下了。”慕容长啸淡淡的笑了笑,一双眼睛不停的在谢檀的身上打转。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看一看那一个凤凰胎记长什么样子。

可惜自古以来,礼数教化之地,人们尊重儒家文化,男女向来授受不亲。若非夫妻,他恐怕这一生都没有办法见识的到那个凤凰胎记究竟是什么样子。

想着,慕容长啸便不由得对谢檀有些亲近,微微的笑了笑问道:“谢家小姐那日似乎也在花灯街呢。”

谢檀微微的点了点头,“那天的确是在。”说完便低下头,闷不作声的吃起了碗里的饭。

慕容长啸会和她套近乎,是她早就想到的事情。毕竟这个男人那样的看重她谢家的权势,而她却是敲响谢家大门的最好的敲门砖。

躲是没有用的,她要让这一对狗男女尝受到他所尝试到的一切痛苦!

但锥心刺骨的痛楚,怎么会让这两个人就那样简简单单的死去来得容易?被一双亲生儿女亲手杀死,谢檀把每一笔账都记得清清楚楚。

慕容长啸一副很关心谢檀的样子,让谢家其他人看了,都隐约有些猜测,他轻声问道:“你一个闺阁大小姐,从未见过土匪肆虐,那天定是吓坏了吧?”

谢檀转过头来,一大家子人都看着他们,两个人交谈,着实是有些不习惯,便温婉有礼的笑了笑,“有劳五殿下关心,谢檀没事,只是长安妹妹受了好一番惊吓呢。”

见话题转到谢长安的身上,所有的人的目光又都落到了谢长安那。她坐在角落里,看着一对男女欢笑谈论,心里着实是嫉妒,可是凭她的身份又能做什么呢?

其实这些年,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能够逃离出谢家,去寻找一个真心爱护自己,身份举足若轻的人嫁出去,而慕容长啸的出现,正是给了她这样的一种希望。

谢檀,你为什么什么都要跟我抢?

谢长安微微地咬了咬牙,就算是平日里难得一见的美味珍馐,也觉得有些难以下口。

慕容长啸关怀够了谢檀,这才转过头来,对谢家大老爷说道:“谢家大小姐今年方几何?”

谢檀听着,这居然就有了问年龄求亲的意思,便连忙抬起头来,替谢家大老爷回答道:“小女今年正值豆蔻年华,年纪还尚轻呢。”

后一句话倒像是明明白白的拒绝,却又带着那么几分朦胧,让慕容长啸一时之间还猜不透谢檀的心思。

谢檀笑了笑。痛痛快快的让两个人死去,又有什么意义呢?折磨够了两个人才能够解了自己心头之恨,便又故意流露出几分暧昧不清的神情。

谢长安见两个人之间眼波流转,早已经是气呼呼的。若非是这样一个大场合,她早就甩了筷子走人了。

明明慕容长啸是她的人,可是这样的好男儿却总是轮不到她。

现在以谢檀和谢长安的年纪,其实也已经可以说亲了,毕竟三房主母的大女儿年纪比他们还要小,却早就已经嫁人相夫教子了。

这两年,随着两位姑娘年纪渐长,谭梦瑶自然是少不了操心。

前年科举考试的时候,出了一位文武状元爷,谭梦瑶本来是想张罗的,让媒人打听打听,却不想被谢檀拒绝。

谢檀虽然性格温婉,但却也有自己的主意,谭梦瑶不想逼迫谢檀,便也只好将此事作罢,闭口不谈。

现如今,谢檀又说,想在父母身边多留两年,他们倒也不急着女儿出阁。反正十八九了才嫁人的女儿家还大有人在,现在在谢檀,正值豆蔻,是刚刚可以出阁的年纪,不急。

谢家大老爷见谢檀抢的话,忍不住用眼神埋怨了他一番,这才转过头来对慕容长啸笑着说道:“女儿家大了,有自己的心思了,当父母的也不好多管。五殿下,酒意正浓,不如多吃些菜吧。”

慕容长啸隐隐约约觉得有些失望。本来他是想趁着对谢长安的救命之恩,能够让谢家人对他有所重视,好提出求娶谢檀的意思,但是现在两个人各执一词,说出一番话,倒是堵得他接下来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本来是欢歌笑语的场面,平常团圆年,一大家子和两位大老爷凑到一起,总会有说不完的体己话。

可是现在因为有外人在场,一时之间,洗衣间微微有些沉默。窗户开着条小缝,还隐约可以听见外面厉风吹过的声音。

一到冬天这白毛风一起,便没完没了的,有时候风中还夹杂着一些雪粒子。人出去之后,迎风而行,脸上总会像是刀片在割一样。

谢檀隐约的看了一眼天色,这才淡淡的说道:“要变天了……”

看着所有人都在看向谢檀,有些奇怪,她为何莫名其妙的说出这一句。

谢檀察觉到周围探究的目光,清了清嗓子,这才淡淡的笑了笑,微微一低头,便敛去脸上深邃的神色,转过头来,笑着对谢家大老爷撒娇道:“今儿个下午,去了一趟梅园,那红梅开得正好。”

“你不说我倒是忘了,平日里红梅开放的季节,叫上知己好友,来家中一聚,喝酒暖身,欣赏歌舞是再惬意不过的事情了。漫漫冬日,打发时间。”谢家大老爷哈哈的大笑了一声,又看见慕容长啸,便连忙问道:“改日宴请天下才子的时候,不如也请五殿下来。”

“爹爹是你总是忙于朝政,一年之中见爹爹你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好不容易冬天闲下来了,又要宴请什么天下才子?可真是没有时间陪伴家人了。”谢檀微微的撅了撅嘴,有些不高兴。

谢家大老爷听闻此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哪有那么夸张?”

“就有,就算女儿不想让爹爹陪着,母亲也不想夜夜都等不来爹吧?”谢檀轻笑着说道。

但是权力太大,就越容易高处不胜寒。

这一辈子报完仇,能够护得家人一世周全,已经是谢檀最大的心愿了。

谢大老爷越觉得她说的越离谱了,只好无奈的笑了笑,摸着谢檀的脑袋说道:“好好好,女儿说什么,爹都依着。”

谢长安看见这一幕和乐融融的样子,心里总是没有滋味。

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改嫁了,父亲又在外常年征战,跟他见面的机会一年也不过几次,后来还在她懵懂不懂事的时候就战死在沙场,死后虽然荣誉加身,但是却对她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她总觉得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是那么的不公平,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不公平继续发生。

酒席之间,因为慕容长啸的到来而有些拘谨,谢檀总觉得有一到目光在,若隐若无的追,随着自己,抬头一看,这才发现是慕容长啸,本想狠狠的瞪他一眼,却又改变了主意,朝着他柔柔一笑。

因为这一笑,慕容长啸微微的愣神了,有些回不过神来。谢家长女谢檀生长不仅怀揣着一个巨大的秘密,而且还温婉动人,性格和睦,十分的招人喜欢。

尤其是那双眼睛,不笑中带着几分清纯人畜无害,笑起来弯弯的,眼角微微上调,却带着几分妩媚。

他总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也有一种心动的感觉。

这种感觉不仅是心动谢家的权力,更是心动谢檀这个人。

正看这边微微有些晃了神,谢家三老爷发现了他的异常,将一块肘子肉放在他的盘中,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五殿下,在看什么看得这样出神?瞧,这连菜都忘了吃了。”

谢家三老爷心里跟明镜似的,却还要臊着慕容长啸。

慕容长啸低头淡然的笑了笑,这才冷冷的说道:“没看什么。”

谢家三老爷不在多话,转过头去,和自己膝下的那些儿女们说说笑笑的。

酒意正浓的时候,管家却又跑了进来,看了在座的人一眼,这才低低的说道:“又来了一位贵客。”

“什么贵客?”谢家大老爷站起身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是江南王,说是……说是……”管家支支吾吾半天一句话就是说不出口,只是一双眼睛不停的在谢檀的身上打转。

谢檀心中一冷,果真是江南王?

他来谢府干什么?见这与管家打量自己,却一句话也说不出的样子,莫不是冲着自己而来,是因为那一天在棠花街花灯巷发生的事情吗?

谢檀身上微微的冒出了一些冷汗。

这江南王慕容墨究竟是何许人也,雄才大略,文武双全,更是对四海之事,无一不通,无一不晓。

精彩评论

啊哦哦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架空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啊哦哦自传意味的《萌宠毒后:王爷,本宫只劫色》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