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益善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天渊大道》天渊一 诱受 天渊大道清水文

天渊大道

《天渊大道》

普小通 著

连载中 仙侠 唐人,老三 阅文集团

《天渊大道》是普小通新写的一本仙侠新书,剧情环环相扣,文笔无懈可击,比较不错。《天渊大道》主要讲的是 日暮山谷,也不知是哪个穷酸取的名字,大概意思是日暮途穷之人的归宿。这里是一处天然监狱,延绵千里的冻土荒原像是大海,山谷则是远离人世的孤岛。不光突厥人把战俘和盗贼扔到了这里,整个大陆上其他国家不约而同都

833次点击 更新:2019-12-21 17:12:59

免费阅读
《天渊大道》是普小通新写的一本仙侠新书,剧情环环相扣,文笔无懈可击,比较不错。《天渊大道》主要讲的是 日暮山谷,也不知是哪个穷酸取的名字,大概意思是日暮途穷之人的归宿。这里是一处天然监狱,延绵千里的冻土荒原像是大海,山谷则是远离人世的孤岛。不光突厥人把战俘和盗贼扔到了这里,整个大陆上其他国家不约而同都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日暮山谷,也不知是哪个穷酸取的名字,大概意思是日暮途穷之人的归宿。这里是一处天然监狱,延绵千里的冻土荒原像是大海,山谷则是远离人世的孤岛。不光突厥人把战俘和盗贼扔到了这里,整个大陆上其他国家不约而同都这么做,天知道为什么,反正几十年下来,各国往这里送了近五万人,形成了一座城镇。

山谷只有一个主宰,主人。主人和她的手下绝大多数时间不在山谷里,就算在也懒得管理。问题是穿过冻土荒原还能活下来的都是些极强悍的家伙,恰好日暮山谷毫无秩序可言,恰好五万人里有的是亡命之徒,于是山谷变成了弱肉强食的人间地狱!杀人和酷刑是家常便饭,割喉、挖眼、活埋、拔舌……能想象的一切酷刑在这里都司空见惯。

在残酷的死亡淘汰中,亡命徒们慢慢分成了两股势力,唐人和其它各族人。

突厥人、渤海人、吐谷浑人、靺鞨、大食人……以突厥为首的各族人远远多于唐人,他们依照各自的风俗习惯生活,井水不犯河水。

不过唐人有一个其它各族没有的特产:帮会。唐人虽不多,但很快就组织了起来,对一盘散沙的各族人各个击破,控制了山谷中的大部分资源。在唐人帮会的残暴虐待之下,各族不得已开始抱团对抗。

终于,注定要出现的血腥屠杀开始了,双方没有什么正义与邪恶之分,就是两群猎狗在争夺生存权,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只有鲜血才是真理。

可是杀红眼的亡命之徒们忘记了一件事,他们最大的敌人不是彼此,而是主人。一直以来,主人不是不能管,而是懒得管。被折腾烦了的主人直接下令清洗,将这两股势力连根拔起!黑暗和血红的底色中,主人的手下凭借恐怖的武力展开了冷血杀戮,这些人被称作“夜行者”。面对他们,最凶残的亡命之徒只能象羔羊般瑟瑟发抖。

经过屠杀和清洗,五万人死到了只剩两万多人!站在满是鲜血的山谷里,主人终于意识到再烂秩序也好过没秩序,于是主人让夜行者管理山谷,可随意生杀予取。

……

沈老头跟史老七很象,嘴又毒又贱,说起山谷往事更是兴奋无比。这几天一直躺在案子上的方岩默不作声,他在担心一起来的定北乡亲们怎么样了?

“我得出去挣饭吃。”方岩挣扎着下地,牵动肋下伤口还是钻心的疼。

沈老头瞅了他一眼,转头看看张有驰:“你呢?”

“我在这当学徒。”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是张有驰的算盘。

“我这里养不起闲人,你自己出去挣饭吃,三天回来一次!”沈老头还在低头忙活,头也不抬:“前几天来的那批人送到矿上去了。”

方岩称了谢走出房去。沈老头还在身后嘀咕,“心肠软可不是好事,这里可是人吃人的荒野啊!”

……

定北来的乡亲们果然在矿上,这几天陆陆续续不断死人。矿上的活很累,所有人都赤身露体背着筐子下矿,在地底下一挖就是大半天,如此恶劣环境不死人才是怪事。

工头是个满脸刀疤的大汉,他没有派方岩下矿,而是给了个轻快活计,做饭。说是做饭,其实就是把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扔锅里熬成稀粥,以方岩的手艺勉强胜任。方岩也不知为什么有这般好运气,疤脸当然不会因为自己有伤而发善心,或许是看在古怪老头的面子上?

直到深夜下矿的苦力才收工,方岩给最后一个人添完了粥才走。疤脸扫了他一眼,说不行晚上就住工棚吧,明天一早得起来做饭。方岩没有拒绝,他本就打算住在这里,跟乡亲们多聊聊。

进棚子的时候正碰上两人抬着一具尸首往外走,随后就是一张张陌生又熟悉的面孔,方岩跟他们面对面站着,竟不知该如何开口。定北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家没了、亲人没了,只剩下这些幸存的乡亲们了。

“方……”一个方脸汉子认出了方岩,脱口说了个方字,又觉得直呼名字不合适,把岩字生生憋住了。

“方岩,斥候什的。”方岩赶紧自报家门,他努力辨认说话的人,“你……是一起守南门的大哥,跟桑神医一块的?”依稀记得这是个魁梧粗壮的汉子,如今瘦的皮包骨,竟不敢认了。

“我是城南宋家老三,住醪糟铺对面的。”方脸汉子话音未落,后面的乡亲们也乱哄哄的自报家门,我是谁,家住哪里等等。

“刚刚抬出去的是?”

“上矿死的第九个兄弟,一路过来折腾的够呛,又不让吃饱,下矿还不让穿衣服……”

“为什么不让穿衣服?”

“这是个金矿,怕我们揣怀里不交。”

“金矿?”方岩眼睛先是一亮,然后不禁苦笑起来,金子这东西饿了不能吃、冷了不能穿,在这山谷里是最没用的东西,真不知道挖金子有什么用处。

“哎呦,还有劲聊天,你们又他娘的偷懒了啊!”疤脸摇头晃脑走了进来,喝的满脸通红,把手里的皮鞭甩的啪啪作响。

棚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乡亲们大气都不敢出。

疤脸先耀武扬威的在众人面前转了一圈,然后瞅着方岩啧啧咂舌:“还真是生的好看,来吧,跟哥哥出去走走。”

方岩一下子就明白疤脸为什么照顾他,然他做饭了!他低头不做声,拳头捏得咯吱作响。

“谷里没女人,男人也凑合着用吧。别不好意思,习惯了就好,那滋味,真他娘的爽!”疤脸一边说一边用鞭子挑方岩的下巴。

咔嚓一声,疤脸的颧骨碎裂,紧接着是鸡蛋破碎的声音,疤脸捂着胯下蹲在了地上。方岩垫脚飞身,迎面又是一膝盖!

拽着头发把疤脸扔到外面,方岩心情好了不少,却发现众人都一脸紧张望着自己。

“放心,蛋碎了,人死不了。”

“你快走吧,他们的人很快就来了!”宋老三忧心忡忡。

“别让他走,他惹的祸,凭什么让我们背黑锅?”人群中有人开始嘀咕,很快就有人附和,于是不让方岩走的这声音越来越大。

宋老三有些着急,“我们有百十号人,跟他们拼了,反正这么下去也是个死!”

“饭都吃不饱,赤手空拳,拿什么拼命?”人群中有人喊道。

“对啊,我们好好的挖金子,虽然苦点,只要带回家就值了!”一厢情愿的人永远都在,他们的眼里只有金子,至于金子能不能拿走,能不能带回家他们完全不考虑。

在心里叹了口气,方岩朝众人喊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就在这里,哪儿也不去,大伙儿放心吧。”

方岩缓缓走到了棚子外面,外面虽然冷,至少不憋闷。听着棚子里此起彼伏的争辩声,寒风中的方岩只觉得心里发凉。还是离乡亲们远一点吧,不要因为自己让他们再受到伤害。

……

一个人单膝跪地,拄剑昂首,口中低诵着誓言。火光映着他黑铁一样的皮肤,肌肉虬结的身躯上尽是狰狞的刀疤。

我发誓善待弱者,我发誓对抗强暴,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我发誓对所爱至死不渝。

我不封地,不荫子,不戴桂冠,不争荣宠,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主,今日如此,至死方休。

荣誉既吾命。

东罗马皇帝希拉克略陛下侍卫长,贝利撒留。

这是在皇帝陛下与神的共同见证下宣布的誓言,来到东方的两年时间里,这段话他每天必诵读一遍。

君士坦丁堡之围后,他在无数国家战斗过,一路东行来到了大唐,不幸的是他被突厥人俘虏,送到了日暮山谷。

跟所有囚犯一样,初到山谷的他极为虚弱,且得了重病。这段时间里他得到了很多人帮助,月氏人、渤海人、吐火罗人、朝鲜人,甚至还有曾经的敌人波斯人和突厥人。作为回报他出手解决了几次麻烦,然后被邀请加入兄弟会。

兄弟会是清洗之后出现的组织,都是在主人屠刀之下幸存的各族亡命徒,学聪明了的他们不再自相残杀,而是组成了一个同盟。这些家伙绝对都是极为狡猾的凶徒,无视一切法律与道德,荒唐的是他们居然制订了自己的法典,这法典还不乏动人之处:不得出卖兄弟,有机会还要率先替人扛罪;要言出必行,承诺过的事情必须做到;不能隐瞒身份,哪怕面对酷刑或死亡,只要问你是不是兄弟会,也必须回答:是!

按大秦人的理解这是一个“坦诚的盗贼团”,有着类似骑士精神的坚持,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选择加入,并且被委托看管一座金矿。

可惜跟世上所有地方一样,但凡法典一定只是表面文章,兄弟会也不是保护弱者的骑士,而是凶残的黑帮。看清真相的大秦人陷入到纠结之中,一方面他有被欺骗后的失望愤怒,另一方面骑士的荣誉要求他必须忠诚。

这一刻,大秦人从骑士誓言中得到了答案:荣誉只能来自正义,忠诚最终归于主!他霍然站起,大步朝外走去,兄弟会曾经的帮助今天就会偿还,从此再无瓜葛!

门口几个手下带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据说刚刚把疤脸打成了重伤。

看了一眼年轻人英俊的面容,大秦人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疤脸有什么嗜好他太清楚了。

“放他走,现在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大秦人挥挥手让手下放过方岩。兄弟会的事情他不想管了,但是遵从善待弱者的骑士精神,他必须帮助这个年轻人。

精彩评论

说实话,普小通这本带点仙侠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唐人,老三)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普小通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普小通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