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入我神籍》入我神籍起点 章节在线试读 入我神籍SM

入我神籍

《入我神籍》

酒廊饭袋 著

连载中 玄幻 殷立,阎松 阅文集团

主线角色是殷立,阎松的创作《入我神籍》此文是酒廊饭袋新写的玄幻文,文笔朴实无华设定引人入胜,绝对是值得追的优质辣文,书中主要讲述 这不劝还好,劝了这一句,齐宛柔气得越发的呼吸困难。她大口大口吸气,手指殷立:“咳咳咳……,你……你简直就是无赖,二流子!咳咳咳……,杀了人还……还这么张狂!我我我……。”眼看她说着说着接不上气了,阎松

264次点击 更新:2020-01-04 20:04:45

免费阅读
主线角色是殷立,阎松的创作《入我神籍》此文是酒廊饭袋新写的玄幻文,文笔朴实无华设定引人入胜,绝对是值得追的优质辣文,书中主要讲述 这不劝还好,劝了这一句,齐宛柔气得越发的呼吸困难。她大口大口吸气,手指殷立:“咳咳咳……,你……你简直就是无赖,二流子!咳咳咳……,杀了人还……还这么张狂!我我我……。”眼看她说着说着接不上气了,阎松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这不劝还好,劝了这一句,齐宛柔气得越发的呼吸困难。

她大口大口吸气,手指殷立:“咳咳咳……,你……你简直就是无赖,二流子!咳咳咳……,杀了人还……还这么张狂!我我我……。”

眼看她说着说着接不上气了,阎松急喊:“快给郡主搬把椅子!”

堂上左右赶紧上前搀住齐宛柔,而后又有人搬来椅子让她坐下。

阎松见她脸色好了些,暗舒口气,说道:“宛柔郡主,你身负玄阴病体,万不该跟人怄气,你若有个什么闪失,叫本官怎么向齐国公交代。还有殷立世子,说话要有个分寸,劝人哪有你这么劝的。”

殷立双手抱着后脑勺,摆出无所谓的态度。

实际上他在偷瞄齐宛柔,见其虚弱而生怜。

于是因怜而道:“大司马,今天算了吧,差人送她回去,明天再审。”

齐宛柔无力的晃了晃手:“不,今天不审出结果,我……我不回去。”

殷立耸耸肩:“好吧,那我就尽快洗脱罪名,免得人家说我欺负你。”

堂上,阎松看她们俩你一句来,我一句去,还哪里像在审讯,整个兵部衙门都快成斗嘴的市井商铺了。他也没心思再审了,这件案子原本就该由刑部管辖的都司府衙门审讯,若非太后下旨,他才懒得管这闲事。

虽说他是大司马,总览兵事,位高权重,完全有资格审讯公侯子弟。

但是他偏生性情温厚,加上年逾百岁,有些麻烦就不愿招惹了。

看殷、齐二人无视公堂,他也懒得说话,任由她们说去。

哪知就在这时,衙门外驶来凤辇,太后居然亲临府衙。

董太后下了凤辇,在女官广寒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阎松走下台面,领着满堂衙役齐齐跪拜。

殷立和齐宛柔没有见过太后,两人都不由一愣,听阎松喊了声“老臣恭迎太后”,方知是太后驾到,赶忙也跪拜下来。

董太后笑吟吟的搀她们俩起身,说道:“两位卿家不必多礼,哀家听闻齐国大司农被人谋杀,嫌犯又牵扯到殷立世子,那哀家就不能不来旁听了。宛柔啊,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还有,你这个殷立,一来就卷入命案,哀家真想替你爹好好打你几板子。”

她说话时,两眼眯似桃花,温柔艳美。

而声调似水缓流,更透着满满的慈性。

殷立听着看着,顿生好感,尤其听她说到“哀家真想替你爹好好打你几板子”十四字时,眼波流转,语调隐有恨铁不成钢的口吻,慈爱之情不亚于母亲,于是油生起亲近的念头,情不自禁的喊了声:“太后。”

董太后轻抚他后脑勺,眯眼笑了笑。

这时,齐宛柔忽道:“求太后做主。”

“好吧,那大司马就继续吧。”董太后点点头,引手案桌,示意阎松坐上去审案。而她自己则由广寒搀去一旁,端坐在靠椅之上。

阎松无奈,只得领旨走上案桌,继续审讯。

可还没等他说话,殷立抢道:“太后,大司马,不用这么麻烦了,我能自证清白。我从齐府离开之后,一直跟宋大中和小小郡主在一起,她们可以为我作证;如果怕她们俩包庇我,说的证词不能作准的话,我还有证人,我们三人去外城的时候,在里子胡同卖了三节甘蔗,那摆卖甘蔗的老板也能为我作证。试问,齐府案发是在我离开后一刻钟的时分,而那时我正在里子胡同买甘蔗,除非我会分身,否则我怎么可能潜入齐府杀人。”

董太后点点头,正色道:“嗯,说的有理。”

阎松见太后发话,忙差遣左右:“去里子胡同传唤证人。”

左右衙役奉命去了,约莫一刻钟时分,将证人带上公堂。

……

那摆卖甘蔗的老板一上堂来,便认出殷立,不仅证实殷立的自辩,还夸他出手阔绰,三节甘蔗给了他十块金币,是个十足的大善人。这证词无论细节和时间都和殷立的自辩没有出入,完全可以当做证据。

可是齐宛柔听罢,却觉证人的证词透着蹊跷。

要知道,十块金币足足可以买下十亩的甘蔗。

殷立出手何以如此阔绰,偏要给人十块金币?

故而仍不依不饶,求太后和大司马再做细审。

她为达目的,像编故事似的推算起凶案的过程。

她说王盟被杀之时,家仆听见动静,大喊大叫过,由此她怀疑殷立定是怕被发现行踪,所以仓皇逃跑,遗落大刀而不及捡回;正因殷立遗失了凶器,自知罪责难逃,便提前做了买通证人的准备。

殷立听了齐宛柔的话,好气又好笑,说道。

“你也太会编故事了,好像你亲眼看见我杀人似的。咱帝国有没有规定买东西不能多给人钱的,我钱多,就喜欢到处撒钱,行不行。”说完,又朝董太后和阎松拱手行礼,又道:“太后,大司马,她现在认准了我是杀人凶手,我实在没法跟她沟通,还请您二位做个公断,还我清白。”

“证人的证词是有一定可信度的,殷立世子的自辩并无不妥,不过宛柔郡主的推测也不是没有道理。这案子嘛,本官年事已高,脑子转不动了,实在无法做出判决,只怕还得请太后做出公断。”阎松仗着岁数大,秉持不招惹麻烦的原则,和稀泥的说了一通,最后一脚把麻烦踢给了太后。

董太后眺了一眼阎松,心骂:“你这老泥鳅。”

心骂之余,嘴上却夸:“大司马一百零八岁高龄,仍一心扑在朝政上,可谓功勋卓著,劳苦功高,哀家实在于心不忍,于心不忍啊。像大司马这么大年岁,怎能再奔波劳累,知道因由的会说您勤勉忠诚,不知道因由的人只怕会说哀家和陛下的不是了,依哀家看,您啊是该好好享享清福了。”

阎松起身拜道:“太后说的是,老臣早有辞官之念了。”

董太后笑道:“哀家只是发生感叹,可没逼您辞官哟。”

阎松陪笑道:“太后叹的好,老臣这岁数再空占权位,就误国误君了。”

董太后似诡非诡,似笑非笑的轻抿嘴唇,不再跟阎松说什么了。转而看向殷立和齐宛柔二人,说道:“好吧,那哀家就做个公断吧。宛柔,审讯要讲证据,断人有罪,不能光凭臆想,殷立既有证人作证,那案情就一目了然了,你还有什么要辩的?”

齐宛柔只摇头,不做声,闭上眼睛,好不甘心。

董太后宣判:“既如此,那哀家就判殷立无罪。”

殷立大喜,笑着拜道:“谢太后还我清白。”

齐宛柔也拜,无力说道:“谢太后公断。”

“好了好了,两位卿家不必多礼,过两天宫中设宴,你们可不要迟到哟。”董太后起身,拉住殷立二人的手,那份体贴和亲热真不像是装的。之后,她绕开阎松,把廷尉乔恩招到跟前,令他彻查王盟命案,务必给齐国公一个交代。

案情已毕,该交代的都交代妥了,于是便跟广寒乘坐凤辇回宫去了。

精彩评论

《入我神籍》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玄幻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玄幻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入我神籍》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八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