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武动山河恋》噬龙蚁小说免费 腹黑攻 武动山河恋男妃文

武动山河恋

《武动山河恋》

时光盗梦 著

连载中 武侠 陆柏君,花云熳 阅文集团

《武动山河恋》是时光盗梦墨下的一本武侠故事,剧情芬芳复杂,文笔极佳,极力点赞。花云熳接着说道:“我修养多年,总算养好了伤。又通过几年苦练武功,直到三年前我功法大成,决定出来找他报仇。我知道他成为了长春教的教主,为了急着解除心中的疑惑,我犯了一个打错,我自恃武功高强,没有选择去公

824次点击 更新:2019-12-29 17:19:38

免费阅读
《武动山河恋》是时光盗梦墨下的一本武侠故事,剧情芬芳复杂,文笔极佳,极力点赞。花云熳接着说道:“我修养多年,总算养好了伤。又通过几年苦练武功,直到三年前我功法大成,决定出来找他报仇。我知道他成为了长春教的教主,为了急着解除心中的疑惑,我犯了一个打错,我自恃武功高强,没有选择去公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花云熳接着说道:“我修养多年,总算养好了伤。又通过几年苦练武功,直到三年前我功法大成,决定出来找他报仇。

我知道他成为了长春教的教主,为了急着解除心中的疑惑,我犯了一个打错,我自恃武功高强,没有选择去公开他的恶性,而是直接去找他对质。

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只有一个人,我和他一场大战。他不是我的对手,我想看着他在我的剑下颤抖,可是他连一句求饶的话都没有。我将心底的疑惑说了出来,他依旧巧言令色想要诓骗我。

正当我要杀了他的时候,柳遁千的女儿柳萍出现了。她看到我十分的疑惑,问我这些年去哪了,为什么要杀陆柏君。

我跟她说出了真相,她哭得极为伤心,跑过来抱住我。我对她毫无防范,谁知道她却趁机偷袭我,将我打成重伤。

我完全不能理解,面对杀父仇人,她居然帮他。”说到这里她又大笑起来,笑得眼中都充满了泪水。那凄苦的模样,让易思彤看着都十分心痛。

后面不用说,易思彤也知道了。他感叹道:“还真有这种人,为了一个这样的人,连杀父之仇都不顾了,还是真狼心狗肺的一对。”

花云熳说出了心底的一个疑问:“我最不解的是那狗贼是怎么找到我父亲的,我爹连我都没告诉啊。”

易思彤刚想说跟踪去的吧,随即想到不对,以当时花教主的功夫,根本没有人能跟踪。

他也问出了心中的一个疑惑:“那花教主和俞庄主到底谁赢了?”

花云熳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我也是被那狗贼囚禁起来后,他为了激怒我,才告诉我我爹其实活了下来,但当时已经受了重伤。那狗贼趁机偷袭,还将他折磨致死。”说到这里她有咬牙切齿的痛哭起来。

易思彤也十分愤慨的说道:“想不到看起来一副正人君子模样的长春教教主,居然是一个如此卑鄙无耻的小人。此人对待发妻居然如此心狠手辣,简直就是个畜牲,真是该死。”

易思彤看着这个苦命的女人说道:“前辈,这次或许是个报仇的好机会。”

“哦,什么机会?”花云熳停止了哭泣,看着易思彤问道。

易思彤想了想说道:“这次剑一约战天下群雄,几乎所有的江湖豪杰都齐聚长春教,前辈不如趁此机会在天下人面前公布真相,让他的恶行暴露于世,让天下人声讨他。”

花云熳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如此正好。”

“前辈稍微忍耐一下,我为你除去铁链。”说着他运转内力将套在花云熳手上的铁链斩开。

他运转内力还是牵动了伤势,又盘腿坐下调戏了很久,方才好受一些。

由于是室内的气味实在不好闻,易思彤将花云熳抱了出去。

由于太久没接触阳光,花云熳一时不适应,微眯着眼,她实在太久没有见到太阳了,她张开了双手,像是在拥抱温暖。

长春教青山上,江湖豪侠无数,都在等待剑一的到来。

眼看巳时将近,剑一仍不见踪影,众人都有些不耐烦起来。

有人说道:“这剑一不会是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不敢来了吧?”

“我看是,他虽说是万剑山庄弟子,但是也未免也太猖狂了些,居然敢挑战江湖上的年轻一辈。以为还是几十年前,俞诤弋在的时候吗?现在可没人会让着他。”

“就是,连百战金刚童兄和玉面郎君张兄都不敢发出挑战天下的英雄贴,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就敢这样,我看是万剑山庄在背后为其撑腰。”有人拍着烈焰谷和金刚堂的马匹。

“不管谁撑腰,他如果不来,那就是戏耍天下英雄,我们倒是要上门讨个说法。大伙说对不对啊?”有人试图煽风点火,引起大家共鸣。

陆禹弛的脸色不是很好,以他的耳力自然能听清在场其他人的说话。这些江湖游侠拐着弯夸赞童战和张廷玉,就是没有说他的。以他心高气傲的性格,当然会觉得很难受,本来他就一直在和张廷玉暗暗竞争。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比张廷玉差,就在他脸色越来越黑的时候,总算有人为他说了句话。

“我看那剑一自知不是陆兄的对手,已经弃战了。”

现场也纷纷响起赞同之声。

之前站在陆柏君身旁的那位山羊胡子的中年人和陆柏君对视一眼之后,上前几步,大声说道:“诸位,今日本是剑一约战天下英雄之日,我们大家在此等候一个多时辰了,现在辰时就要过了,他却还没有到,这分明是不将天下英雄放在眼中。”他这话引起了在场众多人的共鸣,都大声声援。

接着他又笑着说道:“既然剑一不敢战,倒也不至于让大家空来一场。深春时节,百花争艳,我这青山的景色还算秀丽。大家就当到我青山游玩一场,大家的饮食起居我们长春教都会好好安排的。”

邓峻明对着张廷玉几人说道:“这位何以清长老倒是会说话,几句话就将大家的情绪安抚住了,还得了人心。”

纪红秀等人因为担心易思彤,完全没有听何长老说什么,听到邓峻明的话,她说道:“不知道易师弟去哪了,希望没事才好。”

邓峻明看着纪红秀担心的模样,赶紧说道:“我相信易师弟会没事的,应该只是什么被什么事给耽搁了。”

“我看这剑一不是不敢一战啊?而是什么事给耽搁了?或许是某些人不希望他出现。”一个声音突然说道。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个满脸笑容的胖男人,他背着双手,神态轻松。

何以清看着胖男人说道:“这位好汉,这话是什么意思?莫不是你怀疑什么?不妨大声说出来,让众位豪侠听听。”

胖男人依旧笑容满面,他看着何以清说道:“我说他或许是被人故意阻拦了。”

何以清眼神伶俐了起来,看着胖男人问道:“被人阻拦,不知是什么人,你不妨直说。”

“什么人不希望他来,自然就是谁?”

何以清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是想拐着弯说我长春教吧?我们有什么不希望他来的,你说话可要有证据。”

“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胖男人还没说完,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我来了。”

只见一个身着黑色长衫的青年男子一步一个台阶地向上走来。他一手拿长剑,另一手提着一颗滴血的人头,身上也有一些伤痕和血渍,明显就是刚经历一场大战。

他此刻身形萧索,有一片肃穆的气息,整个带着一股杀气。

陆柏君见到青年上来,眼睛一眯,似有凶光闪过,还带着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

何以清看到那颗人头,眼神中出现惊恐,一闪而过。

年轻人上到山顶,将手中人头一抛,人头滚动,带出一道血迹。

年轻人就是剑一,他看向何以清和陆柏君,说道:“我一路来此共战十三次,最后一次就是此人了。”

山顶众人一惊,都看向那颗人头。

陆柏君见到人头的这一刻内心极度震惊,暗道:“此人武功难道已经如此高强了,连吕长老都不是对手?还是说他背后有人保护?”

突然有人出声道:“这人怎么看上去有些眼熟?”

“是啊,怎么好像是吕飞扬长老?”

“咦,还真是。这…”

不少人都带着疑惑看向何以清,意思不言而喻,希望给出一个解释。

何以清装作一脸震惊,还一脸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时,露出一脸悲伤的表情,大哭起来,指着剑一说道:“你在哪里遇到吕长老,用什么卑鄙的手段杀了他?”

“哼,倒是会倒打一耙,不要说不是你们派他去拦截我的?”剑一冷笑道。

“我们让他去的?不是…我们什么时候派他去了?”何以清有些语无伦次的辩解着。

“我们根本不知道此事,我之前也很疑惑吕长老去哪了,没想到他居然会私自做出这种事。实在让我痛心,如果他不是死了,我定要严惩。”陆柏君突然站起来一脸严肃的说道。

“是啊,我们真不知道吕长老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实在让我痛心。他怎么如此糊涂啊,去做这种事情,这是陷我长春教于不义啊,实在是不可饶恕。”何以清一脸伤心的模样。

“哦,这么说来几位完全不知情,都是吕长老自己做的?”之前那个胖男人插嘴道。

“是啊,我们完全不知情。”何长老一脸委屈地说道。

众人大多都一脸怀疑的神色,但也有不少人坚决支持长春教的。

“我相信陆教主和何长老,这吕长老怎么能做出这种败坏宗门的事情。”

“是啊,每个宗门都有这样的人,太自私了,为了自己的某种目的陷宗门于不义,实在太不该了。”

陆柏君站起来说道:“由于吕飞扬长老的行为陷宗门于不义,将其逐出师门。”

何以清一惊,也有些诧异的看着陆柏君,他还是说说而已,没想到陆柏君真将其逐出师门。

在场众人不少人都觉得心中一寒,不管这吕长老是不是自己去劫杀剑一的,但是他现在都死了,还将其逐出宗门,这未免有些过了。

剑一有些不屑的看了陆柏君一眼,说道:“我约战天下英雄,其一确实是想和天下英雄一决雌雄,看看谁是年轻一辈天下第一。其二是希望大家做个见证,我万剑山庄要和长春教了结这十多年来的矛盾,证明我万剑山庄强过长春教。”说到后面他气势十足。

陆柏君冷冷的看着剑一道:“说的挺猖狂,还需要有这个本事才行。”

“有没有这个本事,你拭目以待吧。”剑一丝毫不让,接着说道:“不知你长春教哪位是年轻一辈第一人啊?可敢出来一战?”

陆禹弛哼了一声,一跃而起,仿若一片羽毛般飘落在广场中央,他看着剑一说道:“在下不才,请教剑兄高招。”

剑一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是何人,报上名来,难不成你以为是个人都能挑战我不成?”剑一其实认识陆禹弛,此言不过激将法,刺激一下陆禹弛。

陆禹弛眼睛微微一眯,他看着剑一说道:“是吗,在下陆禹弛,人称飘羽公子,不知道有没有资格和剑兄一站啊?”

剑一仿若才认识他般,点点头说道:“原来是飘羽公子,这倒有所耳闻,勉强可以一战。”

这话都快将陆禹弛气乐了,正要说话的时候,突然从空中传来一阵笑声,声音不知从何而来,仿佛就在耳边。

众人随即就听到山下有破风声传来,寻声望去,只见一道人影,仿若一道惊鸿,脚尖轻点树枝,正向山顶极速飞跃而来。

几个呼吸间,那道人影就到了山顶。众人才看清来的是位老婆婆,她虽是老人,可头发却是漆黑发亮,如同少女的发丝,丝毫不见白发,手持一根蛇头拐杖。她看了看众人说道:“老太婆没来晚吧,这是开始了吗?”

陆柏君见到来人,眼睛微微一缩,随即笑道:“蛇婆前辈来的正是时候,正要开始。来人,去搬一把椅子来,给蛇婆前辈看坐。”

精彩评论

武侠类小说,前面百来章几个女主(陆柏君,花云熳)人物刻画的挺丰满,特别是钢管舞公主(陆柏君,花云熳),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可惜好景不长,后面金手指狂开后情节越来越弱智化。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