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血蓑衣》血蓑衣贴吧 立场倒换 血蓑衣下克上

血蓑衣

《血蓑衣》

七尺书生 著

连载中 武侠 唐阿富,苏禾 阅文集团

主线人物是唐阿富,苏禾的网络故事《血蓑衣》此文是七尺书生新出的武侠文,文笔成熟主线引人入胜,绝对是可以一阅的畅销创作,精彩片段试读 曹钦话音未落,却已陡然转身走向苏禾,在唐阿富和苏禾同样疑惑的目光下,曹钦站定在苏禾面前,突然毕恭毕敬地深作一揖。“曹堂主,你这是……”“曹某今日沦落进退两难之境,还请苏兄弟能助我一臂之力。”不等苏禾开

350次点击 更新:2020-01-27 16:00:28

免费阅读
主线人物是唐阿富,苏禾的网络故事《血蓑衣》此文是七尺书生新出的武侠文,文笔成熟主线引人入胜,绝对是可以一阅的畅销创作,精彩片段试读 曹钦话音未落,却已陡然转身走向苏禾,在唐阿富和苏禾同样疑惑的目光下,曹钦站定在苏禾面前,突然毕恭毕敬地深作一揖。“曹堂主,你这是……”“曹某今日沦落进退两难之境,还请苏兄弟能助我一臂之力。”不等苏禾开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曹钦话音未落,却已陡然转身走向苏禾,在唐阿富和苏禾同样疑惑的目光下,曹钦站定在苏禾面前,突然毕恭毕敬地深作一揖。

“曹堂主,你这是……”

“曹某今日沦落进退两难之境,还请苏兄弟能助我一臂之力。”不等苏禾开口,曹钦已是头也不抬地恳求道。

“这……”苏禾并不是一个喜欢参合别人私事的人,倘若今天唐阿富带着百八十人前来劫杀,那苏禾或许会看不惯以多欺少,继而出手相助。但如今唐阿富只是单枪匹马,反观玉虎堂却有曹钦和十几个弟子,明明是以多敌寡,苏禾怎好再冒然出手?

至于唐阿富的武功如何高强,在苏禾看来那是人家自己的本事,曹钦打不过唐阿富是自己无能,并不算是唐阿富恃强凌弱。

“无情剑客唐阿富,位列龙象榜第五位,乃江湖后进中的绝顶高手。”曹钦缓缓起身,解释道,“如今在场的人中唯有同在龙象榜,并且高居第二位的苏兄弟,方才能与之一战,并力挫此人。倘若苏兄弟不肯救我,那曹某今日怕是走不出这片叶子林了。”说到最后,曹钦眼中还浮现出一抹毅然之色,俨然誓与惊风化雨图共存亡,绝不会主动交给唐阿富。

听到“龙象榜第二位”这几个字,唐阿富的神色稍稍一滞,转而望向苏禾的眼中也悄然浮现出一丝凝重之色。

龙象榜并非自封,而是由龙象山排出,故而每一个榜上有名之人都绝非浪得虚名。

“苏大哥。”正在苏禾左右为难之际,巴特尔突然开口笑道,“你是漠北第一快刀,而传闻中唐阿富剑法无双,算得上是中原数一数二的剑客。我真的很好奇,到底是你的刀快?还是唐阿富的剑快?”

苏禾诧异地看着巴特尔,问道:“怎么?难道你希望我插手此事?”

“老夫倒是不反对。”侏儒查干扯着沙哑的嗓子点头道,“若是曹堂主出了什么事,那谁来为我们引荐玉龙宫主?现在出手帮曹堂主,其实也算是帮我们自己。更何况……”查干侧目瞥了一眼神情严肃的唐阿富,冷笑道,“区区一个唐阿富对你而言,根本不足为惧。”

“是呀!是呀!”卓雅闻听此言,顿时面露兴奋之色,连连拍手道,“苏大哥,你可是咱们草原的骄傲,也让这些汉人知道知道咱们的厉害,省的这些人练了几招花拳绣腿,就自以为天下无敌,哼!亏他们还敢自称什么中原正统武林,简直是夜郎自大,可笑可笑!”

“卓雅,中原武林高手如云,六大门派和四大世家的武学无不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由不得你出言不逊。”苏禾斥责道,“以后这般胡话休要再说,当心让岭主听到惩罚于你。”

“好好好!”卓雅点头怂恿道,“只要苏大哥肯出手教训这个无情剑客,我以后就不再乱说。”说着,卓雅还朝一旁的唐阿富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似是在故意挑衅。

苏禾看着曹钦、巴特尔、查干、卓雅几人,犹豫再三方才无奈地叹息一声,答应道:“好吧!看在曹堂主肯替我们向玉龙宫主引荐的情分上,此事苏某愿尽绵薄之力。”

“有苏兄弟在,曹某便放心了!”曹钦连忙拱手道谢,随后便退到一旁,看向唐阿富的眼中浮现出一丝得意之色。

苏禾缓步走出,面对着神色冷漠的唐阿富,稍稍思量后方才拱手劝道:“这位兄弟可否给曹堂主和在下几分薄面,今日就此离去,以免有伤和气。”

“曹钦外强中干,不过是个阴险小人,你何必帮他?”唐阿富淡淡地说道,“你名满天下,何以与此等小人为伍?你可知道,曹钦在江南陆府中抢走惊风化雨图的时候,非但杀了已经束手就擒的莫岑,而且还杀了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孩,最终害死莫岑一家三口。你帮这种卑鄙小人出头,就不怕有损你苏禾的名声吗?”

苏禾闻言一愣,继而脸色稍稍一变,道:“过往种种苏某未曾亲眼所见,所以也无法考证真伪。但今日我已答应替曹堂主挡住阁下,还请阁下能自行离去,别让苏某为难。至于名声好坏,苏某相信公道自在人心,我只求问心无愧。”

“好个问心无愧。”唐阿富颇为钦佩地缓缓点头道,“既然你执意帮他,那我多说无益,想让我收手,只有你杀了我。”

虽然苏禾早有预料,唐阿富绝不可能会因为自己的三言两语而轻易离去,但当他看到唐阿富那双狭长的眸子中,流露出不死不休的杀意时,心中还是顿感一阵苦涩。

苏禾知道唐阿富已经铁了心要抢惊风化雨图,今日自己与唐阿富之间,恐怕只能有一个人活着走出叶子林。

苏禾与唐阿富二人本无恩怨,但此刻却要分出个你死我活,这种感觉着实令苏禾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无情剑客唐……唐阿富?”苏禾慢慢拔出血影刀,目光复杂地盯着唐阿富,道,“阁下可还有其他大名?稍后万一苏某侥幸略胜一筹,我也好知道怎么为你立碑。”

“不必多礼,我若死在你的刀下,你只管自行离去,自有天地为我收尸。”唐阿富似笑非笑地说道,“行走江湖,谁人不是以天为被地为床,一朝生,一夕死,生与死又有何异?”

“好个‘自有天地为我收尸’,苏某佩服!”血影刀夺鞘而出,苏禾目光凝重地盯着唐阿富,再度劝慰道,“走吧!别逼我出手……”

“出招吧!”

对于苏禾的好心劝慰,唐阿富却是置若罔闻,他突然冷喝一声,随即率先出手,飞身朝苏禾扑了上来。

面对突然出招的唐阿富,苏禾却是毫不慌乱,右脚迅速后撤一步,接着脚尖顿地,身形顿时如离弦之箭般弹飞而出。

剑影霍霍,刀光重重,眨眼间二人便已交上手,伴随着“铿铿锵锵”一连串的刀剑碰撞的鸣响,唐阿富与苏禾二人已是激烈地战成一团。

刀光剑影,你来我往。唐阿富与苏禾皆是毫无闪避之意,一刀快过一刀,一剑更迅一剑,直看的观战众人无不面露惊骇之色,巴特尔更是对唐阿富由衷叹服,在如此迅猛的对攻之下,一步一闪皆是凶险,一招一式尽是杀机,二人中任何一个只要稍有半点差池,便会殒命当场。

最起码,在场观战的人中,还没有一个有把握能在如此凶险的战局中,一招一式都保持纹丝不乱。

一盏茶的功夫,苏禾与唐阿富已近战七八十个回合,却仍旧不分胜负,双方互有往来,却谁也奈何不了谁,血影刀与无情剑更是平分秋色,分庭抗礼。

“好刀!”唐阿富感慨道,“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能跟上我出剑的刀客。”

伴随着唐阿富的感慨,他的身影陡然飞天而起,一直向后斜飞出七八丈高,陡然凌空一滞,手中无情剑连翻挥舞,顷刻间银光四溅,凌厉的剑气化作疾风剑雨,如万箭齐发般朝苏禾袭来。

“哈哈……来的好!”

苏禾双脚猛地一沉,脚面顿时没入泥地之中,待他在电光火石间稳住下盘后,手中血影刀陡然发出一声刺耳的鸣响,接着苏禾左右交叉着急速挥刀,霎时间一道道几乎肉眼可见的青色涟漪,便是顺着刀锋呼啸而出,直接迎上遮天蔽日的漫天剑雨。

“铿铿铿!”

顷刻间,叶子林劲气四窜,狂风大作,这场交手足令方圆十里杀意盎然,方圆五里风声嚯嚯,方圆三里落叶漫天,方圆一里天摇地动,百米之内的树木无不损枝折干、千疮百孔,更令观战众人慌忙运力抵抗,脚下连连后退。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周围的人群感慨二人的武功高深莫测时,苏禾的血影刀已将漫天剑雨尽数化解,半空中的那片虚无因为刚刚的动荡,似乎变的有些扭曲起来。

唐阿富之强在于凌厉迅捷,而苏禾之强非但迅捷,而且刚猛无比。

唐阿富对付寻常对手的优势,在苏禾这里全然没了作用,因为无论是速度、攻势、招式、内力还是经验,苏禾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唐阿富根本找不出苏禾的半点破绽。

反观苏禾,虽然在速度与招式上难以取胜,但却能在内力上强压唐阿富一头,这便是胜机所在。

唐阿富没料到自己的漫天剑雨竟然没能伤到苏禾分毫,反而还在电光朝露间被苏禾的血影刀尽数化解,不由心中一惊。

但苏禾却并未打算给唐阿富留出喘息之机,趁此机会双脚猛地一震,泥地上顿时陷出两个深坑,苏禾以流星之势冲天而起,血影刀凌空挥落,爆发出一阵虎啸龙吟,直逼唐阿富而去。

“啊!”

“铿!”

“噗!”

大惊失色的唐阿富慌忙出剑抵挡,可当势大力沉的血影刀狠狠斩落在无情剑上时,唐阿富只感到一股难以匹敌的浑厚力道,陡然冲破自己的防御,将内力化出的剑气硬生生地逼回自己体内,瞬息之间内力逆转,经脉倒流,令唐阿富胸口一沉,接着喉头发甜,一大口鲜血不由自主地喷洒而出。随即身子一轻,唐阿富顺着血影刀的下沉之力,重重砸落向地面。

“赢了!”此刻,巴特尔已是抑制不住地高声欢呼起来,“不愧是我的苏大哥,真是天下无敌。哈哈……”

极速坠落的唐阿富眼神冷厉地凝视着半空中欲要收刀而退的苏禾,嘴角扬起一抹宁死不屈的冷笑。

苏禾见状眼神陡然一变,他已明白唐阿富的用意,故而将收起一半的血影刀再度自身前一竖,虎目一瞪,口中发出一声暴喝,凌厉的刀尖便朝着不断下落的唐阿富,狠狠追刺下去。

“嘭!”

一声闷响,唐阿富狼狈落地。身形未起,血影刀已呼啸而至,刀尖在唐阿富的双眸中不断放大,但他却毫无惧色,仍旧冷冷地注视着即将刺死自己的血影刀。

“刀下留人!”

突然,一声大喝从林中传出,接着只见一道剑光如流星赶月般朝苏禾刺来,苏禾暗吃一惊,下意识地挥刀一扫,将剑锋挑飞,随即身形一翻,稳稳地落在唐阿富身左。

一道迅捷的人影自林中凌空飞出,半空中顺势接下高高飞起的宝剑,接连一个漂亮的空翻落在唐阿富身右,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丝毫不显慌乱。

“苏大哥,还请刀下留人!”伴随着来人一声略显尴尬的苦笑,苏禾紧皱的眉心顿时舒展,眼中也随之浮现出一抹错愕。

“柳兄弟?你怎么来了?”

……

精彩评论

本书《血蓑衣》算是今年网文届给我的一本惊喜之作,大致情节从主角(唐阿富,苏禾)穿越回中专毕业,一步步由四川小镇跨向城市,由国企转向私企,为我们徐徐展开了九十年代初那个特定时代的印记。作者(七尺书生)笔力稳健,性格人物刻画出色,但全书节奏平淡,很多情节比较拖沓,同时又过于着墨于儿女情长,后宫撕逼,严重浪费了一个70后作者的文笔和阅历,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总而言之,这是一本优点和缺点并重的小说,你是否喜欢它,就看你自己了。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